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暖的生日,少更点儿了,从初九开始,更新就可以正常了。

-----------------------------------------------------

林之灵说出自己的真实怀疑后,初夏陷入了沉默,半晌,抬起头,一脸认真的看着对方:“小姑姑,我觉得这种可能性非常小,我相信他!”

“好……”林之灵点点头,“我相信你的判断。”

“小姑姑,我可不是不相信您……”初夏冲林之灵不好意思的笑,“您是一门心思的为我着想,这个我特别清楚。

但是,和周蜜康认识了这么久,他从来不瞒我任何事儿,就算那个朱建文真的是周蜜康,也肯定是有着不得已的原因,事后,他一定会向我解释的。

小姑姑对我的好,我可是念着呢,所以小姑姑您可不能误会我,也不能以后遇到事儿都不和我说。”

“放心吧,我有那么小心眼儿吗?”林之灵好笑的看着她,“你们小两口感情好,互相信任是我们做长辈的最喜欢看到的事儿,能不能别把小姑姑想的那么小心眼儿好不好?”

“我当然知道小姑姑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但是,该说的话还是要说到的,有些误会,不就是因为相当然的以为对方明白才造成的吗?”

“看吧,你还是不相信小姑姑。”

知道林之灵是故意逗自己,初夏就笑着点头:“对。我就是不相信小姑姑,以后小姑姑还是不要亲我了。整个就是白眼狼嘛,对不对?”

“你……”这下子轮到林之灵无奈了。“你这孩子怎么这么讨厌!”

“小姑……”初夏笑眯眯的拉住对方胳膊,“您越是这么说我,就代表着您越是亲我,看来,以后我要再接再厉才是。”

林之灵:“……”遇到这么无赖的,她能说啥?

南南北北百岁后,又在家里住了十多天,初夏一大家子才返回了京城,当然。同行的又加了于桃、妍妍和丛秋英。

表面上看丛秋英在周家住的蛮适应,但是毕竟两家的条件相差太多,她心里总还是有些不自在的,是以,百岁后,于桃还是强行拖着她去了京城。

丛秋英只是稍稍推拒了一下,就应了下来,通过和赵玉兰两口子的接触,她已经发现对方是特别好相处的人。大家背景相当,共同话题自然就更多一些。

而且,南南北北百岁的时候,于广久和于刚于强于香于梅带着东西来了周家。虽然没闹事儿,但是看他们的态度就知道,还是不甘心就此和周家断掉的。

尤其是于香。见了周华康,那眼神根本就像苍蝇见了肉。眼珠子都要长在对方身上了,若不是周华康早就适应了她这样的举动。真能被盯的吃不下饭去。

对此丛秋英是觉得特别没脸,但是,对方客客气气的提着东西来了,总不能真的拿大棍子撵出去,她自己倒是无所谓,可周家人怎么可能做出那样的举动?

既然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不让儿子儿媳和女儿再从大女儿身上榨取剩余价值,那最好的办法就是离的远一些,让对方没了借口和理由来找她。

所以,哪怕心里也觉得这样做有些不合适,她还是应了下来,真到了京城以后,得知于香又提着东西去了周家,她才万分庆幸自己的决定。

心情好了,身体自然也就好调理了,只一个月,于桃便减掉八斤,原本的清秀也渐渐现了出来,周喜康去看她的时候,眼神明显比之前火热了许多。

从a市返回京城后,只待了一周,初夏便回到了学校,南南北北尚在哺乳期,她不可能像以前那样逍遥自在,每天下了课第一时间就是跑回家给俩小家伙补充营养。

就这么来回跑,身形也变的更加纤细,赵玉兰看的实在心疼,但也知道劝不了闺女,只好暗自和林宝河商量,要不干脆每天抱了孩子去学校找女儿?

“那怎么行?”林宝河无奈的看着妻子,“本来同学就都说三道四的,你们要是再这么一闹,她那脸面往哪儿搁?”

赵玉兰就叹口气:“脸面有地方搁了,身子可就受屈了。”

“夏还年轻,瘦点儿不打紧,再说了,比起咱们以前的条件,现在已经算是神仙的日子了,你说以前咱俩谁敢想能有今天的日子?

再看看现在和夏一般年纪的孩子,有几个能有她这样的日子?年轻受点儿苦不打紧,你呀,也别太护着她了。

这仗着咱家夏是个懂事儿的,要不然还不知被你宠成个什么样子了呢?想想孩子以前的性格,你说周家会喜欢吗?”

“好好的又提以前的事儿做什么?”赵玉兰叹口气,“我为什么这么护着她,孩子看着过的好,可是也不容易,小蜜都几个月没点儿消息了?

你说,初夏心里能不琢磨,她只不过当着咱们的面不说罢了,她不想让咱们担心,咱们又帮不上多少忙,我就想着,多宠她一些,也能让她心里好受点儿。”

“你这话可不能当着亲家的面说,人家还以为你嫌人家亏待咱家夏呢,桃儿也在这边,比较比较,你觉得周家做的够不够?

丛秋英本来就因为桃儿做为长媳没能为周家添个男丁心里愧的慌,做事总要考虑到别人的感受,是不是?”

“我只不过就是和你说说心理话,干嘛就得来了你这么一大通的抱怨?”赵玉兰不满的看着丈夫,“我要是连和你说都不行,你说,还能和谁说叨?”

“好好好,我错了……”林宝河赶紧道歉,“我这不也是生怕你做出让夏为难的事儿吗?其实我刚才说的时候也知道,是我多虑了,要真说起来,我惯初夏比你惯初夏还要多呢,哪有脸说你,对不对?”

“行了,谁也别说谁了,其实……”叹口气,赵玉兰苦笑,“咱俩心里都因为小蜜的事儿发慌,才会火气见涨,你说,那孩子什么时候能回来?”

“谁知道……”林宝河也叹气,“我要是能有数儿,就不用犯急了,哪怕夏对咱们抱怨句,哭一场,我这心里也能好受点儿,哎……”(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