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更。

---------------

叶忠良有些搞不太清楚哥哥的真实意图,就有些犹豫着不知道到底要怎么办,“是真的照实说。”叶忠和再重复一遍。

“头上的伤养养就好了,关键是颈椎,到底怎么样,要等明天专家们上班会诊之后,才能有结果,大嫂,我这次说的全是真的。”生怕强玉娴不信,叶忠良强调了一句。

强玉娴定定看着他:“意思是,我有可能躺在床上一辈子?”

“现在还什么都不能确定,大嫂别多想。”

“哎!”重重叹一声,强玉娴一脸苦笑,“不是我多想,是事实摆在这儿,现在我的手脚一点儿知觉都没有。

我这辈子,所有的不幸都是我自己造成的,真的是性格决定命运啊,我打小好强,可偏偏的是心强命不随,最终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以后想强也强不了了。”

“不管什么结果,我都会好好照顾你的……”叶忠和神色认真的看着她,“我不是故意安慰你,造成今天这个样子,咱俩都有责任。

如果不是我对你过于疏忽,你也不至于越来越偏激,如果我细心一点儿,早点儿发现问题,何至于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但是,事情已经这样了,如果咱们再消极下去,只会让事情变的更糟,玉娴,我希望从今天开始,咱俩能一条心的往前奔,行不行?”

“忠和。我相信你说的,我也相信。你会好好照顾我的,但是……”顿一顿。强玉娴眸色中染上凄然,“但是我还是没有信心。

这是个天长日久,总有一天,我会烦,你也会烦的,所以,如果检查结果出来,我真的站不起来了,你把我送回娘家吧。

这些年。我娘家从叶家沾了那么多,也是时相回报了,如果你遇到了合适的,咱俩就去把婚离了,在此之前,先这个样子。

别急着否定,我这是深思熟虑的结果,你知道我的性格的,昨天能格出那样的事儿来。我是真的没有牵挂了。

现在咱俩的扣是解开了,可是,美云和美如的事儿,是我永远都无法弥补的。她们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我这个做母亲的,占了大半责任。

我没有脸再在叶家待下去。所以忠和,如果你真的念着咱们夫妻多年的情份。就满足我的要求,定期能去看看我。我就很开心了。”

这人,要么糊涂的要死,巴不得一天审八遍,这突然的,又变成这个样子,还真是让人难以适应,愣了一会儿,叶忠和叹口气:“别胡思乱想,我不会答应的。

美云的婚事是她自己选的,年纪也还不大,以后还会遇到好男人的,如果你觉得愧对她,等出了院就主动打电话给她,让她回家看看。

美如那边现在是情况不明,不过,咱们要往乐观的方面想,如果她真的能从那种地方出来,将来肯定是个人物,没准性格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还真就成了好事儿了。

能让你一点儿念想都没有的做出这种事儿,说明我这些年做的太失败了,所以,给我机会来弥补,好不好?”

叶忠良有些尴尬的站在一边儿,不知道说什么好,索性退了出去,把空间完全的让给大哥大嫂,一出门口,恰好看到一名男子在和宋言琪拉拉扯扯,而宋言琪则一脸的恼怒,想也不想的,就疾步走了过去:“言琪,怎么了?”

“二叔……”看到叶忠良,宋言琪明显的松了一口气,转而看向对方介绍道,“林康,这位是叶二叔,和我们家是世交,我今晚上就是应叶家的急诊过来的,不信你可以问叶二叔。”

“就算你真的是应叶家的急诊过来的,那也说明不了什么……”男子一脸戾气的哼一声,“如果不是我正好撞到了,你还要瞒我多久?宋言琪,我从来没想到你是这么不要脸的,要是不打算和我成,你明说啊,我绝对不会碍着你的路的,可你现在这个样子算是怎么回事儿?你今天必须说明白了,要不然,别想离开!”

“你怎么这么不讲理?”宋言琪一脸无语的看着他,“梅一墨只是恰好经过我办公室,就过去打声招呼,你说你这个人是不是太狭隘了?这儿是医院,别闹了,行吗?”

