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点儿发烧,头疼欲裂,好不容易写出来了..

----------------------------------------

“妈,我怎么能欺负您呢?”筠豆豆讨好的搂住兰爱莲胳膊,脸凑上去来回蹭着,“其实是我担心,所以才变相的提醒您,连这个都看不出来吗?”

“你当妈是傻的?这么说说妈就信了?”兰爱莲瞪一眼女儿,又忍不住叹气,“算了,儿大不由娘,你愿意去就去吧,妈每天给你打电话就是了。”

想了想,筠豆豆就提议道:“妈,要不您和果果一起去?”

“想点什么不好?”兰爱莲无奈的看着女儿,“你去都是沾人家的光,要是一家子去了,像什么话?就算周家人不介意,咱们也不能这么不自觉吧?

要不是你爸和周家关系不错,就你要去,妈说什么也是要拦着的……”叹口气,兰爱莲又忍不住叮嘱女儿,“在人家家里借住,嘴巴甜点儿,可不能和在家里一样,有什么不高兴的脸就拉下去。”

“妈,我哪有不高兴就拉脸?”

“你哪里没有了?”兰爱莲瞪一眼女儿,“你自己好好想想,回来这些天给我拉多少次脸了?要不是念在你肚子里宝宝的份儿上,我才不忍你呢!”

“那不是被您逼狠了吗?”筠豆豆讪笑着解释,“您把我限制的死死的,这也不行。那也不好,我就跟囚犯一样。能高兴吗?”

“行了,你就不识好人心行了……”兰爱莲气哼哼的道。“果然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心都不知向着哪儿了。”

“您这话,这叫什么逻辑?”筠豆豆好笑的看着自家老妈,“我高兴不高兴的都摆在脸上还是不是因为您是我妈嘛,要是别人,我敢这个样子嘛?当然,我这样是不对的,我向您道歉!”

听女儿这么说,兰爱莲就高兴起来。亲热的揽住女儿肩膀:“这还差不多,其实妈说这些还不是因为舍不得你?

虽说以前把你寄养在杜家是没办法的事儿,但妈这心里总觉得愧对你,就想着能多补偿一点儿是一点儿,最怕的就是你会受苦。

所以,明知道周汉亮不错,还是阻拦了那么长时间,哪怕同意你嫁他了,还是不放心他的家人。实在是,他家的情况也太不理想了。

我的女儿,我自然是希望她能拥有最好的,过的舒舒服服的。妈这样想是有些自私,但是做妈妈的,对孩子的心思就是这样的。

你这也快做妈妈了。慢慢的,就能明白妈这些话的意思了。不过,你们现在条件不一样。孩子应该不会受那么多苦了。”

“妈,其实您不用和我解释这么多,就算我还没有正式带过孩子,但是,不代表我不明白做妈妈的心思,您都是为了我好,我怎么会不明白呢?

只是,有时候大家对事物的衡量方式是不一样的,您从那个很艰苦的年代过来,心疼我,不想我受苦,总想对我弥补。

但是,我们现在,根本就受不着苦,而且,也不喜欢一个人憋在家里什么都不干,我们更想要的,是同龄人间的一些沟通。

当然,我这样说不是说不愿意和您交流沟通,我的意思是,我想要在怀宝宝的时候,也可以有自己的生活圈子,而不是,就绑在家里了。

以后生了宝宝,一段时间内,肯定会特别辛苦的,所以,您就让我趁着这段时间,任性一下,最后再享受一下自由的感觉,好不好?”

“好。”女儿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做妈的哪能再有什么异议?兰爱莲应下来,并起身,“我去给你收拾一下,让你爸和我一起把你们送过去吧。

晓琼和初夏家的关系会近一些,咱们可是八杆子拨拉不着的,人家不在意,咱们也不能太出格了,有些吃的用的多带一些过去。

还有,必须要交生活费,要是他们不收,我就在那边租个房子陪着你,反正,咱不能让初夏以后在周家难做。”

“行,我听妈的。”筠豆豆也觉得应该这个样子,就应了下来。

娘俩取得了一致意见,筠凤山自然就更不会说什么了,对于过去送女儿,就更是没有异议了,不过,他却是要求女儿必须先去婆家一趟。

“豆豆,你婆家人大度让你回娘家住着,但你不能不尊重人家,这样的决定,必须得和他们知会一声,如果他们不同意,你也别急,好好商量一下,再不行,就先留一段时间,反正,不能只由着自己的意思来,寒了人家的心。”

“对噢……”筠豆豆恍然的拍拍脑门儿,“我怎么把这茬忘了,结婚后也没怎么在那边待,我就习惯了还是和婚前一样只找你们商量就行了,爸,你陪我一起去吧,好不好?”

