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提前设置的问题,昨天的两章发倒反了,内容已经改过来,亲们可以重新看一下。

------------------------------------------------------

“看来,你是真的喜欢季刚,要不然也不会和我们说这么多……”初夏亲热的揽住钱妍肩膀,“回去和万姑姑好好谈谈,这次,她会听你说的。”

“但愿吧……”钱妍无奈的叹气,“之前姥爷也劝过我妈,可每次都是说的好好的,回头就又倒回去了,我也是真败了。”

“这次应该不会的,那个时候我们都还不知道,万姑姑除了和姥爷说叨说叨也没别的人减压,现在不一样了,我娘,我姥姥,胖婶,每个人都拿自己当年的切身体会来劝导,哪怕万姑姑心里还是没法儿完全接受,但她已经在努力让自己做到完全接受了。

还有啊,她让我告诉你,如果真的喜欢季刚,她已经不拦着,但是希望你看清季刚这个人,看清他家里人的真实品性。

还有季刚的那个姑姑,以后会不会对你们的生活产生影响,如果会,她希望你现在就和季刚谈这件事儿,防患与未然。

万姑姑让我和你说这些,应该主是担心她若是亲口和你说会忍不住又加重语气,进尔引发你的逆反心理……”叹口气,初夏认真的看着她。“你要明白她的良苦用心。”

“我明白了……”吸吸鼻子,钱妍不好意思的笑,“看来我也犯了亲人间最容易犯的错误。缺少最基本的信任。”

一直没说话的筠豆豆就叹口气:“是人都会这样,因为总是和亲人一起生活,觉得自己对对方的一切都特别了解,反而会容易产生怀疑。

而和外人之间,会多了一份耐心,自然也就更容易接受外人的劝解,无论是你。还是万姑姑,还是我们每一个,其实经常都会犯这种错误。没办法,这是人的本性嘛。”

钱妍就笑道:“豆豆这么有感触,看来以前和兰婶也没少闹矛盾。”

“这你可真说对了,我和周汉亮的婚事。我妈当时是坚决反对的。最初嘛,是因为周汉亮的家境,后来好歹算是接受了,却又因为他要出任务,想要我们过几年结婚,在我做了决定后,我妈把我关起来了,但后来。她还是答应了我。

也不是说她真的想通了就答应了,只不过。她还是舍不得我伤心,哪怕她自己没想明白,也会做出妥协,她的反对,并不是对周汉亮意见,无非是为我的以后着想罢了。

做父母的大多都是这个样子,在面对子女的婚事上,他们可以理智的考虑很多问题,可是,当我们处在感情当中的时候,又怎么可能听得进去?

换言之,如果能真的听得进去,那说明还是爱的不够深,但不管怎么说,我们都必须承认,父母是最爱我们的人。

就算有了另一半,就算你深爱着另一半,也必须要承认这一点,因为你和另一半相处的时候,会不自觉的多了些宽容,少了些索取。

但是面对父母的时候,常常会觉得他们对我们好是应该的,只要有一点儿不如我们的意,我们就会失望愤怒。

换位思考一下,我们又凭什么那样对待父母呢?凭什么要求他们为我们付出一辈子呢?我们自己也会做父母的,要是以后我们的孩子这样对我们,我们心里是什么感觉?

当然,我说这些并不是说要什么事儿都依着父母,因为他们一心只为我们考虑,而我们,却是要为自己和另外一半双方考虑,所以,必须会产生矛盾。

可是只要我们明白了矛盾的点在哪儿,就会对他们少一些怨恨多一些理解,而他们看到我们过的幸福,自然也会转变原本的想法儿。

妍妍姐,我说的这些都是我自己的切身体会,我相信爱孩子的父母都是一样的,希望能对你有些用处。”

“谢谢……”钱妍一脸感激的看着她,“我知道怎么做了,我不应该再逃避,无论我妈对我的态度是怎么样的,我都必须让她明白,我爱季刚,可是我同样爱她。”

“嘿嘿……”罗晓琼坏笑几声,痞痞的看着她,“听你这话的意思爱季刚比爱万姑姑多,要不然,你应该说你爱季刚但更爱万姑姑。”

钱妍一脸无奈的看着她:“你这就叫挑刺儿了,这是不同的两种感情,怎么可以拿在一起比较呢?”

