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更

----------------

“我哪有重色轻友?”林梦冉一脸不服气的看着杨晓丽,“要是真的重色轻友,我就让他直接干一杯了。”

杨晓丽撇撇嘴:“你可别说传说中的一杯倒就是你家左江。”

“还真让你说对了,他慢慢喝的话……”琢磨一会儿,林梦冉道,“大概六七两没问题吧,可是如果喝的猛,一杯见底的同时他绝对就见周公去了,而且人家可以一觉醒来,啥事儿都没有,你说,我让他慢点儿喝到底是不是向着他?”

“你呀……”左江无奈的摇头,“摆明了不折腾我不舒服呗?唉,亏我刚才还感动你护着我呢,原来是自做多情了。”

“看把你美的……”林梦冉冲他翻个白眼儿,“虽说我有错,但追根究底,罪魁祸首还是你,你觉得我会护着你吗?”

“我说,你们俩这到底是唱双簧呢……还是真的?”杨晓丽半信半疑的打量着俩人,一脸不确定状儿。

林梦冉和左江便齐齐转头看着杨晓丽:“你看我们俩的样子像唱双簧吗?”

杨晓丽点点头:“看你俩现在这默契的样子,挺像的。”

“欧毅,左棋安……”左江求救的看向两位舍友,俩人便赶紧端起茶杯喝水,视线直直的盯在桌子上装糊涂。

左江一脸的无奈:“你们俩这个样子不太好吧?”

林梦冉迅速接话:“是啊,你们这个样子可不像是朋友所为。”

“不是我们不想帮你……”欧毅摊摊手,“看你们现在这一唱一合的样子。谁敢说你们不是在唱双簧?”

“好吧,随你们怎么想……”林梦冉撇撇嘴。“反正我把自己知道的都说出来了,到底要怎么办。随你们的意。”

“不就一杯酒嘛,至于叨叨这么长时间?”杨晓丽抓起自己的酒杯一饮而尽,“看看我,你们好意思再磨叽下去?”

犹豫一下,左江也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软软的倒在了桌子上……

“呶……”林梦冉无奈的耸耸肩膀,“让你们不相信,现在总算是相信了吧?得,对左江来说。今晚上这顿饭就算是到此结束了,我得声明一下,我酒量不大,陪不了你们,所以,大家随意。”

“真怂……”杨晓丽一脸无语的看着呼过去的左江,“那么壮实的男人,怎么这么不顶事儿?要知道他真是这样,我才懒得激他呢。”

“让你不相信我……”林梦冉一脸的恨恨。“咱们处了这么久了,我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吗?竟然还以为我在和左江唱双簧,现在不用唱了吧?”

“我错了我错了……”杨晓丽边说边给自己倒满一盅酒,“我自罚一杯。好不好?”话音落下,不待对方回答,酒已经进了她的肚儿。

“你慢点儿……”林梦冉瞪她一眼。“小心喝醉了。”

“这点儿酒想把我喝醉了?”杨晓丽撇撇嘴,“你也太小瞧我了。告诉你吧,对我来说。就这种五十二度的白酒,两瓶不在话下。”

林梦冉一脸吃惊的看着她:“你真的假的?”

“我什么时候骗过人?”杨晓丽瞪她一眼,“要不要我现在喝给你看,不过,咱得有个彩头,你说吧,要是我真的喝了两瓶,你怎么办?”

“我不和你赌……”林梦冉摇摇头,“无论你能不能喝两瓶,都是伤身体的事儿,打这种赌没意思,我说晓丽,我咋感觉你像是故意找酒喝呢?”

“去你的……”杨晓丽不满翻个白眼儿,“我又不是酒鬼,用得着故意找酒喝吗?看你,是怕了不敢和我赌了吧?”

林梦冉赶紧点头:“好好好,我怕了,我怕了行吧?”

“喂,你怎么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不会以为我醉了吧?”

“没有没有……”林梦冉赶紧否认,“一看你的样子就是没醉,我只是不希望你喝太多,女孩子喝酒多了对身体不好,听话,少喝点儿。”

杨晓丽看向欧毅:“欧毅,你怎么说?”

欧毅就冲她淡淡一笑:“少喝点儿有好处。”

“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就是,为了身体健康,建议你少喝点儿。”

“你不如明明白白的告诉大家,你讨厌喝酒的女孩子……”杨晓丽冷哼一声,自顾自的倒上一杯,一饮而尽,“我说,男人为什么都要那么虚伪?

一个是那样,两个是那样,三个还是那样,呵呵……”说话间,又两杯酒下了肚,坐在她身边的吴静波便赶紧夺她手里的杯子,“晓丽,你这是干什么?”

