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更到。

---------------

“那不行……”周华康一脸正色的看着初夏,“要是我躲在车上不进去,来和不来有什么区别?我今天的任务就是不离三嫂左右,把三嫂保护好了,要不然……”他嘿嘿笑两声,“要不然三哥还不得把我皮给剥了?”

“你这话我一定要学给你三哥听……”初夏笑眯眯的看向坐自己身旁的小姑娘,“莹儿到时候给舅妈做证好不好?”

“没有我作证三舅舅也肯定会相信小舅妈的……”小姑娘咋咋舌,一脸同情的看向周华康,“七舅舅,你惨了!”

周华康一头黑线的看着配合默契的一大一小:“我来都来了,这么对我,是不是不太好?三嫂,您一向都是很善良的。”

“是啊,我是很善良啊……”初夏一本正经的看着他,“我又没诬陷你,怎么就不善良了?或者我可以把你的意思理解为,你三哥超级不善良?”

“三嫂……”周华康一脸讷讷的看着初夏,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逗你玩呢,看把你给吓的……”初夏啧啧两声,道,“你一向是很外向开朗的,能把你吓成这样子,说明你三哥以前是多凶多不讲理啊?”

周华康赶紧道:“不是不讲理,是比较严肃,不过,现在已经不是那么严肃了,我就是……就是一下子还转不过弯儿来。”

莹儿忍不住抗议:“三舅舅才不凶呢,凶的是五舅舅。”

周华康回过头揉揉她脑袋,没吱声。周中康对孩子是绝对没有耐心的,尤其莹儿又是周爱萍的孩子。就更亲近不起来了。

别说对莹儿,就算是对他。也一直是冷冷淡淡的,以前他和周中康虽然在一个学校,却基本上不说话不来往。

后来周中康结婚搬回周家,俩人的关系多少和缓了些,但也就局限于打声招呼,和梅小凤闹僵以后,俩人的关系又恢复到了以前的状态。

前段时间在学校面对面遇到,他满面笑容主动的迎了上去,对方却是绕道走了。他那个无语就别提了……

看着周华康的情绪一下子低落下去,初夏哪能不明白其中缘由,想了想,就道:“别琢磨了,他就是一时钻了牛角尖,早晚会想明白的。”

“难……”周华康叹口气,“三嫂,从我认识他,他就是那种死不认错的性格。哪怕明知道是自己错了,让他道歉,也是不可能的。”

“那你就更没必要跟着烦了,他性格就是这个样子。你烦死,他还是这个样子,何必呢?”初夏认真的看着他。“你可能觉得我这么说挺无情的,可人活在这世上就是这个样子。在意你的人,自然会在意你的心情。不在意你的人,你气死他都无所谓,我们为什么要用别人的错来惩罚自己?”

周华康再叹口气:“其实我对他倒是没多点感情,主要就是看二婶可怜。”

“咱们都一样,要不是为了二婶,谁愿意替他操这些心?可关键问题是,咱们操心生气也没用,明知道左右不了的事情,不如顺其自然,如果有一天,他能想明白了,那是他的运气和福气,想不明白……”初夏摊摊手,“那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我现在就想明白了,我爸爸妈妈都不好,以后我就不想他们了……”莹儿一脸认真的看着周华康,“七哥,你要学习我。”

周华康:“……”

初夏是既好笑又心酸,这么小的孩子,之所以这么懂事儿,说白了还是因为缺乏安全感,哪怕所有人都对她好,她还是会缺乏安全感,而这种情况,大概会持续很久很久,甚至是一生也说不定……

“莹儿要比赛了,咱们不说烦心事儿……”周华康搓搓脸,换上开心的笑容,“来,唱首歌开心开心……”

“不用唱了,到了……”初夏往外指指,“呶,站校门口的那些应该是要去参加比赛的学生和带队老师吧?”