“亲情和爱情的区别就是,爱情可以让人飞蛾扑火,亲情却只是会让你温暖心窝,所以啊,好好厚待你的亲人吧。”

“我什么时候没厚待亲人了?”钱妍无力的看着罗晓琼,“你这可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和赵启亮从一开始就得到了家长的认可,哪能明白我们的苦处?”

“你这么说我是因为你不知道我和赵启亮在一起的实情……”罗晓琼摊摊手,“要不是我主动追他,他才不会和我好呢,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才说爱情可以让人飞蛾扑火,我多么矜持的一个人,可是在面对爱情的时候,还是做出了那么不顾一切的举动,唉,想想就矮人家一头啊……”

钱妍顺口就道:“我和季刚也是我主动的。”

“那不就结了?”罗晓琼摊摊手,“我们都是为了爱奋不顾身的女子,只有这位家伙……”她伸手戳戳初夏,“从最初就一直理智的拿捏……”她突然顿住,傻愣愣的看着前方说不出话来。

“怎么了?”钱妍边问边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随之激动的一个劲儿的戳初夏,“你家师长,你家师长……”

筠豆豆也激动起来,不自觉的就四处探询。

初夏就好笑的摇头:“拜托你们看清楚了再说,那是朱建文,不是周蜜康,看他们的表情,你们什么时候见周蜜康穿过这种衣服?”

远远站着的男子虽然长的和周蜜康一模一样儿,但是着一套中山套装,气质清雅,和周蜜康的冷硬根本就是两个极端。

其实朱建文严肃起来的时候和周蜜康是很像的,但现在嘛,远远冲几人笑着的样子,可是和周蜜康差了十万八千里。

大家这会儿也就明白过来,其实要是平常,她们也能认出来,这会儿只不过说的热乎,又恰好提到了师长筒子,就不约而同的把对方默认为师长筒子了。

“二哥,等我们吗?”离的近了,初夏主动和朱建文打招呼。

“是啊,你们在校园里没遇到妈和奶奶?”朱建文边说边往后张望,“她们下午回来了,刚才让我陪着她们一起来找你,就是怕走了两岔道,让我在这儿等,她们进去找,还真是和你们走漏了。”

初夏就一脸的纳闷:“南南北北都在家里,妈和奶奶应该更想他们才是,干嘛要跑这儿来找我?”

“这个,我也不知道。”朱建文不好意思的笑,:“她们让我陪着一起过来,我就过来了。”

“这种感觉太怪异了……”罗晓琼纠结的挠着脑袋,“明明和师长大人一模一样的长相,可是语气表情完全不一样,我越看越有一种精神错乱的感觉。”

筠豆豆附和的点头:“我也有点儿,毕竟和师长大人太熟悉了……”转而看向初夏,“你呢,看着他心里啥感觉?”

“开始的时候是觉得挺怪异的,但是处的次数多了也就适应了,就像看着喜康大哥一样的感觉,相信周蜜康回来会大吃一惊的……”初夏眸色中满是期待状,“要是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就好了,可以把大哥提前找过来,绝对能吓他个半死!”

“对对对,让二哥穿上和师长一样的衣服……”说着罗晓琼自顾自的笑起来,“你们说到时候师长大人会不会有一种自己在照顾镜子的感觉?”

筠豆豆就嘿嘿笑:“是不是照顾镜子的感觉我不知道,但是我相信师长大人肯定会吓坏了,以为他不在的功夫,有人冒充他把他媳妇给抢走了呢。”

瞄到朱建文脸上的不自在,初夏就不满的瞪着俩人:“开玩笑也要有个度哈,你们这个样子,让二哥多尴尬?”

罗晓琼赶紧道歉:“二哥,对不住哈,我们不是故意的,就是一想像那场景觉得特别喜感,您要是不爱听,就骂我们几句,我们肯定不会往心里去的。”

朱建文无奈的笑:“你这都说了,你们肯定不会往心里去的,那要是我为这点儿事去骂你们,岂不是太不男人了?”

“看看,看看……”罗晓琼咂巴着嘴看向初夏,“这就是不一样的地方了,要是师长大人,肯定是淡淡扫我们一眼,半个字都不舍得往外蹦的,看人家二哥多和善,对了二哥,您和准二嫂最近处的还好吗?”

神色微微一顿,朱建文笑着点头:“还好……”往后面瞄一眼,轻轻舒口气,“弟妹,奶奶和妈过来了。”

初夏赶紧回头,就见林艳秋和周老太太正一路小跑着过来,她就慌乱起来:“奶奶,妈,这么急着过来找我,是有什么急事儿吧?”(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