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更。

--------------

“女孩子家家,要站有站相,坐有坐相,走有走相,和你说多少次了,咋还这么冒冒失失的?”周父皱眉看着女儿数落道,“这眼看着就要嫁人的人了,还这个样子,你说你让我和你妈怎么能放心?咦……”说到这儿,才发现女儿眼眶红着,情绪有些不太对,便一把抓住女儿胳膊,“咋了?是不是向涛那小子欺负你了?”

“不会是你提出来不结婚,他真的同意了吧?”周母一脸紧张的抓住女儿另一只胳膊,又忍不住嗔怪的瞪一眼丈夫,“都是你出的馊主意,这不惹出乱子来了吧?”

“这混蛋,他要是敢这么顺着坡就下驴,看我不抽死他!”发狠的说一句,周父看向女儿,“汉英,你告诉爸,到底怎么回事儿,爸帮你出气!”

“爸,妈……”周汉英就用力咬住嘴唇,好半天才继续道,“婚事真的是要取消了,不过,不是我提出来的……”

“那混小子提的?”周父“蹭”的起身,“大了他的胆了,竟然敢说这种话,闺女,爸现在就去找他,问问他我闺女到底哪儿不如他的意了……”

“爸……”周汉英急的一把扯住父亲,“你先坐下,听我跟你说嘛。”

“还有什么好说的?”

“我并没有和向涛说话,我去他家的时候,正好在胡同口看到他和李玉香抱在一起,然后……”她用力咬住唇。不再说下去。

“我就说李玉香不是个好东西,你还整天当她是个好人。你这孩子啊,看着精明。其实是个糊涂蛋,她以前和你好,是冲着你哥。

后来和你好,是为了从你身上得到好处,现在好了,向涛出息了,她就把目标转向他了,哎,你这孩子啊……”周父揉揉女儿脑袋。冷哼一声,“这样心性不坚的,咱不要,不过,也不能这么饶了那小子,你说吧,是让爸去揍他一顿,还是等你哥回来了,直接把他收拾了?”

听父亲这么说。周汉英就愣愣的盯着地面发起呆来,周父周母也不打扰她,由着她自己想清楚。

“爸……”好半天,周汉英抬头看着父母。“这事儿我自己解决吧,我不能任何事情都等着爸爸和哥哥帮我解决。

我要亲口问问向涛,他为什么背着我做那种事儿。其实,他只要告诉我。他喜欢的是李玉香,我就绝对会痛快的和他解除婚约。

他现在的做法儿。我是接受不了,也没法原谅的,如果他不能给我一个合理的答复,我会去告他,让他直接连兵都当不成,更别提当军官了!”

“好,好好好……”连说了几个好,周父拍拍女儿肩膀,“这才是我周家的闺女,爸不插手,等你解决完了和爸说一声就行!”

“汉英……”周母心疼的抚着女儿脸颊,“你这孩子咋就遇上这样的事儿了呢?以后离那个李玉香远点儿,无论她说的多好听,都别和她来往了,好不好?”

“妈,您放心,无论这次是她算计我,还是真的和向涛好了,我都不会再当她是朋友,一个挖朋友墙角的人,根本就算不上是朋友,是我以前瞎了眼,落到今天这样也是我活该,不过,如果向涛真是那样的人,我倒是应该谢谢李玉香,这总比结了婚以后才发现自己的丈夫不靠谱要好的多,爸妈,你们说是吧?”

“是,你能真的这样想就再好不过了……”周父点点头,又叹口气,“这些人啊,眼皮子太浅了,就因为你哥出任务了,就抻不住了,呵呵……”

父亲没说的时候,周汉英还真没想到这点儿,被父亲这么一提醒,她立时明白了,原来,向涛和她在一起的目的,未必像她想的那么单纯!

那么,现在看清向涛的嘴脸,还真的是她赚了!

