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更。

---------------

被大家伙儿看的浑身不自在,欧毅一脸苦笑:“求求你们,别用这种眼神瞄我好不好?我怎么感觉我现在就是案板上的一块肉呢?”

“你以为呢?”林梦冉冷哼一声,“你要是不说出个一二三四五来,我立马让你变成案板上的一块肉,不信你可以试试。”

“你们真的误会了……”欧毅无奈的叹一声,“本来,这是晓丽的私事儿,我不应该说出来,可是看眼下的情形,我要是不说,你们真能吃了我。

当然,我愿意说出来,并不是怕你们收拾我,是我也觉得,把这事儿告诉你们,应该是对杨晓丽更好一些。

昨天杨晓丽的确是和我出去溜达了半晚上,不过,并不是你们想的那个样子,她只是想要找一个人说说话,排解一下烦忧。

当然,她选择跟我说,不和……”欧毅看向几位女孩儿解释,“不和你们说,并不是和我亲近,和你们不亲近。

最初的时候,她是想自己出去溜达的,我大伯拖人给我带了些东西来,恰好让她遇到,就给我捎了过来,然后,我看她脸色不好,问她怎么了,她才问我能不能和她出去走走的。

开始她也是不说,后来被我追问的急了,才告诉我,她的初恋男友结婚了,娶的,是她的堂妹,而她的那个堂妹,是和她关系最好的。

她说从小到大。无论什么事儿,她都和堂妹说。却没想到,对方把这么大的事儿瞒着她。她也说了,她难过,不是对初恋还有情,而是对堂妹太失望。

当年她和初恋分手,还是堂妹窜掇的,这么些年,她一直以为堂妹是为她好,直到得知堂妹和对方结婚的消息,她才明白她一直被对方当傻子唬弄。

还有就是。原本和她关系很好的齐继虹和原蒙蒙都知道这事儿,还给杨晓花送了喜礼,却偏偏都瞒着她,这种双重背叛,让她特别难过。

然后,又得知了梅一桐要结婚的消息,一下子,她就有些被击垮了,当然。这是我猜的,她和我聊的时候,表现的还是很镇静的,要不然。今天一看她喝酒,我肯定就拦着了。

还有啊……”欧毅叹口气,“你们想要窜掇我和她在一起。我感觉出来了,其实。我对她印象不差,也想要和她尝试一下的。但是现在,好像不是时候,所以,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大家就别再拿我们俩起哄了,好不好?”

“不好。”初夏想也不想的一口否了他,“你个二傻子,是不是真的以为她是不喜欢你,只是把你当情感垃圾桶?”

“我没觉得她把我当成情感垃圾桶,但是我知道,她现在对我并没有那个意思,她现在纠结的是,前两段感情的无疾而终,都是因为出现了第三者,这让她对自己产生了极大的怀疑。

我也不瞒你们,来大学之前,我是有个女朋友的,我们俩交往了正好三年了,原本,我以为这辈子我要娶的人肯定是她。

可是没想到,突然的,她告诉我她喜欢上了别人,而那个人,还是我的好哥们,要不然,你们以为我为什么要考到这么远的地方来?

本来,依照我家人的意思,是让我去z大的,最初,我也是那样准备的,但是突然的变故,让我不得不变更了计划,远离是非之地……”

林梦冉打断他:“你的意思是,你现在还对她念念不忘,所以,和晓丽开始是不合适的?”

“那怎么可能……”欧毅无奈的苦笑,“我就算是再大度,也不可能对这种事儿一点都不介意,从她背叛的那一刻起,我和她就不可能再在一起了。

我现在说时机不到,是不希望因为她,再让晓丽产生误会,因为就在前段时间,她又突然给我写信了,大致意思就是,她后悔了,还想和我破镜重圆。

我当然是拒绝了,但是,依照乔茉莉她的性格,大概不会那么容易放手,所以,在这件事情没有彻底解决之前,我不会和任何一个女孩子产生交集。”

“真是服了,为什么你们喜欢的,都是这种人?”林梦冉边说边瞄了一眼左棋安。

“别这样看我行吗?”左棋安无奈的笑,“我当初中意林梦烨的时候年纪还小,等我真正会看人之后,不是已经和她拉开距离了吗?就像这次,在你和她之间,我不就是选择了帮你的忙吗?”

