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父亲提到李玉香,周汉英有些心虚的垂下了脑袋,她也知道,到现在为止,李玉香对哥哥还是有那种心思的,但是,一个人上下班实在是太无聊了,而且有个伴儿还能安全一些,久而久之,原本关系变的淡漠的俩人便又恢复到了以前的样子。

不知不觉的,她在对待嫂子的态度上,竟然也受到了对方的影响,之前不觉得,父亲这么一说,她马上就意识到了。

见闺女的小脸儿涨的通红,有些心疼闺女的周母就赶紧打圆场:“他爸,孩子都这么大了,别动不动的就吹胡子瞪眼的,她自己心里有数儿,也就在家里这么说叨说叨,真见了她嫂子,就不是这个样儿了。”

“你别替她说话,刚才亲家来的时候,她那张脸拉成什么样子了?人家只要眼不瞎就能看出来她在那使性子!”周父冷哼一声,“要是你嫂子真为这事儿生气了,你就等着你哥收拾你吧。”

“我哥才不是那么小心眼儿的人呢。”周汉英忍不住小声辩解,虽然知道自己的态度有些不对,但是听父亲这么说,她还是特别不高兴。

从小到大,哥哥可是很疼爱她的,总不能因为有了嫂子,就心里再没有了她的位置,对她半点儿怜惜都没有了吧?

“你现在还替她说话?”周父皱眉看向周母,“先前你还嫌人家豆豆不住咱家里,要是真住过来了,还不得让她气死?”

“爸。你也太偏心眼儿了吧?”周汉英红着眼圈看向父亲,“为什么嫂子做什么都是对的。我做什么都是错的?

难道因为嫂子家的背景比咱们强,咱们一家子就要小心翼翼的看她脸色过日子?就要什么都顺着她。半点儿不能忤逆?

哥哥疼爱嫂子是应该的,就算我偶尔吃点儿小醋,却绝对不会拎不清自己位置的瞎妒忌,但是,现在爸的态度,让我特别不理解。

之前医生说了,嫂子身体状况不是特别好,最好能留在在家里静养,那她现在挺着个大肚子跑到京城去算什么意思?

没错。连她的父母都已经答应了,我们没有资格去质疑,可是,我们提出这样的疑问总是可以的吧?我们这是为了她好吧?

我先前所有的不高兴也是因为这个,并不是因为别的,结果呢,她半句不字都没得着,我倒是被训了半死,爸。您觉得这公平吗?

还是说,因为我是女儿,最终要嫁到别人家里去,所以。爸并不把我当成是周家人了,才会对我这样的态度,容不得我说嫂子的半个不字?”

“看看你的好闺女。越长越出息了……”周父气得额头青筋都突出来了,眉毛拧成个疙瘩看向妻子。“你就惯她吧,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我……我哪惯她了……”周母嗫嚅一句。上前拉住女儿胳膊,柔声道,“汉英,是不是遇上什么不顺心的事儿了?和妈说说。”

不待周汉英说话,周父冷哼一声:“她能有什么烦心事儿?她就是让你给惯的!”

“爸,我是您女儿吗?”周汉英一脸失望的看着父亲,“以前哥哥没结婚的时候,您对我和哥哥是一样的,可是,自从嫂子进了门,您处处看我不顺眼,就算我再懂事儿,也受不了您这么大的改变呀?

我一直劝自己,爸这样的态度,是因为嫂子是外人,需要客气点儿对待,可是爸,事实上真的是那样吗?”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儿?”周父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女儿,“我为什么处处向着你嫂子?你自己摸着良心问问自己,你嫂子嫁到这个家里,是为了什么?

汉英,做人要有良心,如果是你,明知道男方马上要出任务了,会遇上什么事儿都不清楚,就为了让男方放心,让男方父母放心,就急巴巴的结婚,你能做到?

你嫂子这样做,是为了给咱们周家留后啊,就冲着这点儿,她就是咱们周家的大恩人,别说是你了,就是我和你妈,也得垫在她下面!

你要是连这个理儿都想不明白,那真是太让爸爸失望了,如果你哥知道你这个样子,心里是什么滋味儿?”

“爸……”周汉英一脸纠结的看向父亲,“您对嫂子好,真的是因为这个原因?”

“那你以为呢?”周父白她一眼,“二十多岁的人了,还和小孩子一样争宠吃醋,你说你可真够出息的!”

