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河,你们可真是稀客,玉兰、艳秋、初夏,快来,快进来……”林大爷爷热情的招呼着一行人,看到跟在最后面拉着脸的二儿媳,不由的皱了皱眉头,却是没搭理对方。

“爸,我错了!”李心薇打声招呼,“扑通”就跪下了,倒是把林大爷爷给唬一跳,这二儿媳喜欢玩些小心眼儿他知道,但这是玩的哪一招?

毕竟是当着外人,林大爷爷也不好不搭理她,就淡淡扫她一眼:“怎么了?”

“您不是答应了让之栋和之梁宝河公平竞争嘛,我就想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三弟和三弟妹,又一想,三弟和三弟妹一向对这些事儿不感兴趣,就寻思着不如求他们多帮帮之梁,心里一急,我话说的就有些不太好,惹得三弟和三弟妹生气了,初夏更是不认我这个二伯娘了。

爸,我真的不是有心的,您千万别生我的气,也请您劝劝三弟和三弟妹,不管怎么说,咱们都是一家人,闹僵了自己心里不舒服不说,也让外人看笑话。

而且,为了初夏好,也不应该一家子闹的七零八落的,爸,我这些话是不好听,但都是实打实的道理,您说是不是?”

“你先回房吧……”对二儿媳妇性格极其了解的林大爷爷哪还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当即冷下脸来,撵着李心薇回房。

“爸……”李心薇往前挪两步,一脸的哀求,“您可一定要相信我。我真的是为了林家好,您可别被有些人蒙蔽了。”

“二弟妹这是在说谁呢?”正好下楼的江心婉听到她的话。鄙视的笑了笑,“你这招玩了多少年了。为什么就不会换换?

一到有事儿就往我们头上泼脏水,出了问题就找我们帮着擦屁股,你说你到底是怎么好意思的?为什么就能那么坦然?”

“大嫂,我说什么了吗?”李心薇一脸不服气的瞪着她,“你这么急急的接话,不是心虚是什么?”

“那你说说,我在心虚什么?”江心婉淡淡看着她,“我之前也去过三弟三弟妹家,可是你问问他们。我有过半句拉票的话吗?”

“怪不得!”李心薇一脸的恍然,“是你先跑去中伤了我们一顿,难怪我今天说什么,他们都不相信呢,大嫂,做了这种事儿,还敢这么光明正大的说出来,您也真是挺让人开眼界的!”她转而看向神色不明的林大爷爷,“爸。您看到了吧?大嫂一向就会装好人,哪像我这么实心眼,有什么说什么,净得罪人了!”

林大爷爷叹口气。问道:“心薇,我就想问问你,嫁到林家这些年。林家有亏待过你吗?”

“爸,您这话什么意思?”李心薇做出一脸讶异状儿。“您知道的,我特别庆幸遇上您和妈这样的公公婆婆。又怎么会觉得林家亏待我?”

“那你闹这一出出的做什么?”林大爷爷再叹口气,“你没嫁过来的时候,老大老二关系挺好的,可这些年,他们兄弟间还剩多少情份?

要不是念着当年老大的力挽狂澜,估计你们早就逼着我换家主了吧?做人啊,总要拍着良心多问问自己,这些年,老大两口子对你们怎么样,你们心里真没数儿?

好,你是老二的媳妇,觉得老二好是应该的,但,有些事儿咱也要实事求是吧?就凭老大和老二取得的成绩,你也应该清楚他们两个到底谁更有本事吧?

我和你妈,对待你和心婉,从来都是不偏不倚的,甚至,有些时候因为你的小性性,还会多多少少放任你一些,你以为你大嫂没发现吗?她只是不愿意和你计较罢了。

你们那天提什么家主重选的事儿,我只说考虑,并没有答应,你就去搞出这么些乱七八糟的事儿来,李心薇,你还真是让我长眼界了。

今天,当着宝河和玉兰的面儿,我明确的告诉你,我为什么会答应考虑家主重选的事儿?不是我对老大不满意,是因为我对宝河觉得亏欠!