“看你,心虚了吧?”林梦冉好笑的看着他,“我说什么了吗?你就解释这么一大通?而且棋安哥,事实上你放弃我姐,也就是最近几个月的事儿,你成熟的可真够晚的。”

“你这张嘴啊,什么时候能饶人一点儿?”左棋安边笑边安慰的拍拍欧毅,“小冉嘴毒,但是心眼儿好,她真正问明白了,到时候不用你解释,她就替你解释了。”

“我知道。”欧毅笑,“你和左江经常说她的事儿,我当然了解她是什么样的性格,但是……”他认真的看向林梦冉,“我现在并不想你替我说话,先让我把自己的事情处理清楚了再说。”

“这还差不多……”林梦冉叹一声,一脸的纠结,“前女友,真是个凶猛的玩意,初夏被伤过,我被伤过,现在又轮到晓丽了。对了昕丽,你家江杰,有没有什么凶猛的前女友?”

“不知道。”李昕丽摇头,“我没问过他。”

林梦冉一本正经的看着她:“你可是得问问,要不等对方扑过来的时候,你一点儿准备都没有,准得受伤。”

“你说的到底是狗还是老虎?”初夏一脸的好笑,“还扑过来,行了,别叨叨了,赶紧吃饭吧,要不都凉了。”

几人这才回过神来,一脸歉意的看向赵玉兰林宝河和赵老爷子赵老太太道歉。

“我们都吃饱了,有啥不好意思的?”赵老爷子笑着摆摆手,站起身来,“你们边吃边唠,我年纪大了,吃完了得出去消消食儿。”边说边扯一把赵老太太,“老婆子,别腚沉了,快走。”

赵玉兰和林宝河也赶紧起身:“我们也得出去走走。”

转眼间,屋里便剩了初夏等人。

“老幺……:”林梦冉一脸歉意的看着初夏,“对不起,我说的痛快竟然就忘了爷爷奶和叔婶了。”

“没事,他们一直都在吃呢,我也吃饱了。”初夏边说边放下筷子,“你们几个慢慢吃,要是想喝酒,就让秦婶给你们拿一瓶。”

“不要了不要了……”林梦冉连连挥手,“有俩醉鬼已经够了,要是我们再喝,那可真就是不懂事儿了,以后哪还好意思来?”

“没事儿,我姥姥姥爷和我爹娘没那么多的讲说,难得大家聚一起开心,这样吧,咱们喝点儿红葡萄酒,我也可以喝点……”边说,初夏边吩咐秦婶帮忙把酒从酒窖取了一瓶过来。

有了酒,大家聊的就更开了。

散场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要不是初夏必须早些休息,大家还能再叨叨一会儿,虽然平时也总是在一起,但一是在宿舍不方便,二是没有酒调节气氛,大家很难说出一些知心话。

第二天一早,左江那个不好意思就别提了,他当时也是看大家都在置疑心上人,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就直接演示给大家伙儿看了。

可是酒真的下了肚了,他就后悔了,可懂那个时候他已经控制不了自己,只能由着事情往下发展,早上一起来,打量一下房间,和睡在自己身旁的兄弟们,他就明白个大概了。

而另一边,杨晓丽亦是脸红的恨不得钻到桌子底下去,早饭的时候,她除了和长辈们打招呼,一个字也没多说。

这种事儿,解释和劝说都没用,大家索性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该咋样就咋样,三天以后,醉酒的俩人终于都缓了过来。

杨晓丽也终于肯把自己的烦心事儿向大家倾吐。

其实,除了她对欧毅的感觉之外,别的和欧毅描述的差不多。

“晓丽,你要是真的喜欢欧毅,就抓住机会,别再错过了,不过……”初夏便把欧毅说的前女友的事儿告诉了杨晓丽,“你要是不介意这事儿,就早一些挑明,要是介意,就再等等。”

“哎……”杨晓丽叹口气,“为什么我总是这么倒霉?”

对此,大家还真不知道怎么安慰,只有一脸纠结的看着她,希望她自己能想明白。

“行了,你们一个个的别这个表情好不好?”被大家齐齐盯着,杨晓丽就打个哆索,“本来我只是觉得自己倒霉,让你们这么一看,倒好像我多可怜似的。

好了,这事儿大家都先别催我,让我自己好好想一想,到底怎么做,我决定下来之后,肯定会告诉你们的。”

听她这么说,大家就放下心来,看来,醉一场,倒是让她心里的阴霾散去了不少,或者,没多久,就能看到她和欧毅出双入对也说不定……(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