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季刚的妈妈……”钱妍小声介绍一句,便笑着和中年女人打招呼,“婶儿,咋出来了?”

季妈妈赶紧堆起一脸的笑:“半天没看着你,我不大放心,就出来看看,呵呵……”

“我看到她们来了,出来迎迎……”钱妍笑着介绍初夏和罗晓琼给对方认识,待双方打过招呼后,一行人进了屋子,行至门口,钱妍又悄悄扯了扯初夏,意思嘛,自然是让初夏别忘了帮她求情。

这倒使得初夏对季刚多了丝好奇。

钱妍并不是那种喜欢上一个人就可以不顾一切的性格,现在的她,相较于以前少了些自私,但以季刚的条件,也不至于让她坚持成这个样子。

或者,这个季刚身上真的有长辈们都没发现的闪光点儿?

屋子里坐了一圈儿的人,万老爷子、尹嫂,万玉琼、胖婶、齐老姑占一边,另一边一名中年男子应该是季刚的父亲,年轻男子自然就是季刚了,还有一名二十岁左右的女孩儿,季母进去后女孩儿赶紧起身把季母让到里面,她自己则是热情的看着钱妍:“妍妍姐,这俩位是?”

“我是林初夏,妍妍姐的姥爷是我的干爷爷。”

“我是罗晓琼,是林初夏的好朋友。”

不用钱妍介绍,初夏和罗晓琼自己报上姓名,并主动和季父季刚打了招呼,等俩人话音落下,女孩子赶紧介绍自己:“我叫季小梅。是季刚的亲妹妹。”

打招呼的空中,初夏打量了季刚几眼。

很文质彬彬的一个男孩子,相貌算是中上等。不难看,但也不是特别出挑,个子嘛有一七六左右,在这个年代算是中上等,礼貌的和俩人打过招呼后,便张罗着给俩人倒水,而且。还特意给罗晓琼倒的白开水。

“初夏,晓琼,你们都吃过饭了吧?”万玉琼看着俩问道。

“吃过了。”初夏边回答边打量万玉琼的脸色。看得出来,她并不是特别开心,神色淡淡的,和她相处了这么长时间。初夏对她也算是了解。如果她不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就是这个表情。

再看看季家的几口子,除了过于老实局促了点儿,似乎也没别的,或者,万玉琼现在就是舍不得女儿跟着季刚去受苦才这个样子的?

不过,这季家人也很有意思,明明感觉出了对方对他们的不欢迎。也因此有些不轻松,却坚持留在这儿一直尴尬着……

一大屋子的人。基本上都闷着,这感觉实在是太怪异了。

正常情况下,万老爷子是个特别注重礼节的,现在这么闷着不吱声,应该是不希望自己的多管闲事引得女儿不高兴,那么些年不来往,好不容易女儿想开了,他还是很珍惜这种融洽的相处的。

尹嫂嘛,就更不方便参与了,是以,便躲在一边和齐老姑大眼瞪小眼。

做为外人的齐老姑,就更不会掺合这事儿了。

胖婶是被钱妍请来调节气氛的,但是,就这气氛,还真是不咋好调节……,是以,这会儿看到初夏和罗晓琼进来,她有一种见到救星的感觉,连带着神色也轻松了几分。

初夏的视线又转回到季母身上,这个女人,和朱建文的妈妈简直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要不是季刚坐在这儿,她还真以为和钱妍好上的就是朱建文呢。

自从去a市和周家认过亲戚后,朱建文隔三岔五的都会来林家看看,这段时间林艳秋和周老太太陪着于桃回了a市,才没过来。

略一犹豫,初夏看着季母问道:“阿姨您贵姓?”

冷不丁的被初夏点名,季母愣了一下,赶紧坐正了回答:“我姓王。”

“不好意思,我问个题外话,您有个姐姐或者妹妹嫁给姓朱的人家吗?”

“您怎么知道?”季母瞪大了眼睛,“我二姐夫姓朱,难道您认识我二姐?”

还真是巧了!

初夏唇角绽起笑意:“他们的儿子叫朱建文,对吗?”

“对对对……”季母连连点头,“建文那孩子挺有出息的,又听话,又孝顺,是我二姐和二姐夫的命根子。”

看来,朱建文认回周家这件事儿,朱母并没有告诉娘家人,要不然,季母不会是这样的态度,或者说,如果真和她说了,她应该会知道自家和万家的关系才是。

既然她自己不想说,她自然也不能给她明晃晃的挑破了,就笑着岔开了话题,“季大哥现在是做什么工作的?”

