二更。

---------

伴随着杜晓东的动作,坐在他身边的女子脸就拉下来,一脸的不乐意,原本还想和杜晓东客气的初夏,索性坦然的受了对方的大礼,冲他笑笑:“杜哥的话我会转告给我丈夫的。”

当初杜晓东举报了偷电线的王健伟的哥哥,被王健伟报复,正好赶上周蜜康和初夏送筠豆豆回养父母家,就把他给救了。

王健伟的舅舅是杜晓北厂子里的车间主任,记恨杜晓北害得自己俩外甥都进了局子,就总是对他打击报复。

说起来,王健伟的舅舅也是个糊涂的,要是没点儿门路的人,能把他俩外甥给送局子去吗?结果可想而知,因为打击报复,他被撸了车间主任的职务,下放到最苦最累的车间做了一名普通的工人。

反倒是杜晓北,凭着自己的努力一步步的爬了上去。

这一切,都是筠豆豆拜托初夏给解决的,实际操作人肯定就是师长筒子了,而这些,筠豆豆也没瞒着养父母家,是以,这会儿才会有此一幕。

杜晓东笑着应两声,脚轻轻碰了碰拉着脸的女人,对方皱眉看着他,“干什么?!要我也给她鞠一躬?”

“金梅!”杜晓东不满的看着她,“我能有今天是怎么回事儿不是和你说过嘛?你这是干什么?”不待对方说话,他赶紧看向初夏解释,“金梅最讨厌我讨好别人,她没别的意思。您别生她的气。”

“哥,讨好别人和感谢别人是两个概念……”筠豆豆抢先接话。转而神色淡淡的看向金梅,“金姐。既然我们家这小庙装不了您这尊大和尚,就不强求了。”

“哼!”金梅冷哼一声,站起身就往外走,杜晓东追出去两步,又回过头犹豫的看着父母,“由她去吧。”杜父皱眉看着他,“这样的女人,不合适咱家。”

杜晓东就蔫蔫的退了回来。

杜晓北撇了撇嘴,他最看不惯哥哥这窝囊劲儿。那么个眼高于顶,瞧不起人的女人,有什么好的?要是他,早就不要了!

这还没娶回家呢就这个样子,要真是娶回来,杜家人还不得全被她管的不能吱声儿啊?可那女人凭什么?!

筠豆豆对自家哥哥的表现也很不满,从小寄养在筠家,她对杜晓东和杜晓北的感情就和对亲哥哥的感情一样,当然也盼着俩哥哥幸福。对于在哥找到女朋友,她还是很高兴的,可是,在见面后。她就真高兴不起来了,自从进了筠家的门,就一副天王老子她最大的表情。她真不明白对方的傲气是从哪儿来的!

好吧,原本对她傲气就傲气吧。他们都忍了,现在凭什么对自己的朋友傲气?尤其。大哥有今天还全靠自己这个朋友的帮忙,不感恩也就罢了,你凭什么冲人家摆脸子?

现在再看看自家大哥的模样儿,她就觉得心里堵了一团棉花,这都叫些什么事儿?!那么一个女人,真娶回家,养父母的日子还有法儿过吗?

一时间,厅里的气氛就冷下来,初夏和罗晓琼就有些后悔,早知道她们就不跑来凑热闹了,这大喜的日子,闹的像什么话?

“我不喜欢那个女人,她看我的眼光可讨厌了!”

说话的是筠果果。

因为之前对筠豆豆养父母家不够礼貌,兰爱莲现在在尽力弥补,是以,虽然看出那个金梅不是个好的,对自家人的态度也有些过份,她都忍了下来。

却没想到,忍着忍着,最终还是闹到了这个样子。

和丈夫对视一眼,兰爱莲看向杜父杜母:“杜哥杜嫂,其实打从今天你们来了没多会儿,我就挺疑惑这个金梅的身份的,她家里……是做什么的?”

“她家和我们家以前是邻居,后来她爸当了官,就不在一个地方住了,年初的时候我和她爸碰巧遇上,两家就又来往了起来。

她爸现在是棉纺一厂的工会主席,她一直想让晓东去棉纺一厂,我们都拦着,她心里就制了个气,觉得我们不识趣儿。

其实依着我和他妈的心思,这样的媳妇儿是要不得的,可晓东打小和金梅好,再见面又是金梅同意和他处对象的,他就挺中意。

金梅这孩子其实心眼也不坏,就是……就是这些年她爸当了官,大家都敬着她,就受不得一点儿气,和晓东在一块儿,也看不得晓东受一点儿气。

平时和我们相处,其实也还行,就是有一点儿,她说什么,我们都得听,只要我们说出个两样来,她就拉着脸不愿意。

可今天这事儿,她是真的半点儿理都没有……”顿一顿,杜父继续道,“不过,她也不知道咱这边家里的情况。

可能在她心里,晓东在厂子里虽然做到了车间主任,但还是要被厂长副厂长管着,心里就不舒服,她是想让晓东更有出息些,又着急晓东不听她的。

以前也和她说过,晓东当初被欺负,是周团长帮的忙,不过,周团长的情况我们也没说,可能在她心里,不但不觉得周团长是帮忙,还觉得周团长挡了她的路,所以,才会对林同志的态度不好。”

