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林梦冉带到自己的房间,初夏一脸担心的看着她:“又和左江吵架了?”

“没有……”林梦冉摇摇头,眼泪“哗”的就下来了,“以后……以后都不会再吵了,我说分手,他同意了。”

“你竟然提分手?”初夏猛的坐直了身子,“老大,你不是和我开玩笑吧?”

“你看我的样子像是开玩笑吗?”林梦冉吸吸鼻子,“本来,我是想隔几天再说的,可是坐那儿心里乱的要命,索性就去找他了。

我说出分手后,他半点儿犹豫都没有就一口答应了,老幺,我真的没想到,这段感情在他心里竟然是这么不重要。”

初夏的眉头拧起来,要说左江不在意这段感情,她是不信的,但是,左江现在的表现,也着实是出乎她的意料。

初夏不确定的看着林梦冉:“我觉得,他有可能是生气你对这段感情的不重要,生气你对他的不信任,才会那么说的吧?”

“不管是什么原因,我和他都结束了,以后,我再也不会为他掉半滴眼泪,今天,是最后一次为他哭……”长长叹一口气,林梦冉的眼泪再次滚落,“老幺,我特别替自己不值。”

犹豫一会儿,初夏神色认真的看着她:“今晚上你先住这边,让情绪缓一缓,至于你和左江的事儿,等情绪平复了再说,好不好?”

“我要是不回去,晓丽她们肯定会担心的,我去洗把脸。等眼睛看不出来了就回去。”林梦冉边说边起身去了卫生间。

叹口气,初夏倚在沙发上犯愁。说起来,不管处在哪个年代。她在感情上都没什么经验,遇到这种事儿,劝是一回事儿,但真正的让她拿个主意,还真是不知道怎么办好。

每当这时候,她就尤其庆幸自己早早的遇到了周蜜康,要不然,以她的性格,在感情上也会受到不少伤害的。

送走林梦冉。已经是将近九点。

“那姑娘出什么事儿了?”赵玉兰不放心的问女儿。

初夏便把林梦冉和左江的纠葛讲述了一遍,有些苦恼的看着赵玉兰:“娘,我心里也是不接受左江的做法儿的,但是,老大现在正在气头上,我肯定是不能说这样的话的。

而且,细细琢磨,我也觉得,要是在感情上要求的那么严苛。遇到合适的另一半儿的机率,大概是非常难的。”

“傻闺女,不是非常难的问题,是几乎不可能……”叹口气。赵玉兰看着女儿,“你是运气好,遇上了小蜜。他有能力,也有决断。而且也不受条条框框的约束。

反正娘活到这个年纪,像小蜜这样性格的。是第一次见着,等小冉气消了,你们还是好好劝劝她吧,小江那孩子,是个难得的好孩子,她要是这会儿错过了,指定得后悔。”

“你娘说的对……”坐一边的林宝河插嘴道,“爹自己是男人,能明白小江的心情,他答应分手,不是说真的想和小冉分手,他是被小冉气着了。

你想想以前他对小冉的情份,再想想小冉对他的怀疑?搁谁,总这么掏心窝子的对人好,却总被人不相信,也会受不了的。

让爹说啊,他能忍到这会儿,已经是件挺不容易的事儿了,年轻的时候,谁没点儿气性?不信你问问你娘,你爹我当年还犯混呢。”

“你爹说的是真的,当年村里有个女人干活总愿意和他一组,我就挺生气,其实我知道你爹和她没什么,也知道那女人就是图你爹能干,分了一个组里能少干点儿活,可就是忍不住的上火。

开始还忍着,后来回到家就冲你爹甩脸子,开始你爹还哄着,后来,索性也阴着脸不搭理我,我这心里就更气了。

后来忍到极限,就和你爹吵起来了,说他是看到年轻的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其实那会儿就是在气头上,说话不过脑。

然后你爹就气坏了,当时就拖着我往外走,说要去找那个女人问个明白,你爹那么一较真,我就怕了,就赶紧和他说软和话。

就那样,你爹也是好几天没搭理我,后来真和好了,他和我说,他特别生气我不信他,他说他都快把心掏出来给我看了,我还不信他,太伤人了。

自那次以后,无论外面怎么传你爹的闲话,我都不信,甚至,别人当着我的面说,我还会堵回去,这样的事儿多了,别人也就不乱传了。

夏,你和小冉好好说说,男人啊,都是要面子的,尤其是好男人,你给足了他面子,他自然会顾忌你的面子,把事情往更好处做。

小冉气的是小江和那个叫肖淑梅的女孩子来往,其实,你想想,要是那个小左总去找小冉,她能拉下脸来不搭理人家?