听了这几句,叶忠良也大致明白了俩人的矛盾冲突点,显然这男青年是宋言琪的男朋友,看到宋言琪和别的男孩子在一起就给误会了。

叶家与宋家的确是世交,而且,就算不是世交,宋言琪负责他们那一代的诊疗,情份摆那儿,他也得帮手。

“小伙子,要是在这儿吵的人尽皆知,结果却发现根本是你误会了小琪,影响要怎么消除?到时候恐怕你们俩还真就不能在一起了。”

“不能在一起也比让她给我戴绿帽子强的多。”林康皱眉看向叶忠良,“我敬您是长辈,但是,您要是再乱掺合,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哈哈……”叶忠良也不是个好相与的,听他这么一说,憋了一晚上的火气杀时就涌上了头顶,当即一把揪住对方就往外拖,“现在不用你不客气,我先不客气了。”转而看向宋言琪,“这样的男人,求着咱也不能嫁,你要是不好说,明天我去和你爸说去。”

“谢谢二叔。”宋言琪当然知道叶忠良的本事,对于这个林康,她实在是一眼都不愿意看了,一个大男人,心眼比针鼻还小,要不是被家里的长辈压着,早分了,这会儿叶忠良肯帮忙,她是求之不得。

被揪着脖领子往外拖的林康,就觉得自己快要断气了,偏生的还想发声发不出来,有那么一刹那,他觉得自己就要被这男人给拖死了……

……

叶忠良再次回到病房的时候,叶忠和已经把强玉娴劝好了,夫妻俩坐那儿融洽的聊天,实在是从来没有过的场景,看得他一阵心酸,虽然俗语说吃一堑长一智,可是,这长一智的代价是不是也太大了?!

“刚才怎么了?”叶忠和看向弟弟,“听到你说话,我去门口看了看,正好就看到你拖着一男孩出去了。”

“小琪的男朋友……”叶忠良就把之前发生的事儿说了一遍,“……,真是个怂蛋,刚见我的时候,横的跟不要命的似的,结果一拖出门口,立马成软脚虾了。

本来还想替小琪教训教训他,一看他连裤子都尿了,实在不好意思再下手,就回来了,就这样的男人,林有国能看中了,什么眼力?”

他话音刚落下,宋言琪就进来了,一脸感激的看着叶忠良:“二叔,真是太谢谢你了,不瞒您说,我都快被这人给烦死了。

你知道他今天是怎么回事,睡到半夜,竟然打电话去我卧室查岗,发现我不在,就找到医院来了,然后我一看到他,就赶紧拉着他走了。

要不然,他准能和梅一墨打起来,他这人真的是狭隘到没法儿形容,之前还规定了我以后只准给女病人看病,不准给男病人看病。

天底下有这么可笑的人吗?按他的说法儿,我结了婚以后,只能待在家里谁都不见了,要不出了门,哪能保证自己不见到男人?

这麻烦我想解决不是一天了,正犯愁呢,二叔您这可真是及时雨,要不然,我怕有一天我真能让他给逼疯了。”

“你爸妈不知道他的为人吧?”强玉娴问道。

“我和他们说了,可他们不相信啊,这林康在我爸妈面前可会表现了,我爸妈一直以为他什么都顺着我,让着我呢。

也正是因为人家装的太好了,才导致我说什么都没人信,今天要不是二叔您看到了,回头您听我爸妈的描述,准觉得他是一个又孝顺,又体贴的好男人。”宋言琪摊摊手,“这也是个本事,让我,我就装不了。”

“哎……”强玉娴就重重叹一声,“做父母的常常是这样,以为是为孩子着想,其实,是把孩子往火坑里推啊,我又何尝不是?”

“大伯娘……”宋言琪赶紧上前安慰她,“都是我不好,说些这个干什么,您现在可不能胡思乱想,待会乔主任他们上班了,给您做一下会诊,只要配合治疗,很快会好起来的。”

……

强玉娴住进医院的这天,正是莹儿口算比赛的日子,一大早初夏和周华康就陪着她前往比赛场地去,为了保证安全,开车的是王忠良。

原本林文斌是想陪着一起来的,结果这几天师里任务特别紧,他和周蜜康连半点功夫都抽不出来,只好让周华康代劳了。

哪怕再不愿意见田老师,周华康也得硬着头皮上,荆哲最近因为个人的原因,一直在躲着大家伙儿,除了他,还真没人能陪着一起来了。

“别一副子上刑场的样子……”初夏瞄他一眼,一脸的好笑,“要不然,等比赛的时候,我和莹儿去,你在车上等我们好了。”(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