井底之蛙是什么,总算是见识到了……,初夏和罗晓琼筠豆豆都是一脸的无语,心里厌烦,筠豆豆就拉着筠果果和初夏罗晓琼回了自己屋子。

“咚咚咚……”还没等几人坐稳,房门被叩响了。

“谁?”筠豆豆不耐烦的问道。

“是我。”房门被轻轻推开,一名清秀的女孩子怯怯的冲几人笑着,“我能进来吗?”

“进来吧。”筠豆豆上前拉她一把,关上门,“姐,我不是冲你们火,就是觉得大哥找这么个人太窝囊了,反正有我爸妈在下面呢,他们会劝他的。”

“嗯。”杜晓英点点头,“我就是怕我在那儿大哥脸上挂不住,才过来找你们的。”说着叹口气,“我也快被大哥气死了,那女的眼里根本瞧不上我们家任何一个,他还总说那女的心眼不错,不错在哪儿啊?我可是半点没发现她不错的地方。”

“姐消消气。”筠豆豆看向初夏和罗晓琼,“以前我住在爹娘那边的时候,姐对我可好了,有好吃的都省给我,别人骂我是没人要的孩子,她都护着我呢,别看晓东晓北是哥哥,要论起打架来,都比不上晓英姐。”

“是吗?”罗晓琼饶有兴致的打量着杜晓英,“看你瘦瘦弱弱的,竟然还有那么好的身手,看来真的是人不可貌相。”

“豆豆说的是我小的时候,现在我可没那么厉害了……”杜晓英不好意思的笑,“不过就因为那时候打架打的,得了个母汉子的外号,难听死了。”

“姐这是在向我讨赏呢。”筠豆豆笑着道,“姐,你对我的好我都记着呢,不用提醒,我也都记着呢。”

“谁提醒你了……”杜晓英一脸无语的看着她,“是你提起来,我才说的,又不是我自己主动提的,你现在越大越欺负人了,都不让人说话了。”

“看到了没,我姐这张嘴也是不饶人的……”筠豆豆笑着道,“爹娘那边幸亏有姐撑着,要不然,真被欺负死了。

你们是不知道,以前到了做饭的时候,我娘回屋拿点东西的功夫,他们就把油啊酱油啊的给偷一些去,是我姐发现了,和他们闹,那些人才不敢了。”

“豆豆,不说这些了好不好?”杜晓英脸通红的看着筠豆豆,“你总这么说,我都不好意思在这儿待了。”

“好好好,我不说了……”筠豆豆赶紧转换了话题,“姐下个月也要结婚了,我还没见过姐夫呢,什么时候安排我们见见?”

“有什么好见的?”杜晓英脸色就沉下去,“我巴不得他现在死了才好呢,就那样的人,还是别见了,还有,到时候结婚,姐也不请你了。”

“为……为什么?”筠豆豆一脸讶异的看着她,不明白她这是什么意思,以爹娘的性格,应该不会逼着姐姐嫁。

“你就别问了。”杜晓英叹口气,“反正你只要知道,他不是我喜欢的,我是没办法才嫁给他的就行了。

我也不想办仪式了,到时候领了证就算结了,如果哪天散了,也可以悄没声的散,没那么丢人现眼。”

“我们……”初夏就站起来,伸手扯一把罗晓琼,“豆豆,我们还是先回去吧,反正我还要在这边待几天,回头你去找我们,好不好?”

“行。”筠豆豆也不强留俩人,杜晓英的婚事有难言之隐是绝对的,俩朋友在这儿,对方是肯定不好意思说的。

“别别别……”杜晓英急的站到门口拦着,“我……我不是不想让你们知道才不说,我是……”话还没出口,她已经哽的说不下去……

“姐,你能现在找过来,这么和我说,就说明你这段时间真的是因为这事儿憋的要命,那咱姐俩就好好聊聊……”筠豆豆上前往回拉她,“初夏和晓琼是我最好的朋友,什么话都能说的那种,我们可以改天再聚,她们不会记我的仇的,姐你让开吧。”(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