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家的四个小辈儿,初夏对林文航的印象最差,他心地不坏,但是,有些优柔寡断,又有些少担当,可就在这一刻,他一脸愁容的解释李文薇这么做的缘由的时候,她突然有些可怜他。

她一直觉得李文薇的做法儿脑残又弱智,就算李文薇不及江心婉大气,但也不至于小格局到这个地步,现在,她总算是想明白了个中缘由。

为了留下儿子,她用了这种自黑到极致的做法儿,而事实上,如果真的另三个人有了意外,林文航就是林家唯一的继承人。

殊途同归,她最终的目的,和她这么闹的结果,也算是一样的。

反正,只要有林之栋在,林之梁成为继承人的可能性就几乎为零,那么,在不影响结果的情况下,换得儿子留下来,是绝对值得的。

以李心薇的心态,初夏可以确定,自己的猜测是绝对正确的!

“二哥自己是怎么想的?”林文航道歉的时候,包括周老太太和林艳秋也都在,这会儿初夏的话一出口,大家的视线便齐刷刷的看了过来。

当然,答案,未必是真实所想,但,若是太假,是能听出来的,所以,大家对他的回答,还是有所期待的。

“忠孝两难全,我的确是很犹豫……”顿一顿,林文航道,“但是,我的哥哥和弟弟们都已经做了选择,我必须和他们站在同一条战线上。”

“文航!”李心薇一脸痛心的看着儿子,这种自毁形象到彻底的做法儿她都用上了,儿子要是还在坚持原本的选择。那她做的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

虽然,和原本比起来。她也没失去太多,但是。有失无得的买卖,做的也太傻了!

“够了!”林之梁瞪一眼妻子,起身冲林宝河和赵玉兰的方向深鞠一躬,“二哥对不住你们了,我不想说假话,她做的事儿,我是知道的,没拦着她,的确是私心作祟。

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儿,否则,我宁可把自己这个小家散了,请你们相信二哥这一次,好不好?”

不待林宝河和赵玉兰做出回答,林大爷爷接了话:“信不信,不是由嘴巴说出来的,但是,做了错事。也不能就这么轻拿轻放的过去。

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是从林家搬出去,二是把林氏的股份让出百分之二给老三一家子,何去何从。你自己拿主意。”

李心薇刚张了张嘴巴,就被林之梁瞪了一眼,吓得她赶紧止了声。“爸,我愿意把林氏的股份让出百分之二。”林之梁道。

林大爷爷点头:“好。苏律师还在,现在就把过户办了吧。”

林宝河征询的看向初夏。初夏微微摇了摇头,他便明白了女儿的意思:“大伯,这个我不能要,就算你要惩罚二哥,也别把实惠落到我们的身上,属于我们的东西,我们收下了,不属于我们的,我们半点儿都不要,这是我们一家子的意见。”

“这个你说了不算,他由着你二嫂这么折腾一番,必须要做出补偿,不管你愿意不愿意,都必须要收下……”林老爷子转头看向初夏,“夏,你是不希望你爹成为你二伯的眼中钉,是吧?

你放心,大爷爷可以给你打保证,你二伯要是胆敢再做出对不起你们家的事儿,林家就没他这个儿子。”

“大爷爷,您言重了,我真没有那个担心,二伯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也拿出了这么明确的态度,我怎么可能不相信他?

我不希望我爹收下,是不想打破这个平衡,同时也想表明我们的态度,东西,我们拿回来了,额外的,我们真的不要。

无论是家主,还是林氏的管理权,我们都不会掺合,所以……”初夏扫一眼李心薇,又看一眼林二伯,才道,“以后这类的事儿,不要再把我们搅和进来。

大爷爷如果真的希望给予我们补偿,就请答应我的要求,彼之蜜糖,吾之砒霜,我相信大爷爷一定能明白我们的诉求。”

“好吧……”叹口气,林大爷爷看向林之梁,“既然老三一家子这样坚持,你自己拿个主意吧。”

林之梁眼神坚定的看着林大爷爷:“爸,这百分之二,放到您的名下吧,以后,您愿意怎么分配就怎么分配,反正,我这次一定要为自己的错误买单。”

……

“你说,她二伯是真的想明白了?”回程的路上,赵玉兰有些不确定的看着丈夫,“我咋觉得,这明白的也太容易了?”