将心比心,这不都一样的事儿吗?她要是真的信了小江,说不准小江还真能下决心不再搭理肖淑梅了,甚至,以后有别的女孩子贴上来,他也就知道怎么做了。”

把爹娘的话好好琢磨了一会儿,初夏一脸释然的看着两口子:“我知道了,看来我以后也要注意,谢谢爹娘又给我上了一课。”

“傻闺女……”赵玉兰好笑的揉揉女儿脑袋,“快回房休息吧。”

没等初夏去找林梦冉,第二天一早,左江来拜访了。

正如林宝河和赵玉兰所说,他之所以那么痛快的答应林梦冉,就是气对方的不相信,和不珍惜,当时气头上,就一口应下来了。

气头上应下来的结果就是一晚上都没睡着,想到初夏和林梦冉走的最近,天一亮就爬起来在林家门口溜达……

看着左江重重的黑眼圈,初夏一脸的无奈:“平时看你挺稳重的,没想到也能做出这么冲动的事儿来,那你现在的意思是什么?”

“帮我劝劝小冉,我也向她保证,以后不再搭理肖淑梅,其实之前我也没怎么搭理,就是她过来找我,说家里有消息捎给我,我总要听听。

你也知道,我哥跟着叶美如去了那边,到现在生死未卜,我爸兄弟几个又争的你死我活的,我这心里,难免会担心他们。

肖淑梅的爸爸和我爸爸是好朋友,有些消息,我爸不和我说的,反倒是她能从她爸的嘴里知道,所以……”他摊摊手,没再说下去。

“明白了,你是希望听到有用的消息,能帮到你爸,可是……”略一迟疑,初夏还是问道,“要是你真心想要帮你爸,应该不会选医学专业才是吧?”

“哎……”重重叹一声,左江苦笑,“如果早知道事情会发展到今天这一步,我绝对不会报医学专业的,要怪,只能怪自己太不懂事儿吧。

学医,是我的兴趣,因为我不喜欢从政的你争我斗,我一直觉得,做一名好的医生,可以救到好多人,那才是最有意义的事儿。

但现在看来,我走了这一步,让自己开心了,却让我爸陷入了最艰难的境地,因为我和我哥的表现都不算好,爷爷现在更多的是属意二叔家的左文。

连带着,支持二叔做家主的呼声也高了起来,可我爸做为老大,这么些年都在为左家拼死拼活,突然的,让他屈居于二叔之下,他心里怎么可能舒服了?

哪怕我不喜欢权力倾轧,也能理解我爸的心情,所以,我毕业后,大概不会再考医学院的研究生,现在要不是中途变更和继续下去没太大区别,大概,我会选择重新高考。

不过,不管最终谁是左家的家主,我们一家子都不会被舍弃,我也一定可以帮到小冉,区别只是,我们能不能把控左家的走向。”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初夏忍不住感慨道,她可是记得,之前左江的爸爸已经得到左家老爷子的许可,家主之位非他莫属了,没想到,短短的几个月,事情又转回去了,难怪左江的情绪这么失控呢。

要这么说起来,林梦冉这个女朋友也不合格,自己的男朋友正面对着这么大的压力,她不但不能给予支持,还要跟着添乱,哎……

回头,听了初夏把左江的事情一说,林构冉一脸的讶异:“这是他亲口和你说的?”

“你以为呢?”初夏无语的翻个白眼,“难不成你以为我会自己编个故事来骗你和他和好?你认为我会做出那样的事儿吗?”

“不是不是……”林梦冉一脸的不好意思,“我当然不会怀疑你,我就是觉得,和他相处,也没觉出来他情绪不对,而且,他为什么不和我说呀?要是他告诉我,我能不体谅他吗?”

“他还不是心疼你?”

“你的意思是,我冤枉他了?”

初夏再翻个白眼,懒得搭理她。

“嘿嘿……”某人就讪讪的笑,“那……那我向他道个歉?”

“随便,你自己的事儿自己决定,我才不瞎掺合呢……”

“可是……”林梦冉一脸的纠结,“我是女孩子,向他道歉,也太不好意思了吧?而且……而且他也是有错的嘛……”(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