“你也笑话我?”杨晓丽定定的看着她,“静波,我知道你是特别理智的人,但是我不是,所以,能不能让我放任一次?能不能不要拦着我?”

“晓丽,你怎么了?”初夏眉头皱起来,“大家都是朋友,有什么烦恼,你只要说出来,大家肯定就会想办法帮你,干嘛要这样作贱自己?”

“林初夏……”杨晓丽眯着眼看向初夏,“你这是在教训我吗?”

“没有。”初夏瞪她一眼,“坐下,好好说话!”

“我就不!”杨晓丽不但没坐下,还往后退一步,站在门口,一左一右把住门框,“我告诉你们,今天晚上我高兴,我要你们陪我一起喝酒,谁要是不陪,谁就不是朋友,林初夏,你也要陪我喝酒,我一直当你是朋友,可是,你总是训我,要是你也当我是朋友,就必须要陪我喝酒。”

“晓丽!”吴静波生气看向她,“初夏现在是什么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你怎么可以逼她喝酒?要真的是朋友,你就不应该做这种事儿!”

“真的是朋友……”杨晓丽一屁股坐在地下,“是啊,真的朋友是什么样的?我想问问你们,谁给我一个答案?”

“到底出什么事儿了?”初夏叹口气,“晓丽,虽然咱们最初的时候处的并不愉快,可是通过这近一年的相处,大家已经算是互相认可,你能不这么闹腾了吗?

你要相信,无论是出了什么事儿,大家都不会坐视不理的,如果咱们大家都帮不上,也一定会陪在你的身边,和你一起面对的。”

“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如果我说了什么让你们讨厌的话,请你们原谅我,我心里难受,真难受啊……”说话间,杨晓丽已经抓过酒瓶子,对着嘴猛灌起来。

林梦冉和李昕丽赶紧上前夺下她手中的瓶子,“晓丽,你这是在闹什么?”林梦冉一脸不满的瞪着她,“一直都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变这样了?要是再不说,我可翻脸了。”

“我……”眼神迷茫的看着众人,身子一歪,杨晓丽躺在地下昏睡过去。

“这……”瞄一眼趴桌子上的左江,再瞄一眼躺地上的杨晓丽,林梦冉一脸的无语,敢情,她今天选的日子不对?

喝成这个样子,送到学校宿舍实在不像话,一商量,便把饭菜打包,男搀男,女搀女,去了初夏家里。

“这是怎么了?”看着忽啦啦涌进来的一大帮子,赵玉兰一脸讶异的看向女儿,“不是才刚开席?怎么就喝成这样了?”

“一个是一杯倒,一个是猛灌自己,可不就喝成这个样子了?”初夏无奈的摇头,“娘放心吧,除了他俩,别人还没来得及喝呢。”随之指挥着大家把俩人放到了客房。

赵玉兰林宝河和赵老爷子赵老太太也都还没吃饭,索性把打包回来的饭菜都装盘端上来,又把做好的饭菜也盛出来,坐桌边等着几个小辈儿过来了一起吃。

把杨晓丽和左江安顿好出来坐下后,初夏看向几人:“你们今晚也别回去了,要不然,等他们醒了没人照顾也不放心。”

犹豫一下,欧毅道:“我还是别留下了,反正左江也没什么事儿。”

“欧毅……”初夏定定的看着他,“你在怕什么?”

“没有啊……”欧毅略显不自在的笑着,“我说的是真的嘛,反正也得有个人回去找宿管老师请假,我一个人代劳了就是了。”

“请假的事儿我去好了。”林梦冉淡淡看着她,“欧毅,别掩饰,今天杨晓丽这个样子和你有关系,是不是?”

冷不丁的被这样质问,欧毅脸刹时涨的通红:“不……不是的。”

“别装糊涂,我留意过,她喝酒的时候,总是要看你一眼……”林梦冉不满的瞪着他,“我一直觉得你是敢做敢当的人,现在看来,也是个胆小鬼。”

“棋安……”欧毅求救的看向左棋安,“我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你来说吧。”

“这事儿我怎么说?”左棋安把椅子往一边挪挪,离对方远了一些才道,“我不能昧着良心撒谎,你和杨晓丽出去溜达了半晚上,我哪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你……”原本就涨红了脸的欧毅,这会儿连脖子根儿都红了,吭哧了半天,愣是没吭哧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这下子,不用再问,也知道欧毅和杨晓丽间肯定是发生什么了,大家便齐刷刷的看向他,眼神中透露着“你懂的”三个字……(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