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俩……”初夏无奈的冲罗晓琼和筠豆豆摇摇头,“总得容我先和大舅妈、汉英打个招呼再和你们详说吧?”

“嘿嘿……”罗晓琼不好意思的挠挠脑袋,拉着同样脸涨的通红的筠豆豆站到了一边儿。

知道俩人心里着急,把陪着俩人一起过来的李爱媛和周汉英迎进厅里,初夏便带着她们回了自己房间,当然,周汉英也一起随行了,她和其他人也不熟悉,只有寸步不离的跟着嫂子,心里才能塌实点儿。

“放心吧,他们是平安的,只是不方便给家里打电话发电报,才一直没有消息。”也不卖关子,一进屋,初夏便把自己知道的告诉了俩人。

“你不是为了让我们安心,才故意这样说的吧?”犹豫一下,罗晓琼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你觉得我是那样的人吗?”初夏白她一眼,“你什么时候见我骗过人?亏我还一直当你是最好的朋友呢!”

“我不是怀疑你……”罗晓琼一脸着急的辩解,“我现在不是特殊情况嘛,要不然,我绝对不会有这个疑问的。”

原本已经松了口气的筠豆豆听罗晓琼这么说,立时紧张了起来,眼巴巴的看着初夏,欲言又止……

俩人这样的表现,连带着周汉英,神色也跟着紧张起来。

初夏一脸无奈的看着几个人“求求你们了,别用这眼神看我好不好?我说的是实话,是不是要我发了誓你们才能相信?”

“不是不是……”罗晓琼讪讪的笑,“这不是关心则乱嘛。你就别和我们一般见识了,现在我信了。真的信了。”

“我也是……”筠豆豆赶紧接话,“初夏。你也别怪我们疑心病重,主要,这次的情况太反常了,不过……”顿一顿,她不好意思的笑,“也是关心则乱了,你家师长大人可是和他们在一起呢,要是真有什么事儿,你装也不会装的这么开心的。嘿嘿……”

初夏无语的白她一眼,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时候赵玉兰急急的走进来,“夏,你大爷爷大奶奶和大伯大伯娘二伯二伯娘还有你之灵姑姑都来了。”

“不是说不来了吗?姑姑也来了?”初夏一脸惊喜的站起来,“她不是说赶不回来了嘛?”自从认回大林家,她最喜欢的除了林文斌,就是这位和她长相最像的之灵姑姑了。

对方对她是真的疼惜,当然。大伯和大伯娘也很疼爱她,但那种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或者是因为俩人长的像的缘故,林之灵是绝对无原则的向着她的。不管任何事儿,不管她和任何人发生了矛盾,林之灵都会毫不犹豫的选择支持她。

这种盲目的信任。若非发自内心的深厚感情,是绝对做不到的!她转头看向罗晓琼和筠豆豆几人:“你们几个是在这儿先待一会儿。还是跟我一起下去?”

罗晓琼冲她摆摆手:“我们几个还是待在这儿吧,你忙完了上来找我们。”

“好吧。”略一迟疑。初夏便应了下来,在周家所有的亲戚朋友加自己人当中,俩人只和周吉萍周祥萍熟悉,让她们下去周旋在一群不认识的人当中,还不如在上面安安静静的待着,再说了,俩人现在的身体情况也不适合劳累,相信,没人会挑她们的毛病的。

“姑姑……”初夏刚一出现在楼梯口,林之灵便抱着南南迎了过来,仰起头冲她笑着,“正打算带着小家伙上去找你呢,你这就下来了。”

“姑姑来了,我哪还坐得住?”初夏三两步跑下楼,和林家一众人等打过招呼,才拉着林之灵坐下,上下打量打量,“小姑姑,看来你的学习生活过的不错,都有点儿胖了呢。”

“真的?”林之灵一双大眼睛立时弯成了月牙儿,“我也觉得自己胖了点儿,你姑父还说我胡说八道呢。”

不同于后世的怕胖,这个年代大多数人还是喜欢又高又壮的,而身形纤细的林之灵,一直对那样的身材羡慕的不得了,是以,听初夏这么一说,她可是真的高兴坏了。

初夏一头黑线的看着对方,她只不过照实说了句实话而已,原本以为对方会因此急着减肥,没想到竟然是这么享受的样子……

虽然周蜜康不在,这个百岁宴做的还是十分圆满的,只是,对于初夏而言,心里难免会有些失落,有些事儿,错过了,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做为俩孩子的亲爹,这辈子都无法弥补这个遗撼了。

