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啥事儿,就是这些天没见你,怪想的慌,想赶紧看见你……”周老太太上前一把抓住孙媳妇胳膊,上下打量着,“咋看着又瘦了呢?夏,你现在可是一个人吃饭三个人分,可得注意些,要不等你年纪大的时候,有你后悔的。”

“是奶奶总盼着我胖点儿,才觉得我又掉膘了……”初夏亲热的挎起老太太胳膊,“其实我不但没瘦,还长了一斤呢。”

“真的?”周老太太不相信的上下打量她,“就你瘦叽叽的这个样子,还长了一斤,不是骗我老太婆眼睛花了吧?”

“我敢骗您吗?”初夏看向自家婆婆,“妈,您仔细看看我,是不是觉得胖了点儿?”

“一斤哪能看出来?”林艳秋无奈的笑,“要是胖一斤都能看出来,那我这眼睛可真就离火眼金睛不远了。”

“嘿嘿……”笑两声,初夏还是忍不住问道,“奶奶和妈这么急着过来找我,真的没有什么别的事儿?”

“我要是说没有你不信是吧?”周老太太就问道。

“您要是再这么说一遍我当然信,只不过我好奇罢了,以前您和妈来,也没这么急着来找我过,噢……”她一拍脑门儿,“错了,也来找过我一次,不过那时候我是正怀着宝宝,你们担心我,现在嘛,宝宝都已经待在家里了,好像也没啥担心的,是吧?”她边说还边询求的看向几位好姐妹,几人则不约而同的转开了脑袋。笑话,人家婆媳秀恩爱,她们瞎掺合的什么劲儿?

“你这孩子……”周老太太摇摇头。“看来还是嫌我和你婆婆对你不够好,要是你娘这么说,指定不会这么些个疑虑。”

初夏一脸无奈的辩解:“奶奶,您这样说可就冤枉我了,我是觉得我这么大的人了,又有晓琼豆豆陪着,您和妈有啥不放心的?

再说了。以前妈和奶奶过来都没这么着急着见我,我这不自然而然的就以为家里又出什么事儿了,这纯属条件反射。”

周老太太就哼一声:“那你和我说。要是今天这事儿放在你娘和你爹身上,你会不会也有这么多的想法儿?”

“奶奶……”初夏好笑的摇摇头,“您这可真就是难为我了,我爹娘对我是什么样的您也知道。如果是他们。肯定就巴巴的跑过来了。”

“这不就结了……”周老太太摊摊手,“说明还是区别对待,还是嫌我和你婆婆对你不够好嘛,所以啊,以后我和你婆婆要加倍努力才是啊。”

“妈说的是,咱们还是得努力啊,这么一比,我才觉得我做的真的是不够好。要是让小蜜知道了,心里肯定不舒坦。”

“那是。他把媳妇交给咱们照顾,咱们没给照顾好,他能舒坦吗?”

“对对对,妈,还是您看问题看的明白!”

“……”

初夏一脸无语的看着一唱一合的老婆婆和婆婆,半晌,叹口气:“奶奶,妈,你们就饶了我吧,行吗?”

跟在后面的罗晓琼和筠豆豆憋笑都快憋出内伤了,筠果果则是一脸好奇的打量着几个人,这会儿就插话道:“初夏,周奶奶和周大娘那么亲你,你为什么要让她们饶了你呢?你还不喜欢别人对你好吗?”

“是啊,难道你不喜欢我们对你好?或者说,对你好的人也要入得了你的眼才行?”周老太太拍着林艳秋的肩膀叹一声,“看看咱俩,要不是这么聊起来,还真不知道自己有多惹人嫌呢。”

“看来奶奶和妈是受了什么刺激了……”初夏耸耸肩膀,打量打量俩人,“大嫂和妍妍还有钱婶也回来了吗?”

周老太太笑道:“为什么换话题?咱们的问题还没解决呢。”

“我这个问题和刚才的问题是一致的,我就是想知道,是不是大嫂那边发生什么事儿,让妈和奶奶受刺激了。”

“你这孩子啊……”周老太太就点着她的脑门笑起来,“的确,我和你妈是受刺激了,但不是受你大嫂的刺激。

这次回去不是帮你大嫂处理她妈妈户口的问题嘛,事情办的也算是顺利,以后你钱婶就跟着你大嫂他们生活了,也算是了了你大嫂的一桩心事。

结果往回走的时候,遇到了你大嫂的高中同学,叫李新梅的,她当年和你大嫂关系还不错,就拉着一起聊了一会儿。

那女孩子一看就是个知书识礼的,还领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儿,结果你大嫂一问,才知道她离婚了,孩子的爸爸一个月探视孩子一次。