莹儿站起身子往外看看,指着一堆人里的一个长发女子道:“小舅妈,那个扎长辫子的就是田甜老师。”

初夏的视线就落在莹儿所说的女孩子身上,一米六出头的样子,胖瘦适宜,长相甜美,着一件灰色上衣,黑色裤子,脚上蹬双小黑皮鞋,足踝部露出的部分是一抹白,在这个年代,这身打扮应该算是很起范儿的。

参加比赛的是一年级到五年级,每一级都选中了三名学生,现在校门口只站了**个孩子,显然还有一些没到的。

初夏伸手揉揉莹儿的小脑袋:“别紧张,要相信自己是最棒的,不管拿第几名,只要尽了全力,就是胜利。”

“嗯。”小姑娘认真的点了点头,这几天被初夏不断的灌输这种思想,她已经不像最初那样只在意输赢了。

“先过去老师那儿吧……”初夏又打量打量她,伸手和她重重击一掌,“比赛的时候万一心里没底儿,就往台下看看,我和七舅舅肯定在最前面坐着呢。”

“嗯。”小姑娘再郑重点头。

周华康绕到后面拉开车门把莹儿抱下车子,亲昵的抚抚她额头:“比赛完了直接带你去看奶奶,加油!”

“谢谢七舅舅。”小姑娘笑的眼睛眯起来,这些天,她可是盼着赶紧见到奶奶呢。

待她走过去,周华康抬腿上车,和初夏并排坐着叹一声:“其实莹儿是个特别善良的孩子,她奶|奶以前待她也不是很好,可现在,她却总时惦着那老太太,真是挺不容易的。”

“是啊,刚接她回来的时候,她怯怯的,像一只受惊的兔子,看向每个人的眼神都是防备的,如果那老太太把她保护的好一点儿,她是不可能那个样子的。

所以,又说到前面那个话题了,周中康虽然是个成年人,却是不及莹儿懂事呢,当年不能亲自抚养又不是二叔二婶的错,他却记了那么多年。

好不容易疙瘩解开了,性格还是阴郁,原本以为已经想开了,结果刹那间又完全退了回去,这么比比,莹儿瞬间秒杀他。”

“秒杀?”琢磨一会儿,周华康就笑,“三嫂,你这词用的可真贴切……”他忍不住认真的打量初夏,“三嫂,你说你从小生活在那么个兔子不拉屎的地方,也没有接受过多高等的教育,为什么就高出我们那么多去呢?

很多时候和你说话,我都会有茅塞顿开的感觉,明明你就是比我小,为什么呢?而且,不只是我这样觉得,大哥和二姐也说过这种话。”

“我聪明呗……”初夏笑嘻嘻的看着他,“所以啊,以后要好好的团结在我的周围,可千万不能掉了队。”

“我倒是想时刻团结在三嫂周围,就怕三哥不愿意……”周华康摊摊手,“三嫂去告状我也这么说,三哥对三嫂的在意,绝对是刻到骨子里的。

以前三哥一年也就回家几次嘛,每次都是冷冷的,对我们每个人都是那样,我特别敬佩他,想要和他亲近,可是又不敢。

当时我就想,三哥这样的性格,谁要是和他生活在一起,可要了命了,却怎么也没想到,真娶了媳妇,会是这个样子的,嘿嘿,看来真是一物降一物……”

“去你的……”初夏打断他,“我才降不了他呢,看他在我面前一副子好说话的样子,实际上,我真做不了他的主。

当然,我也没有替别人作主的嗜好,而且,我也是很开通的,什么事儿,商量着来,别强行替我作决定就行了。

所以,有时候你们看着好像我不太讲道理,总是周蜜康让着我,其实,这种感觉是性格不同的原因造成的,并不是真的像你们看到的那个样子。”

“不管是哪种样子,都是三哥让着三嫂……”周华康边说边摊摊手,“无论三嫂怎么解释,我都是这样认为的。”

“周同志……”

车门突然被拉开,田甜站在车门口冲周华康笑着,“我看着像您,就过来打声招呼,一会儿学生就要入场了,家长可以在学生入场十分钟后进去。”

周华康面色淡淡的看着她:“这个我们都知道,田老师去忙吧。”

一般女孩子被别人用这种态度对待,不说当时翻脸,肯定也就退了,可这位,却仍是甜甜的笑着:“您知道是您的问题,我不通知您就是我的问题了,这位是?”她视线转向初夏,一脸好奇的打量着,“之前没见过您,您也是肖莹小朋友的亲戚吧?”

虽然脸上还是挂着笑容,但是,从眼神中可以看出来,是带着一点儿敌意的。

虽然已经怀孕六个多月,肚子不算太大,但也绝对不小,但因为她现在是坐着,穿的又是宽松的军装,从田甜的角度看过去,自然是一点儿端倪都发现不了的。

估计,这位是把她当成是情敌来看待了,初夏就冲她笑笑:“我是莹儿的小舅妈。”(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