“好,你妈也一起去。”筠凤山边说边瞪一眼妻子,“闺女没想到,你也没想到?”

“我还真是没想到……”兰爱莲亦是一脸的不好意思,先前她只想着拦住女儿,还真是忘了这茬了,要不然,她就直接把女儿推到婆家那边去征求意见了!

“我也要去。”自豆豆和兰爱莲商量事儿就一直自己坐一边玩的筠果果抗议的看着一家子,“你们不能把我自己丢在家里!”

“果果听话,让孙妈在家陪你……”兰爱莲柔声安慰大女儿,“爸爸妈妈要陪妹妹去办正事儿,果果是小孩子,不能一起去。”

筠果果一脸受伤的看着兰爱莲:“妈,你是怕我丢人吗?”

“果果,你怎么能这样想呢?”兰爱莲正色看着女儿,“妈妈从来不觉得果果丢人,从小到大,果果都是懂事的孩子,妈妈怎么会那样觉得呢?”

“不,你就是觉得我丢人,要不然,就不会不带我了……”筠果果说着,眼泪开始噼里啪啦的往下掉,“你们觉得我懂得少,不愿意带我,就是怕我给你们丢人!”

“果果……”兰爱莲搂住大女儿,一脸为难的看向丈夫,“要不,把果果也带上?”

“一起吧。”筠凤山点点头,“反正周家也知道咱们家果果的事儿……”他走到大女儿身边,伸手抚抚对方脑袋,“果果,爸爸妈妈从来不觉得丢人,你也一点儿都不丢人,我们不让你去,只是因为这是你妹妹的事儿,而你,的确是咱们家的孩子。

如果这事儿是你的事儿,那你妹妹就应该留在家里了,所以,你绝对不可以误会爸爸妈妈,更不可以误会我们不爱你,明白吗?”

“爸爸……”筠果果不好意思的笑着,泪珠儿还挂在腮边,“我知道错了,其实……其实我是不舍得妹妹走,妹妹走了,就没人和我玩儿了。”

“要不让姐姐和我一起去吧。”想了想,筠豆豆看向父母,“你们先别忙着拒绝,初夏的老师齐老在医术方面很厉害的,不如麻烦他帮果果看一下,如果能有起色,是再好不过的,就算是治不了,也没什么,反正也不会更坏,是不是?”

筠凤山是个痛快的人,只一琢磨,就应了下来,见妻子一脸的犹豫,就道:“不用担心,我会和周家说的,他们是表里如一的人,咱们也用不着总是被条条框框卡着。”

丈夫都这么说了,兰家莲自是不再反对,而且,做为妈妈,她比丈夫更盼着大女儿的病情能有转机,当即表示,就按丈夫说的来办。

筠果果对于自己的情况是知道的,虽然在她的概念里,不清楚自己和妹妹的差距有多少,但是,她在意的是,自己是不是也可以和妹妹一样,有自己的工作,有自己的朋友。

以前她问妈妈的时候,妈妈都告诉她,她和妹妹不一样,所以,这样的想法是不可以有的,是以现在,她的第一反应就是问爸爸妈妈和妹妹,如果她的病可以治,是不是以后也可以和妹妹一样,有自己的朋友,有自己的工作,甚至,有自己的丈夫和宝宝……

“当然。”搂住大女儿,兰爱莲的眼眶红了起来,如果大女儿真的什么都不懂,反倒不会有痛苦,就是她这个样子,**岁的智商,好多事情都明白,才更纠结!更让人心疼!

周汉亮的爸爸妈妈本就是好说话的,筠家又举家前来商量,自是没什么不同意的,虽说周汉英明显有些不赞同,但是,周父周妈都答应了,她也不好说什么。

只不过,在筠家一家子离开后,她埋怨父母:“你们也太宠着嫂子了,说住娘家住娘家,说去京城去京城,在嫂子眼里,到底有没有婆家?有没有婆家的长辈?”

“你哥不在,你嫂子也不容易,行了,你就别叨叨了……”周父瞪一眼女儿,训斥道,“年纪也不小了,怎么还是这么不懂事儿?如果你嫁出去了,你婆家什么都拦着你,你会高兴?”

周汉英就不满的皱起眉头:“算了,爸要是这样说我就无话可说了,我只是替你们不值,倒是质问起我来了,算我多事儿!”

周父生气的瞪着女儿:“你少和那个李玉香来往,看把你带成什么样子了?!”(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