问他们离婚的原因,说是自打嫁过去,男方家的长辈就有点儿嫌弃她,后来生了儿子以后,只对孩子好,对她仍然是不冷不热的。

本来吧,她也想就那么凑合下去的,结果有个原本处的不错的女同学调动工作和她在一个办公室直班了,她就发现,人家的公公婆婆和丈夫是真好。

相处的久了,她越咂么,越觉得自己不能再在那个家里待下去,就向男方家里提出了离婚,当时孩子才一岁,考虑实际情况,就把孩子判给了她。

我和你妈回去就在反思自己,觉得自己做的也是非常不到位,好在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只要我们用心做,你们肯定会把我和你妈当成是亲奶奶亲妈的。”

“奶奶,妈……”初夏一脸无语的看着俩人,“你们这可真是闲的没事儿干了,什么事都愿意往自己身上揽。

无论是我还是大嫂,都觉得遇上奶奶和妈这样的长辈,是我们的福份,又怎么会嫌你们对我们不好呢?

倒是你们,要是再加倍速的好,我们可就手脚都不知道往哪儿放了。

凡事儿都要有个度,要是过了,就大家都不舒坦了,所以啊,我还是希望奶奶和妈就像以前那样对待我就好。”

“这孩子,对你好点儿竟然还推三阻四的……”周老太太摇摇头,看向林艳秋,“你咋说?这主意可是你出的,我就是跟着你唱边角儿的,所以,现在主意还是要你自己拿。”

“妈,您一直是主角好不好,哪能叫唱边角儿?”

周老太太就不耐烦的摆摆手:“好吧,不管谁是主角,你告诉我,你打算怎么办吧。”

“听初夏的吧。”林艳秋叹口气,“咱们也是钻牛角尖了,刚才初夏这么一说,我也觉得咱们有些过于敏感了。

不说别的,就咱家初夏和于桃的性格,再加上他们俩对小夫妻间的感情,就绝对不会发生那户人家那样的事情,孩子觉得怎么舒服,咱们就怎么做吧,妈您觉得呢?”

“那就听你的。”周老太太笑呵呵的拍拍初夏肩膀,“以后你是咱们家的老大,你说怎么做,我和你妈就怎么做。”

初夏连连摆手:“奶奶,咱可不好这样说的,我再不要脸,也不可能觉得自己是老大。”

周老太太就撇撇嘴:“我是说关于你的事儿让你说了算,又没说家里所有的事儿都让你说了算,你这么急着往外推什么?”

初夏:“……”有这么欺负人的长辈么?

……

“奶奶和妈有没有絮叨你?”晚饭后,趁着长辈们热聊的功夫,于桃拉着初夏回了房间,关紧了房门才问道。

初夏就点点头:“是有点儿反常,我问她们,说是因为遇到了大嫂的同学,受到刺激了,但我还是觉得夸张了点儿。”

于桃就叹口气:“的确有那个原因,你不知道,这些天在家里,妈和奶奶对我热情的都快让我不知道怎么办好了,就差吃饭喂到我嘴里去了。

虽然她们嘴上不说,但是我猜着,肯定和梅小凤结婚有关系,虽然明知道咱们俩不可能发生变故,但一时间还是免不了担心。

尤其是你,老三不在家,一个人带着俩孩子,她们倒不是担心你会生出什么外心,就是生怕委屈着你,让你对这个家失望。

我已经劝过她们了,可她们嘴上应的好好的,回头还是我行我素,我就是怕你摸不清情况不知道怎么做,才拉你来说说的。”

“奶奶和妈都答应不再这么过份热情了,但是具体怎么样,还是要待几天看看再说,哎……”叹口气,初夏一脸无奈的道,“也不能怨她们受到影响,周爱萍,周中康,周楠萍,一个接一个的出问题,她们嘴上不说,心里一直崩着弦呢。

尤其这段时间战况激烈,周蜜康一时半会也回不来,她们心里的忧虑就更多了些,毕竟我的年纪摆在这儿,她们会担心我也是正常的。

其实,我有时候心里也是慌的要命,可是,又能怎么办呢?除了让自己装的特别镇静,努力的让家人放心之外,我真的没别的办法。

只要他不平平安安的回来,我的心就不可能放下来,这个时候,我又哪有心思想些这个那个,可是偏生的,这种话题也不能和奶奶和妈说,所以,只能都这么别扭着了。

就算再亲近,和他们相处的时间摆在那儿,遇上事儿了,难免会考虑的多一些,担心的多一些,我不会怪她们的,大嫂放心吧。”(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