抓周的时候,南南抓的是笔和本子,北北抓的是一杆枪。

也因为如此,一众长辈一致决定以后对两个孩子的培养方向是,南南从文,北北从武。

虽然初夏觉得这种最初的选择完全是随机的,没什么道理,但是,既然长辈们都这么认定了,她也就没有反驳。

待宴会散场,大家都坐在一起闲聊的时候,林之灵拉了初夏回房间,晚了一步的罗晓琼和筠豆豆,只好失望的坐了回去。

周祥萍和周吉萍好笑的看着几人摇了摇头,“你们能不能别做出这样的表情,难不成和我们在一起就是那么难熬的事儿?”周祥萍道。

“当然不是。”罗晓琼苦着脸解释,“我们是想单独问问初夏,到底有没有更详细一点儿的消息,这种心情,四姐您是能明白的,对吧?”

“好吧,是我误会你们了……”周祥萍赶紧向几人道歉,又道,“你们放心好了,他们肯定不会有事儿的,有时候,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你们俩也要多开解自己,要不然,将来后悔的绝对会是你们。

你别以为我是在吓唬你们,我同学,比我大半岁吧,和我差不多同时结的婚,但是她怀宝宝比我早,现在孩子都已经是二岁半了。

小男孩儿刚生下来的时候,白白胖胖的,一逗就笑,一大家子都喜欢的要命,可是,等到了一岁的时候,她就发现不对了,因为别的孩子一岁已经可以和大人做出适当的表情,可她的孩子,除了笑,就没有第二种表情。

然后,她就带着孩子去医院做了检查,最终的结果是,孩子的毛病是娘胎里带出来的,因为娘的心情过于灰暗,影响了孩子的智力发育,所以,孩子这辈子,大概只能维持在爱笑的阶段了。

她最大的毛病就是思虑过重,她怀孕的时候,她丈夫正好被派到外市去工作,她就总是疑神疑鬼的,然后,搞的自己每天都处在低气压当中。

实在受不了了,就来找我诉苦,开始我还劝,久了,我都烦了,因为本来你心情好好的,你劝她一句,她顶你一句,到最后,她自己心情不好,你也惹了一肚子气,所以,我干脆就不再劝她,每次她来诉苦,我就只是听着,多一句都不说。

她应该也是看出了我的不耐烦,后来就不再来找我说什么,甚至渐渐断了联系,直到孩子查出有毛病,她才跑来求我帮忙,说实话,我当时挺后悔的。

如果我不会因为自己的心情拒绝做她的情绪垃圾桶,或者,她的孩子就不会变成那个样子,当然,也有可能和这个没关系,但是,只要看到个孩子,我心里就特别难受。

当然,我说这些,只是要警醒大家该注意的一定要注意,免得将来后悔,绝对不是说,如果不开心就一定会这个样子。”

对她最了解的罗晓琼就无奈的看着她:“四姐,我们又不是不知道你的性格,用得着解释这么多吗?”

“怕你们不重视,所以一定要说出来,但是,为了不让你们误会,该解释的还是要解释的……”笑了笑,周祥萍又补充一句,“其实,我知道你们不是误会,只不过,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应该把真实想法儿说出来的好。”

初夏那边,被林之灵拉到屋里,就一脸纳闷的看着对方:“小姑姑,到底什么事儿,搞的这么神秘?”她老娘想要跟上来,都被对方给打发了,如果说没事儿和她说,打死她都不会相信。

“我是有件事儿要和你说……”犹豫一下,林之灵认真的看向初夏,“我这段时间不是在回炉再造嘛,班里有个女的,竟然有周蜜康的照片,还和别人说,那是她的未婚夫。

当然,我质问过她了,但她说那照片上的男子不是周蜜康,而是她的未婚夫朱建文,我特意去查了一下这个人,竟然还真有!

说实话,要不是我知道小周师长去出任务了,还真的会以为那就是他,回头你悄悄问问你婆婆,看家里有没有丢过孩子什么的,别怪我多想,那男孩儿实在是太像小周师长了,要是换上军装,估计你都分不出来!”

“姑姑,你不是逗我玩儿吧?”初夏有些不确定的看着林之灵,“我听说过长的像的人,但是能像到这个程度的,还真是第一次听说。”

“这种事儿,我怎么会和你开玩笑?”犹豫一下,林之灵又轻咳,“好吧,我也不隐着瞒着,我是担心,是不是那个其实真的就是小蜜……”(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