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什么意思?”心里隐隐有了些不好的预感,林之梁的脸色一点点的沉了下去,“你说明白,我哪里不了解你了?”

“就像你骗了我那么多一样,我也有骗你的事儿,是人,就都会为自己考虑,就算原先我不会为自己考虑,但是在搞明白自己所有的努力都无效的时候,也就学会为自己考虑了。顶点小说www.色小说.

只不过,相比于你骗了我那么多不同,我只有这一件事儿是瞒着你的,那就是我和娘家的人,根本就没有决裂。

而你所看到的,我和他们水火不相容,只不过是他们配和我做出来的表像罢了……”叹口气,李心薇一脸的好笑,“我也不瞒你,这是我姐提醒我的,当时我还不以为意,只不过不想寒了她的心,才那么做了。

现在看来,我姐还真是这世上对我最好的人,如果不是她让我留了这一手,恐怕,我今天还真就被你给诈唬住了。”

“我们现在要做的事儿,不是这个,李心薇,你到底能不能分得清轻重缓急?我保证,等我计划成功了,第一时间带你离开,然后,再想办法把文航文秀给摘巴清楚。

我唯一的要求就是,咱们带上明明和亮亮,就是那对双胞胎,行吗?”林之梁边说边举手保证,“姚珊是肯定不会和我们一起走的,我发誓。”

“林之梁,你为什么一定要离开?”李心薇长长叹一口气,“去了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语言也不通。你真的会快乐?”

“我没有别的选择……”林之梁难得眸中现出一丝真诚,“爸已经起了疑心。很快会查明真相,到时候。我想走也走不了了。

要不是为了麻痹爸,我也不会让你做出这样的举动,现在,所有的人都以为我的妥协是为了得到管理权,还可以缓冲一段时间,所以,我必须抓住时机,错过了,就再也没机会了。

心薇。我承认,我原本是想带着姚珊和明明亮亮离开的,但是,现在我改主意了,没错,我就是个自私的人,为了自己的平安离开,我只能舍弃她,抓住你。

而且。我也想明白了,带着她一起,只会成为拖累,你就不一样了。你会外语,思虑也比她周全,有你在一起。无论去哪儿,都不会太差的。”

“好。”李心雨点点头。“我信你这一次,但是林之梁我警告你。如果让我发现你有半点儿骗我的地方,这辈子,天涯海角,我都不会放过你。”

“放心吧,这次的事,我真的没有半点儿骗你的地方。”林之梁松口气,揽住李心薇的肩膀,“人啊,总是要经过一些事儿,才能想明白最重要的到底是谁,还好,我明白的不晚。”

在他看不到的角度,李心薇不屑的勾了勾唇角,嘴里说的却是:“还好,你明白不晚,我们也都还有重来的机会……”

……

南南北北百岁前的一天,初夏一家子和林艳秋周老太太回了a市。

“爸,您那边有周蜜康的最新消息吗?如果不方便告诉我,您只要说他是不是平安就够了。”看到周景平的第一时间,初夏就是问师长筒子的近况。

“放心吧,他现在绝对平安,只是,他现在待的地方实在是没法儿给你消息……”周景平边说边叹口气,“孩子,真是为难你了。

不过,你也知道小蜜对你的看重,你要相信他,只要条件允许,他会第一时间给你消息的,至于我知道的这些,也不是通过他得知的。”

“爸,我知道,我这样问,不是吃您的醋,就是知道以您的级别,应该能知道点什么……”边说。初夏边把抱在怀里的南南递给公公,“您看看,这家伙是不是越长越像周蜜康?”

伸手抱过大孙子,周景平严厉的脸颊现出难得的温柔笑意,脑袋刚往下一探,就被林艳秋一把揪住了胳膊:“你想干什么?”

“你……”周景平无奈的看着妻子,“你不会是以为我要亲他吧?我说,在你眼里我就是那么不靠谱的人?我大孙子现在嫩的能掐出水来,我敢用我这胡子拉茬的脸去亲他?真是服了你了!”

林艳秋不满的白他一眼:“别狡辩了,你刚才明明就是想要那样做。”

“天地良心,我只是想要把脑袋往下探探看的清楚一点儿,我是近视眼你又不是不知道,用得着这样大惊小怪?”