“我现在是厂子里的技术员……”季刚脸颊透着微微的红,“我也想去当兵来着,但是验兵的时候没验上……”他指了指自己的眼睛,“我的视力不行。”

在这个年代的人心里,只有当兵才是最光荣的,尤其是在这段战事爆发的时间,是以,在说明自己的工作性质后,季刚又来了那么一长串的解释,也是在变相的告诉大家,我不是觉悟低才不去当兵的,实在是我条件不够。

“姐和季大哥是一个厂子?”初夏转向钱妍问道。

“是的。”钱妍点点头,“我们在一间办公室,他帮我挺多的,旁人都是只做完自己的事儿,绝不插手行政和工人的事儿,他不一样,忙完了自己的,什么工种需要他,他就去什么工种帮忙,一点儿也没有那种我是技术人员我就高人一等的气势。”

“技术员有什么好高人一等的?”季刚不好意思的笑,“如果没有工人,我们技术再先进,又有什么用?”

一直客套着让季父季母喝茶的万玉琼淡淡瞥了季刚一眼,又淡淡瞥一眼女儿,起身去了卫生间。

万老爷子无奈的苦笑:“小季,小王,妍妍的妈妈暂时还没做好让女儿出嫁的心理准备,你们多多担待着些。”

“明白明白……”季父季母齐齐点头应着,顿一顿,季母又道,“做妈的都是这个心思,小梅今年也二十二了,我是既盼着她赶紧找个好婆家,又害怕她找了婆家就得嫁出去。

当年大闺女出嫁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我这是俩闺女呢都这么舍不得,玉琼妹子只有妍妍这么一个闺女,肯定就更舍不得了。

而且,我们家这条件,也实在是有些太差了,妍妍嫁到我们家去,就算我们都护着她,肯定也不如在娘家过的舒坦。

做父母的,都不愿意孩子去别人家受苦,哎,心思都是一样的,我们又怎么能不理解?只是,俩孩子自己看好了,我们这个做长辈的,也只能自私一点儿了。

万叔,我和孩子他爸在这儿向您保证,以后妍妍嫁到我们家,我们一定尽全力不让她受苦,我们吃稀的,她肯定吃干的,我们干活,她肯定闲着……”

“别这么说……”万老爷子打断她,“我也心疼外孙女,希望外孙女嫁个好人家,但是,我可没想着让她嫁过去做太上皇。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家里条件没达到的时候,她就得跟着一起吃苦,要不然你们家到底是娶的儿媳妇还是娶的祖宗?

这俩人结了婚就是要互相扶持着过日子的,要不然啊,长久不了,不过,孩子们的事儿我也不干涉,她和她妈俩商量定了,我就帮着张罗。

今天你们过来,我很高兴,招待不周的地方,你们能体谅我更高兴,都是做父母的,能互相体谅着,这以后的日子也就没什么可愁的。”

这明摆着就是下逐客令了。

季父季母对视一眼,识趣的站起身来。

“万叔,那我们就不多打扰了,等过段时间,我们再过来看您……”季母边说边一把拉起还愣愣坐那儿的女儿,又冲尹嫂等人一一告辞。

一行人离开好大一会儿,万玉琼才从卫生间出来,眼眶子红红的。

“你说你这是干什么……”万老爷子叹口气,无奈的看着女儿,“难得妍妍自己愿意,你这个样子,不是让她难做吗?而且,这一家子都是老实人,以后过的穷了咱们也能帮衬着点儿,妍妍不会受太多苦的。”

“爸,这些我都知道,可是,我就是过不了心理的关……”万玉琼长长吐一口气,“您记不记得,当年妍妍爸和您见面的时候,和季刚的表现是一样一样的?

当时爸和妈越是不同意,我就越觉得他好,可是后来的事实证明,我的确是看错人了,那么今天,我绝对不可能让女儿再走我的老路,可能她现在会恨我,但是,总有一天,她会明白,我这么做是对的。”

“你呀……”万老爷子再摇摇头,“你还真的是钻了牛角尖了,这个季刚和钱爱民一看就不是一类人,当年钱爱民去咱家的时候,嘴里说的好听,眼神四处飘忽,所以我和你妈才坚决不同意,这人撒谎的时候,才会眼神不定,今天季刚在说这些的时候,你看到他眼神飘忽了吗?”

“这个……”顿一顿,万玉琼如实回答,“我还真没留意。”

“你心里存着偏见,怎么会留意呢?”万老爷子重重叹口气,“我也不是说一定要让他俩成,就是想让你啊,能以一个正常的心态去看待这件事儿。”(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