“你呀……”林宝河好笑的看着妻子,“也太容易相信人了,都到了那个步数了,他不拿出点儿诚意来,以后还怎么管理林氏?”

“啊?”赵玉兰有些迷糊的看着丈夫,不明白这事儿和管理林氏有什么关系。

初夏解释道:“如果二伯不这么说,大爷爷接下来就要把他的管理权收回来,那你说他在林家,还有什么位置可言?”

“是啊,他和咱们不一样,咱们对这些东西原本就不看重,而且,就算是交给咱们做,咱们也做不了,虽然论起身份来,咱们现在也算是这个圈子里的人,可是,谁又真的拿咱们当这个圈子的人看待?

当然,他们尊重不尊重咱们,咱们都没什么介意的,事实上,和他们比起来,咱们也的确是有很多方面不及他们。

可是二哥就不一样了,他从小是在这样圈子里长大,你让他突然变成个闲散人,得不到价值体现,他怎么能接受得了?

所以,他宁可舍弃那百分之二,也一定要保住自己对林氏的管理权,虽然大伯说了,重大决定必须经过我们几个的同意,每个月会查细帐,但是,在外人看来,还是二伯在掌管。

玉兰,他们和咱们的心思是不一样的,对咱们来说,生活温饱,没人欺负,就很知足了,可他们不一样,他们想要的,是这个圈子的尊重和认可。

如果真的让他们去过老百姓的生活,大概,他们宁愿不再活下去吧?或者,我说的过于严重了些,但是,也应该**不离十的。”

“爹说的对,二伯应该就是这样想的,不过,他在管理上还是很有才能的,就算大爷爷现在收回来,也没有合适的人去接管。

大伯已经到了今天的位置,明显不可能去做这件事儿,几个哥哥弟弟,都没有往这方面发展的意思,说来我倒是奇怪了,做为一个家族,在培养接班人的时候,不都应该定好位吗?

可是大爷爷这边,四个孩子的发展好像都在一条道儿上,如果二伯年纪大了,又该怎么办?以前我还真没细想这事儿,可今天一琢磨,就发现这也太不正常了。

而且,我绝对不相信大爷爷没想到过这事儿的严重性,可是,他为什么不做出应对措施,就由着小辈们做出这样的决定?”

“这个,我好像知道点儿……”开车的王忠良,忍不住插话道,“原本,林老爷子是打算让四个孩子两名从政,两名经商,但是后来因为那场灾难,只好改了主意,全部做了军人。”

“噢噢噢……”初夏一脸的恍然,她怎么把这事儿忘了,就这个年代的特殊性,小辈们被这样安排倒也没什么意外的,在生命和发展之间选择,当然是要选择生命了!

而且,大爷爷又不像她是来自另一个时空的,对未来的发展轨迹了如指掌,当然要选择一个稳妥的法子了。

难怪后世都说,在我国,基本上找不出传承百年的大企业,很多要么搬离了国内,要么,发展着发展着就萎缩到倒闭了。

首先,政策是一方面,另一方面,顾虑也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她脑子里过了一下几个哥哥的情况,发现林文杰和林文秀其实在这方面倒是满有天赋的,或者,等他们回来了,她可以劝劝俩人。

做军人,当然是光荣的,保家卫国,也是每一个公民的责任,但是,一个国家要发展,需要的是方方面面的,商业的强大,亦是根本倚仗!

……

李心薇和林之梁回到自己房间后,李心薇脸上一直堆着的笑便消退的干干净净,她皱眉看向丈夫:“真就这么决定了?”

“不这么决定能怎么着?”林之梁叹一声,“我由着你去,只不过想要试探一下老爷子的意思,现在看来,还真让我猜中了。”

犹豫一下,李心薇看着丈夫:“如果真的成功了,文航和文秀怎么办?”

“能怎么办?”林之梁淡淡扫一眼妻子,“他们都是老爷子的亲孙子,你觉得,老爷子会怎么着他们吗?”

“可是,如果没有孩子在一起,你做这些,还有什么意义?”

“怎么就没有意义了?”林之梁眼神冷漠的盯着妻子,“如果你后悔了,可以退出,我不会逼你和我一起走的。”

“你……你怎么能这样?”定定的盯着丈夫,李心薇咬咬牙,“你和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了?”(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