如此想着,心里对李玉香的恨意倒是轻了很多,不过,也绝对不会再当对方是朋友了。

……

罗晓琼筠豆豆等人到来之前,初夏一家子就把房子给收拾的利利索索了,是以,一行人浩浩荡荡赶到的时候,只半个小时,便都安排的妥妥当当的了。

一行人来之前,就说了筠豆豆和周汉英要跟着过来的事儿,对于筠豆豆跟过来,初夏是没有半点儿意外的,至于周汉英,她心里还真是有些纳闷,毕竟对方是有工作的。

当时电话里她也没多问,但对方来了之后,她多观察几眼,就发现周汉英的神色有些恹恹的,心里就猜到对方十有**是感情出问题了。

对女孩子来说,突然间情绪变成这个样子,除了感情还有什么?是以,她就装糊涂的拉着对方的手,说了一堆欢迎的话——这个时候,让对方踏踏实实的住下才是最重要的。

到了晚上,筠豆豆瞅空把初夏拉到屋里,悄悄和她说了周汉英的事儿。

“……她去找我道歉的时候我看她情绪不太对,就问她,开始她还不说,本来吧,我也不想多管的,毕竟她对我一直也不是特别热络,可是又一想,周汉亮还没回来,万一她真有点儿什么,到时候周汉亮难受我也愧疚,就把她拉自己屋里去,死|逼|活|逼的才让她把实情说了出来。

然后我就和她一起去了周家,公公婆婆的意见是,不用搭理向涛就行,可是咱们都是女孩子,当然能明白周汉英的心情,我就提议让她先歇个假,出来散散心,只一犹豫,公公婆婆就答应了。

请假的事儿是让我妈去办的,厂长很痛快,说是什么时候想回去上班都行……”顿一顿,筠豆豆讪讪的看着初夏,“我这样给你揽事儿,是不是有点儿过份?”

“啊?”某人画风转变太快,初夏愣了一下才明白过来,遂瞪她一眼,“你说什么呢?周汉亮和周蜜康的关系摆那儿,他妹出了事儿我帮忙还不是应该的啊?

至于说果果的事儿,就更应该了,也怪我,以前随口问了句就没再坚持,虽然说师父说了可能没有办法,但是试试总是好的嘛。”

“哎……”说到姐姐的病,筠豆豆就忍不住叹气,“我也知道,这种想法儿有些过于奢侈,但是,难得有这个机会,我还是希望能抓住,万一有好转呢?不用太多,只要她能再成长那么一点点就行。

其实,她对于交朋友,对于爱情,都是很欺待的,可是,就她现在这个样子,就算有人愿意和她做朋友,愿意娶她,我们也不敢,是吧?”

“是。”初夏握住她的手紧了紧,“别想太多,我们尽力而为,这种事儿,想太多了也无益,尤其是你现在的情况,多想点儿高兴的事儿。”

“我知道……”筠豆豆好笑的看着初夏,“我怎么觉得你现在和我说话的语气竟然和我妈有些像?难不成,做了妈妈的人就都变的这么罗嗦了?”

“不识好人心……”

筠豆豆急的打断她:“对对对,我妈就总说这句!”

初夏:“……”她是真无语了,一个比她还要大的人,竟然说她像她的妈妈一样罗嗦,叹口气,她站起身来,“行了,出去吧,你爸妈肯定想多和你聊聊。”

“他们更想聊的应该是果果,这么些年了,还从来没和果果分开过呢。”

“我怎么听着你这话有点儿酸溜溜的?”初夏好笑的拍她一巴掌,“你可别告诉我你在吃果果的醋,那可真让人鄙视。”

回头白她一眼,筠豆豆没说话。

筠凤山的工作很忙,第二天一早,就和兰爱莲离开了,走的时候,兰爱莲的眼眶子红红的,正如筠豆豆所说,她更多的是看向大女儿,这么些年了,大女儿一直跟在身边,冷不丁的分开,还真是有些接受不了。

至于大女儿的病情,昨天也咨询过齐老了,对方的回答是,基本上没有太大效果,但是,也没说死了,答应尽量试试看看。

其实,像筠果果这种毛病,也的确是急不得,脑子伤了不是一天两天了,肢体又没毛病,要想看出大的区别来,哪是一蹶而就的事儿?

林梦冉等人并不知道罗晓琼和筠豆豆的到来,是以,当她们来到林家,看到大着肚子的俩人时,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睛。

得知详情后,就开始质问初夏,干嘛不早通知她们!

“早告诉了你们,还能有惊喜吗?”初夏笑眯眯的看着几个人,“主要的,我怕影响到你们的情绪,看看都是差不多大的,人家都要做妈了,你们还连婚都没结,万一想多了,做出点儿无法挽回的事儿怎么办?”

“你这混蛋!”林梦冉恨恨的瞪着她,知道她这是在影射自己呢,前段时间,左江向她求婚被她给拒绝了,随后又一直处在后悔当中,这会儿,某人根本是在揭她的疮疤呢!

“老大,我纳闷的是,你怎么就拒绝了?”罗晓琼一脸好奇的看着林梦冉,“是你先看上左江的,也是你主动追的,现在怎么还缩头了呢?”(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