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大家除夕快乐~

--------------------

“她敢!”听了江心婉的猜测,林宝河眉头紧紧皱起来,“她要是真的敢挑我小外孙过百岁的时候闹,我就绝对能打的她以后都走不了路说不了话!”

“他说的是真的。”赵玉兰苦笑着看向江心婉,“你别看他平时一副子老好人的样子,谁要是真的惹了他了,他什么混事儿都能做出来。”

“爹这样做才不是犯混呢……”初夏一脸不满的替自家老爹争辩,“我爹这叫有男人气概,是吧大伯娘?”

“对。”江心婉郑重的点头,“我最佩服这样的男人了,有责任心,敢做敢当……”她视线转向林宝河,“在这点儿上,你大哥不如你。”

“大嫂,你别这样说,大哥是做大事儿的人,凡事肯定要多思量,我呢,没别的出息,就是一把蛮力,说真的,也幸亏夏的运气好,要遇到了小蜜,要不然,就我这本事,还真是难以护她周全了。

我也不背讳你,夏没出嫁的时候,我和她娘可是没少担心,我不是夸自家孩子,就夏这模样儿,实在是太挑眼了。

薛家那不就是个例子?要不是因为小蜜,恐怕连那一动都逃不过去,当然,我和她娘是不能眼睁睁看着她掉火坑的,但以我们的本事,结果可能是我们两口子把命挣没了,她也没了依靠。

哎……”重重叹一声,林宝河摇头。“现在回过头想想,和做梦似的。怎么也没想到,担心了一顿的。会是这么个结果。

不过,也因为这事儿,我和玉兰是想明白了,遇上什么解决不了的事儿的时候,先别急着愁,这老天啊,总会给条道儿的。

那些个心眼不好的,你看他现在啥报应没有,也用不着急。不是不报,时候不到啊,看看大林村的我爹我娘,不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

当然,我这么说是有点儿不孝,不管怎么说,也是因为他们,我才能活下来,才能娶了媳妇有了家。但是……”顿一顿,林宝河摇头,“要真让我挑他们的好说,还真是一件儿也找不到……”

赵玉兰就白他一眼打断他:“看看你。说着说着怎么扯到那些年的陈芝麻烂谷子上去了?咱现在面对的和以前面对的人是一样的吗?”

“我这不就是打个比方嘛……”林宝河讪讪的笑,“咱一直不是生活在大林村,遇到的也就是那些人。真来了城里后,事事都有周家帮衬着。想遇上这些不像样儿的都难。”

“爹,娘。你们现在回过头去想想,当年那么急着把我定给红旗哥,真的是个好选择吗?”初夏笑着看向自家爹娘,“说真的,如果我没遇到周蜜康,你们那样的做法,会不会把胖婶和刚顺叔给害了?”

“这会儿想想是那么回事,可当时你爹娘认识的最有能耐的也就是你刚顺叔了,不求他求谁?”叹口气,林宝河摇摇头,“说起来,爹和娘这辈子都欠你刚顺叔和胖婶的。”

“爹,也不能这样说,后来咱们能帮刚顺叔家的不是也都帮了吗?而且,只要我能力范围内,晓琼的事儿我肯定管。

红旗哥那边,也有周蜜康护着呢,这次虽然跟着一起去了,但是,也未尝不是好事儿,等他出任务回来,说不准能一下子提好几级呢。

刚顺叔不是最羡慕别人家的男孩儿有出息争脸嘛,要是红旗哥做了军官,你说刚顺叔不得笑的嘴巴都合不拢了?”

“那倒是。”林宝河无奈的笑,“说起来,你刚顺叔还是有些重男轻女的,明明晓琼很有出息,可他就是高兴不起来。

要不是晓琼嫁给了启亮,大概他能直接和我说,闺女再能耐,也是人家的,要光宗耀祖,还是得儿子,为这事儿,我说了他不是一次了,可惜,改不了!”

“爹……”初夏看着自家老爹,一脸的坏笑,“您劝刚顺叔的时候,心里是不是也在懊恼我不是个儿子?”

“瞎说!”林宝河瞪一眼自家闺女,一脸不乐意,“你摸着良心说说,打小爹有没有嫌弃你是女孩儿?对爹来说,只要是自己的孩子,男女都一样。

当然,那些年,因为没再添一个,我和你娘是挺恼的,倒不是眼羡别人有儿子,是亏心没给你添个伴儿,就担心万一我们有个啥,你都没个人照应。

现在看来,我们那担心多余了,有小蜜在,有周家在,无论我和你娘怎么着,你都不会过差了,哎,说起来,我和你娘还间傻人有傻福。”

赵玉兰无语的看着丈夫:“看你,叨叨起来没完了,大嫂还在呢。”

“我说的这些,不就是在回答大嫂的疑问吗?”林宝河看向一脸笑容的江心,“大嫂,现在放心了吧?”

