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更新到。

----------------------

看着倒在血泊中的强玉娴,叶忠和定定的僵在那儿。

事情怎么会这个样子?他只不过是就事论事,把妻子的所作所为指了出来,希望她以后能有所改变,怎么就发展到这一步了?

一向自私惜命的妻子,竟然能撞墙自杀?

这要是在今天以前,谁和他说,他都不会相信的,可现在,事实摆在面前,让他不得不信!

有那么一刹,他甚至怀疑自己是做梦,但是,各种验证措施证明,他现在是处在活生生的现实生活当中!

愣怔,也不过是几十秒的事儿,回过神来,他赶紧拨打了急救电话,并且去旁边敲了叶忠良和叶忠军的门。

至于老父亲那边,暂时还得瞒着,好不容易老父亲的情况有了进展,他可不能再让老父亲受到打击。

“哥,怎么了?”叶忠良先拉开了门,一脸纳闷的看着叶忠和,都已经十点多了,他想不出有什么急事儿让哥哥现在找他。

“你先过来。”叶忠和边说边转身进了自己卧室,叶忠良就赶紧跟过去,瞬间,就瞪大了眼睛,“大哥,这是?”

“你大嫂自己撞的,我已经叫了救护车,你现去帮我看着,待会人进来的时候,别太大的声,老爷子身体刚有起色,绝对不能因此受到影响。”

“好好好……”叶忠良连声应着跑了下去。

叶忠军正在和艾月红腻糊,听到敲门声时。只好叹口气,一脸败兴的穿衣服去开门。他拉开门的时候,正好看到叶忠良从叶忠和的房间出来。就探头问道:“二哥,你找我?”

“嘘……”叶忠良冲他做个噤声的手势,转而指了指叶忠和的房间,就迅速跑下楼去了,到了楼下第一时间叮嘱张妈和李妈,一会儿无论出什么事儿,都不准大惊小怪,不准吵着老爷子老太太。

“怎么了?”叶忠军发愣的功夫,艾月红也穿好衣服凑了过来。跟着他一起往外看,“出什么事儿了?”

“不知道。”摇摇头,叶忠军回头看着妻子,“你回去吧,我去大哥那边看看。”

“行。”艾月红痛快的应一声,退了回去,对于大嫂那边的事儿,她是半点儿兴趣都没有,她相信以后她和苗燕蕾的关系能有质的改变。但是她绝对不相信她和强玉娴的关系能有什么进展,与其送上去看对方的白眼儿,她还不如躲的远远的。

“大哥……”看着屋子里的情形,叶忠军和之前看到这一切的叶忠良的表情差不多。愣愣的看着叶忠和,一脸的担心。

“她自己撞的。”知道弟弟在想什么,叶忠和皱着眉头解释了一句。“我试过了,应该只是撞昏过去了。不过现在不知道别的地方有没有问题,我不敢随便乱动她。还是等医生来了再说吧。”

一听不是大哥干的,叶忠军就长舒一口气。

对这个大嫂,他谈不上有感情,只因为对方是大哥的妻子,他就唤她一声大嫂罢了,对于她的为人,他是真不喜欢。

自家妻子也有些小性儿,但最起码能听进劝,能明事理,这个大嫂,外人一见的时候会觉得她平和温柔,可是只要一相处就会发现,那只不过她的一个虚假掩饰罢了。

论起不讲道理来,她要排第二,绝对没人敢排第一。

“大嫂这么做是因为什么?”眼下的场景毕竟让人不舒服,叶忠军便试图用说话缓解气氛。

叶忠和便把详情告诉了弟弟。

“就这样她就……”指指强玉娴,叶忠军一脸的不可置信。

“这个时候了,我用得着骗你吗?”叶忠和叹口气,“别说你不相信,就我也不相信,要不然,我也不会和她说那些。

她再不好,也是我的妻子,她做了再多错事,我也不希望她做出这样的糊涂事儿来,哎!”再重重叹一声,叶忠和一脸的懊恼。

“大哥,你说的都是实话,而且,这也是你和大嫂之间必须解决的问题,我承认,我和二哥都不好,这些年,总是和大哥对着干,导致二嫂和艾月红也不够尊敬大哥大嫂,使得大嫂心里总是搁着一股子气。

也因为这股子气,大嫂总希望有什么可以压过我们的地方,让我们能听从大哥的调遣,也因为这样,美云出嫁的时候,大嫂才会那么生气,并且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到了美如的身上。