当年定下家主之位的时候,宝河不在,这事儿,他是被动接受的,虽然知道以他的性子,对家主可能没什么兴趣,但不代表着,我们就可以剥夺他的权力。

所以,我才想着,从新投票竞选,无论结果怎么样,我都会遵守承诺,为此,我还和你妈专程商量过这事儿,她也同意了我的意见。

没想到,结果我还没有公布呢,你倒是开始行动了,早知道你会这个样子,我会直接宣布老二没有参选的权力。”

“爸,您不能这样做,这对我们不公平!”想也不想的,李心薇就吼了出来。

“那你做的这些,对老大公平吗?对老三公平吗?”林大爷爷定定看着她,“口口声声说为了林家好,但凡心里有一点儿念着林家的好,你就不应该做出这样的事儿来!”

“爸,我是为了让之梁多一些信心,您也知道,只要有大哥在的地方,就没人关注到之梁,可这些年,家里的产业不都是之梁在打理吗?

凭什么大家对他的努力丁点儿都看不到?还有,您以为我真的没脑子吗?就这么巴巴的跑到三弟和三弟妹那儿去闹?

我是没办法,我知道,如果我用温和的方式,根本就不会引起您的注意,更不会让您对之梁重视,去三弟家之前,我就想到过这种结果。

可为什么我还是去了?爸,我也是真的被逼到份儿上了,本来,我是属意小苗和文航的,可是,文航偏偏就选了黄苏爱。

黄家的背景的确是很让人眼热,可是,黄苏爱已经是黄家的一枚弃子,娶回家,半点儿都不会帮得到文航。

文秀和邵敏在一起,倒算是让人满意,可他那性子也不知道随了谁,看着文质彬彬的,净做些让人生气的事儿。

万一他真有点儿什么,我们还能指望谁去?”李心薇吸了吸鼻子,“我不是不念好的人,我知道,大哥大嫂这些年对我们不错,但是,人都是自私的,我们不可能半点儿都不为自己着想。”

“你到底在担心什么?”林大爷爷头疼的看着她,“属于你们的那一份儿,我早就分给你们了,你到底还想要什么?”

“大哥的本事摆在那儿了,不管他是不是家主,都没人敢小瞧他……”咬咬唇,李心薇抬起头,一脸郑重的看着林大爷爷,“爸您放心,我们一定一定会好好孝顺您和妈,把林家发扬光大的!”

这意思就是说,只有把家主的位置传给林之梁,才算是公平的,林家才能真的发展起来?这女人的脑子到底是用什么做的?!

林大爷爷一脸无语的看着李心薇,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二儿子和二儿媳的性格都有些自私,但是,以前也没做出这么让人不可理喻的事儿来,这次,真的是太刷新他对他们的认知了。

如果没有二儿子撑腰,二儿媳是断然不敢这么闹的,显然,二儿子也是意识到通过正常途径不可能对结果有所影响,索性就由着李心薇乱来了。

反正,原本的结果也就是那样了,万一出现奇迹呢?

“大伯,我还真不知道您有这样的想法儿……”林宝河一脸郑重的看向林大爷爷,“如果您介意的是我的想法,那大可不必。

我不是在这种圈子里长大,就算您逼着我做这个所谓的家主,我也做不了,那么,把我排除在外的情况下,再重新做决定,根本就没有什么意义。

我今天过来,是想和您老说一声,分给我的那一份儿,交给我带回去吧,免得因为这个让一家人不像一家人。”

“好!好!好!”林大爷爷连说了三个“好”字,说实话,他一直都在担心林宝河坚持不接受这些原本就应该属于他的家产,世事无常,万一他真有点儿什么,如何向二弟和二弟妹交待?

他相信大儿子不会侵吞,但是小儿子呢?而这当中最大的障碍就是,林宝河的拒不接受,只要他接受了,所有的问题就都不存在了,谁也别想打这事儿的主意了。

林之栋、林之梁和林之灵、林之航全部被召了回来,东西原本就是分配好的,只需在几人的见证下,由林宝河签字认领就好了。

至于股份,则是由林宝河直接写了转让协议,在律师的见证下,转到了初夏的名下。

这一切办好,只用了短短的三个小时。

“三叔,三婶,小妹……”待手续都办完,林之航一脸尴尬的走到初夏一家子面前,道歉,“我为我妈的做法儿向你们认错,不过,希望您们不要怪她,其实,她这么做,主要还是为了留下我。”

叹口气,他面色黯然的看着几人,“按照计划,下个月我就出任务了,可是整个林家,四个小辈已经去了三个,我妈就特别不希望我再参与进去。

她劝过,哭过,威胁过,都没起作用,就故意用了这样的方式,因为经此一事,爷爷绝对会对我爸妈做出惩罚,她知道,我是不忍心抛下他们的……”(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