“噢噢……”林艳秋讪讪的笑,“忘了这茬了。”

周景平摇了摇头,伸手触触大孙子小脑袋:“南南,奶奶太糊涂了,咱以后可不能学她,是不是?瞧我家南南,和小蜜真的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啧啧……”说着又看向被周老爷子稀罕的抱在怀里的北北,“这小东西,和他妈妈真像,我这俩大孙子,可真是太会长了……”

“你才糊涂呢……”林艳秋伸手戳一把丈夫,冷哼一声,“要是没有我,你能有这么一对大孙子?还敢说我糊涂,哼!”

“好好好,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周景平好笑的看着妻子,“怎么跟小孩子一样喜欢耍脾气?我就是和小家伙开个玩笑,逗个趣,瞧你,脸都要拉到脚后跟了。”

“你以为孩子小就不懂事儿?”林艳秋白他一眼,“他们嘴上不会说,心里可是明白着呢,要是被你这么误导了,我多冤枉?”

“三个月的孩子能被我误导了?”周景平无语的笑笑,“那可真就是神童了。”

“边儿去……”林艳秋伸手强行把大孙子抱过来,“我家孙子就是神童,既然你瞧不起我家孙子,就离他远一点儿!”

“夏,你看你妈是不是越来越不讲道理了?”周景平无奈的看向小儿媳,“你说爸刚才说的对不对,你妈就这个样子对我?我这回来才抱了不到五分钟呢,也太过份了,是吧?”

“爸,我出去迎迎晓琼她们几个,按照时间点儿,也该到了……”公公婆婆的事儿,她可不能掺合,是以,某人便转移话题迅速遁了……

“呶,都是你把儿媳妇给吓跑了……”林艳秋再冲丈夫翻个白眼儿,“这么大年纪了,一点儿都不懂事,就知道难为孩子,换成是你,你敢回答?”

初夏出门的刹那,周景平也意识到自己刚才做的实在太不靠谱了,是以,被妻子指责,他自是不会回声,只是一脸愧疚的笑。

到底是周老太太心疼儿子,瞪一眼周老爷子:“行了,你都抱了快半个小时了,快把北北给老大抱抱。”

“他自己没本事,干嘛要从我这儿抢?”周老爷子不满的回瞪着老太太,转而看向林艳秋,“老大媳妇,你就让他多多少少过过瘾吧。”

公公发话了,总不好再晾着丈夫,林艳秋只好不情不愿的把大孙子还给周景平,转头的刹那,瞄到大儿媳眼角划过的失落,她心里就是突的一跳,随之装作不经意的走到于桃身边,伸手去接大孙女儿,“来,我家大宝儿,让奶奶抱抱,咱不搭理爷爷那个大坏蛋,回来眼里就只有大孙子,咋能把我大孙女给忘了,是不是?”

有些话就是这样,真的明打明的说出来了,反倒就不让对方多想了,原本脸上有些尴尬的丛秋英就笑起来:“南南北北刚回来,大哥更稀罕他们也是应该的嘛,嫂子,你可不能这样冤枉大哥。”

这些日子随女儿住过来,初始的不适之后,她已经基本融入了这个家,只不过,心里还是有些遗撼女儿没能为周家添个男丁的。

更担心的是因为她的到来,让女儿的日子雪上加霜,可是原本已经答应了要随女儿一起过,她就不能反悔。

这心啊,便一会儿上一会儿下的。

就在刚才,女儿的落寞,她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想到自己家的状况,她就不自觉的怪自己,除了给女儿拖累,别的什么也帮不上。

林艳秋的做法分明是在告诉她,他们从来没有因为老大媳妇没生儿子就不重视她,原因嘛,是摆在面儿上的,南南北北没留在a市,更重视一些也是难免的。

话意已经摆出来了,由她说出来,大家都不会觉得尴尬,到了这个年纪,这种事儿她还是会做的。

初夏说是出去迎迎罗晓琼等人,既是借口,也是事实,俩小家伙的百岁,她们是一定要过来的,哪怕都已经怀了几个月的身孕,也是绝对不能缺的。

再加上,几个人的丈夫都不在身边,她有那么多亲人陪着,又了解情况,哪怕担心,也不至于惶惶不可终日。

罗晓琼和筠豆豆就不一样了,才刚结婚,丈夫就齐齐离开,一个人怀着宝宝,哪怕有家人陪着,这心里又怎么能踏实了?

正琢磨着,远远的就看到去接几人的车子驶过来,初夏脸上迅速绽开笑容,上前几步,先冲车头招了招手。

“初夏!”

“初夏!”

从车上一下来,罗晓琼和筠豆豆就抱着初夏苦巴了脸,“你有没有他们的消息?”(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