这些年,眼看着想要的目标越来越远,大嫂肯定就越来越急,做起事儿来也就失了章程,但总的说起来,还是我和二哥的错。

大哥,您放心,等大嫂醒过来,我脑袋伸她面前让她揍,也向她保证,以后什么事儿都听大哥的,当然,如果大哥的决定是错误的,我还是要指出来的……”

叶忠和苦笑着打断弟弟:“不用安慰我了,这事儿哪能怪到你们的身上,要不是我能力不够,你们又怎么会不服气我。”

“动了动了……”突然间,叶忠军有些激动的指着躺在地上的强玉娴,“大嫂刚才动了……”说着跪在地上,脑袋前探盯着强玉娴,“大嫂,能听到我说话吗?我向您道歉了,我也向您保证,以后一定尊敬您,我让艾月红也尊敬您,二嫂那边我也去商量,您说您跟自己过不去,不是净让大哥伤心嘛,大嫂,您要是清醒了,就回应我一声,好不好?”

“呼……”强玉娴长长吐一口气,睁开了眼睛,“你们说的我都听到了,可是,我动不了,感觉头要炸开一样,是不是……是不是我就要死了?”

“不会的,我已经叫了救护车,忠良在下面等着,你放心,你不会有事儿的……”叶忠和蹲在她面前,一脸的愧疚,“都是我不好,我不该把所有的责任都怪到你身上,家是咱们俩的,出了问题肯定是咱们俩都没做好,凭什么只怪你自己呢?

玉娴,以后不准做这种傻事了,你说你要是真有点儿什么,谁陪着我?现在,除了你,别人谁还能天天陪着我啊,你说是不是?”

强玉娴就撇了撇嘴:“我死了你不正好找个小的吗?”

“我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吗?就算再怎么怪罪你,我也从来没想过去找别的人……”叶忠和握住她的手,叹口气,“咱俩做夫妻也快三十年了,这么说我,你自己都觉得是在冤枉我吧?”

强玉娴的泪水就如断了线的珠子般往下滚,任叶忠和怎么哄,都止不住,恰在这时叶忠良带着救护人员进来,一看她的样子,救护人员反倒是松了口气。

“现在有什么感觉?”问询的是宋言琪,她也算是强家的常客了。

“动不了。”

“还有呢?”

“头疼,要炸开一般的疼。”

“担架上。”宋言琪就吩咐后面的两名男子,转而看向叶忠和,“叶大伯,具体的要检查之后才能确定。”

“好好好,我明白……”叶忠和连连点头,又看向俩弟弟,“你们就别跟着去了,免得爸妈看出破绽来。”

“你自己能行吗?”叶忠良一脸的担心,“要不然,让忠军留下,我和你一起去吧,明天爸妈起来的时候,就说咱们去上班去了好了。”

叶忠军赶紧道:“大哥,让二哥和你一起去吧,你们俩上班早,爸妈会信的。”

“行。”眼看着担架已经下了楼,叶忠和也就不再坚持,从床头柜里找了钱和存折迅速往下跑,叶忠良则附在叶忠军耳边小声嘀咕两句,才追上去。

到医院做过全套检查,宋言琪对前来拿结果的叶忠良叹口气:“撞击的力度太大,伤到了颈椎,才会导致她动不了,脑袋疼,完全是因为伤情引起的。

看她现在的状态,脑袋上的伤好说,关键是颈椎,本来她的颈椎就不好,我一直叮嘱她要多加注意,这一次,根本就是雪上加霜,到底能不能恢复,要看治疗的情况,总之,你要让叶大伯做好思想准备。”

“好好好……”神色凝重的连应几声,叶忠良又追问道,“恢复的把握有几成现在能知道吗?”

“不敢说……”宋言琪摇摇头,“我在这方面的能力有限,等明天大家上班了,再集体会诊一下,具体的,应该会有一个结果。”

一进病房,强玉娴就看了过来,叶忠良不敢告诉她实情,就道:“眼下出来的单子是没有问题,具体怎么样,要等所有单子出来才能知道。”

“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把单子都出来?”强玉娴巴巴的看着叶忠良问道。

“这个还真不敢确定,有的化验要等上班以后才可以开始。”

强玉娴眼神就黯下去,女儿在医院工作过,她对医院的工作流程可是门儿清,叶忠良根本就是在蒙她,为什么蒙她?原因是明摆着的。

“说实话吧……”叹口气,叶忠和看向弟弟,“不管什么结果,我和你嫂子都能承受得住,你照实说就好。”(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