“我以为爸是因为有了儿媳妇了,就觉得闺女不重要了,要不然,我……”周汉英涨红着脸,眸中满是羞愧之色,“爸您放心,我以后肯定不会再这样了,要不……要不我明天去找嫂子道歉?”

“道不道歉的是你自己的事儿,不过,你真应该去和你嫂子说说话,你说就你那态度,让人心里怎么想?没准还以为是我和你妈支使你那样做的呢。”

周母赶紧接话:“对,你爸说的对,你是应该去找你嫂子好好解释解释,她肯定误会我和你爸了,我们倒不是怕她误会,主要怕她伤着身体。

你哥走的时候可是交待咱们要好即照顾你嫂子,结果咱们不但照顾不了,还净添乱,这可怎么行,是吧?”

“是!”周汉英点点头,一脸的不好意思,“爸妈说的是,我先前真是猪油蒙了心了,为这事儿,还自己偷偷哭了好几场呢。”

“你个没出息的!”周母好笑的点点女儿脑门,“也是有了婆家要出嫁的人了,净想些乱七八糟的,你说就你这小性性,嫁到婆家去人家能受得了?”

“那就不嫁!”周汉英撒娇的搂住妈妈胳膊,“依着我自己的意思,想一直留在爸妈身边不嫁呢,等嫂子生了小侄子,我可以帮忙带着,多好?”

周父就故意道:“那你就不嫁了,在家待着吧,我和你妈肯定不会撵你的。”

“爸,我可是会当真的。”

“我也不是说假话。”

“爸,那我真的要和向涛说了。”

“说去吧。”周父摆摆手,“赶紧去。”

“您以为我不敢吗?”周汉英便爬起来,扯扯衣角,抬脚出了门。

“汉英!”周母急的要出去追,周父笑着扯住她,“行了,你以为她真能去找向涛说这个?那可是她自己看好的,我给她个台阶下,让她自己出去溜达溜达透透气罢了,你还当真啊?

你呀,虽然是做妈的,心咋那么粗?你以为她说不在意就真的不在意了?这孩子打小被你宠着,现在冷不丁的多个人和她争宠,你以为她心里真能高兴了?

看着你闺女温温柔柔不声不哈的,心思重着呢,以前那么依赖她哥,现在……”周父摇摇头,“算了,不说这个了,总有一天她会明白的,孩子总是要长大,总是要有自己的家的,哎!”

“你这是替孩子高兴还是不高兴?”周母纳闷的看着丈夫,“说你不高兴吧,听你说的头头是道儿的,说你高兴吧,你这哎声叹气的干嘛?”

“舍不得闺女出嫁不行啊?”

“她爸,你说的是真的?”周母一脸讶异的盯着丈夫,“听你说的好像巴不得孩子赶紧嫁出去有个自己的家似的,搞了半天,你都是说虚的?”

“我要是不那样说,孩子能安心找婆家嫁人吗?再说了,难得汉英和向涛条件那么般配,向家也是个好人家,我可不能拖了闺女的后腿。

咱家汉英看着老老实实的,主意正着呢,她决定了的事儿,你什么时候给她拗过来着?”周父说着笑起来,“不过,这性子随我,挺好!”

“你呀……”周母无奈的摇头,“反正好的地方都是随你,不好的地方都是随我,一辈子了,你就是看我哪都不顺眼。”

“一辈子了,你还非得和我争这个长短……”周父好笑的看着老妻,“行,这次我让着你,好的地方随你,这倔驴脾气随我,行不?”

“你说这话是真心的?”

“那你以为呢?”周父皱起眉头来,“你要是再叨叨,我可就改口了。”

“好好好,我信你,信你还不成吗,哎……”周母一脸遗撼的摇摇头,“要是有那录音机就好了,我可以把你这话录下来,等儿子回来了,放给儿子听,以后孙子生出来了,也放给孙子听,让他们知道,在这个家里,我也是有地位的!”

“瞧你那小心眼儿,这样吧,等儿子回来了,我说给儿子听,以后孙子懂事儿了,我再说给孙子听,给你立立威,成不?”

“你咋变的这么好说话了?”周母不敢相信的看着老伴儿,一辈子了,老伴儿好像就没这么顺着她的意过,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还是被小女儿给刺激的精神失常了?

“你这老太婆,不顺着你不行,顺着你也不行,还真是够难打发的……”周父边说边甩甩手,起身往外走,结果就看到女儿急急的跑了进来,吓得他迅速退后一步,才妥妥的没和女儿撞一起!(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