“放心放心……”江心婉连连点头,“其实,我一直知道,三弟和弟妹是明白的,对孩子也是极重视的,但有时候就难免把你们想的过于善良了。

当然,我这么说不是说你们不善良,是觉得,你们虽然心善好说话,但是,并不是那种事事在意别人的看法,好的没了原则的人。”

“我从来就不是那样的。”林宝河耸耸肩膀,“不信你可以去大林村问问,钟大娘到现在见了我都是腿肚子打哆嗦。”

“你觉得那是光荣事儿?还让大嫂去打听……”赵玉兰白一眼丈夫,又看向江心婉,“大嫂,我刚才说了,他就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混人,所以,您绝对不用担心他让人给卖了,真要卖他的时候,他能把那卖他的人给反卖了,你信不?”

“信信信,当然信……”顿一顿,江心婉笑,“这样看看,人骨子里的一些东西还真是挺有意思的,听公公婆婆他们说,二叔二婶就是那种看着好说话,但是极有主意,不怕事儿的人,这么看来,三弟的性格倒是和他们一样。”

……

江心婉离开后,林宝河一脸严肃的看向初夏:“夏,爹决定了,明天一早就去林家,和你大爷爷要求把属于咱家的东西过到你的名下。

反正这院子已经买下来了,那就直接把东西拉过来,那些什么股份一类的,都签上你的名字,早些办利索了,让你二伯那边也没的念想。”

“行。”初夏痛快的应下来,反正老爹老娘就她一个闺女,就算她不同意,两口子也一定会这样坚持,而且,还会因为她的拒绝心里不舒服,那她何必矫情?

反正这辈子她都要和父母一起生活,财物到底记在谁的名下又有什么重要的?对爹娘来说,这样的做法儿,是在给她涨身份,会让他们在周家的照应下生活的更开心,那她为什么不配合呢?

结果第二天一早,林宝河还没动身,李心薇就先到了,一进门,堆起一脸的笑,和众人打过招呼后,便着重看向林宝河和赵玉兰道歉,表示她前些日子是被猪油蒙了心了,才会做出那样的事儿来,:“三弟,三弟妹,你们大人大量,别和我一般见识,我就是担心孩子,才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的。”

“我们本来也不生气……”林宝河淡淡看着她,“二嫂也用不着放在心上,对我们来说,要是什么事儿都往心里拾,那还真就把自己气死了。”

讪讪的笑笑,李心薇瞄一眼周老太太,又轻咳一声:“周婶,我上次太不礼貌了,您大人大量,别和我一般见识。”

“你今天来是做什么的?”周老太太神色漠然的看着她,“要是来道歉的,就没必要了,事情已经做下了,再说句不轻不重的话,就要别人原谅你,有点儿强人所难。

当然,我这么说,并不代表着我们都在记恨你,只是说明这个事实,还有就是,我们周家并不欢迎你,以后不管有事儿没事儿的,你还是不要过来了。

或者你要说,住在这儿的都是林家人,我们周家管不着,那我老太婆就要补一句,对我们而言,周家和林家是一家,当然,这个林家指的是哪一家,你是应该非常清楚的。”

老太太这话就是绝对的不客气,大巴掌“啪啪”的直往脸上扇了,要搁一般人,被这么嫌弃,肯定就抬脚走人了,可李心薇,竟然还能笑的阳光灿烂的打趣:“周婶,您可真是太幽默了,以前就听说,您不是个古板的人,现在我可算是相信了。

您老大概是误会了我的意思了,我今天过来,是真的想要和三弟三弟妹一家子解开心结的,上次的事儿,之梁知道以后,狠狠的骂了我一顿。

他说老三在外面受了那么多的苦,才好不容易回到家里,我不但不关心他,还不讲道理的找他们的麻烦,要是我不来道歉,他就要和我离婚。

我当时还有些委屈,觉得我自己的做法儿没错,可是真的被他冷了几天,倒是想过来了,之梁那么重视的兄弟,要是因为我掰了生,那我可真就成了罪人了。

所以,不管今天大家伙儿怎么看我,我都得拿出我的态度,让三弟和三弟妹看到我的诚意,也相信,以后我们一定可以处的非常融洽!”(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