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qdread”并加关注,给《先婚厚爱》更多支持!

一更。

------------

“你的性格要是一直不改,最终会把人都得罪干净的……”罗晓琼一脸不郁的看着王美凤,“怎么可以出了事儿就往别人身上推,一点儿都不反思自己呢?”

罗晓琼是王美凤的表嫂,身份摆在那儿,而且说的又在理上,虽然王美凤心里不高兴,嘴上却是没敢反驳。

她又不是三岁的孩子,不可能做起事儿来真的不管不顾的,她对初夏的不客气,是从小就形成的习惯,哪怕现在初夏高嫁了,她还是做不到俯首贴耳。

对罗晓琼,虽然以前见过,却算不上熟悉,所以,尊重起来就比较容易,最主要的是是她有些惧怕赵启亮,而且她已经把初夏得罪了,可不希望再把赵启亮也给得罪了,那以后她就真的是半点依靠都没了。

对于王美凤的反反复复,初夏已经适应了,也懒得搭理她,见龙龙睡的正香,罗晓琼自己待在这儿也能照顾好他,便站起来:“晓琼,我先出去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龙龙醒了你喊我。”

“好,你去吧。”虽然巴望着初夏留下来陪自己,但是,也知道她不愿意看到王美凤,罗晓琼便痛快的应了下来。

而且,她也想趁初夏不在的时候。好好和王美凤谈谈,不管她能不能听得进去,她都要好好利用一下自己这个“大嫂”的身份。

“美凤。你能说说你对初夏的感觉吗?”待初夏出了门,罗晓琼便照直问道。

“大嫂,我不说你应该也能想到吧?”王美凤叹口气,“大嫂和初夏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自然是什么事儿都向着她的,而且,看我这个样子对她。肯定也是看不过眼的。

但是,有些事情,想要改变。真的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做到的,你不得不承认,初夏小时候真的太气人了,也太没出息了。

一个比自己差那么多的人。突然高高的站在了自己头顶上。是个什么感觉?我知道,我妒忌的没有道理,但是,让我不妒忌,真的不可能。

当然,你是不可能有这种感觉的,你嫁给了大哥,虽然条件没法儿和周家比。但是比起一般的人家,却是不知强了多少倍。

而且以大哥的出息。将来你指定是稳稳的官太太,要是我有这样的机会,我也不会怪初夏,我不只不会怪她,还会高高的捧着她。

嫂子必须承认,能有今天,都是我这个亲表妹的功劳,可毕竟我才是她的亲表姐,为什么她可以帮别人,却不能帮我?

她家困难的时候,我们一家子挨着饿从牙缝里省粮食给她们家送过去,不念别的,就念着这事儿,她也应该拉扯我一把吧?

我承认,我是有些虚荣,要不然,考试也不会考砸了,大姐以前在家务家,底子没我好都能考上,是为什么?

当然,我这么说不是怀疑大姐抄袭或者是走了后门,我的意思是,她轻装上阵,没有任何心理负担,发挥的自然比我要好。

如果初夏也给我定心丸吃,我的成绩绝对不会不如大姐!嫂子,如果你是我,你肯定也会一肚子意见的,真的,你真的别不信,人只有自己摊上了,才能真正的有切身体会。”

沉默一会儿,罗晓琼叹气:“我记得上次见你的时候,你已经和初夏和好,也表示以后要好好和她相处,甚至还发誓说,早晚要考上大学,让别人看到你的能耐。

可现在,你的态度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儿,难道,就是因为那个叫鲁平的男人?难道离了他你就没法活了?”

“我的情绪和他的确是有关系,但最主要的是我看不到未来,心里觉得特别压……”顿一顿,长长叹一口气,王美凤看向罗晓琼,“嫂子,你能不能告诉初夏,让她去和那个林初夏说说,别缠着鲁平了,只要她帮了我这一件事儿,以后无论我过什么样的日子,都不会再怪她。”

“为什么你不自己和她说?”罗晓琼淡淡看着她,“你不觉得你的性格有很大的问题吗?你把自己所有的不幸都归罪到了初夏的身上,我就纳闷了,她又不是你的爹妈,也不是你的长辈,凭什么就要处处让着你,处处替你着想?”

“我也没让她处处让着我,处处替我着想,我就是希望,她能像对待别的亲戚一样对待我,说真的,我现在活的太累了。

为什么我特意跑到县里复习,就是因为在老家闲言碎语太多了,以前我和强家的事儿没人不知道的,走到哪儿都是指指点的。

原本赵启艳没出事儿的时候,大家还不当着我的面说,后来她被刘振强骗了的事传出去后,人家直接不忌讳我了。

说白了,那些人就是欺负人,要是小姨一家对我好点儿,他们敢那样当着我的面胡说八道吗?要不是这样的事儿多了,我哪来的这一肚子怨气?

嫌我对她不好,可她对我呢?眼睁睁的看着我被欺负,她半个手指头都不伸,她真的比我强吗?呵呵……”

“得,你又钻死胡同了……”罗晓琼一脸无奈的看着她,“我还是那句话,你呀,总是要求别人对你好,自己却什么都不付出,而且不只不付出,还要没事给人家捅上一刀子,人家又不傻,凭什么就要对你好呢?

说到你家以前帮初夏,事实上,是你娘帮初夏一家子,你和你爹都拦着吧?当时施恩的又不是你,凭什么现在你要摘果子?

当初就为了你娘帮初夏一家子,你和你爹可是没少给你娘甩脸子,连带着对初夏一家甩脸子,人家不记你的仇就不错了,你还要求人家还恩,我也真是服了。”

“嫂子处处向着她们,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叹口气,王美凤苦笑,“我还巴巴的跑来和嫂子说这些,真是上赶着找没脸呢。

算了,我也不难为嫂子了,毕竟嫂子和初夏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又是最好的朋友,嫂子这样做,没什么不对的。

不过这么说起来,初夏运气真的是一般人没的比,小姨小姨夫对她的疼爱就不用说了,你们一家子一直待她好的不得了,找个婆家也是处处宠着她,这人啊,真的是有福气的就福气大的没边儿,没福气的呀……”她摇摇头没再说下去。

当一个人钻了牛角尖的时候,道理是听不进去的,王美凤现在就是这个情形,如果说原本她已经想开了,那么现在,却是因为鲁平,又原原本本的倒了回去,说白了,当初还是没有真的想明白,要不然,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的。

知道劝不了她,罗晓琼也就不再在这个话题上扯下去,她还在月子里,懒得和这种人生气,而且,该尽的心她已经尽到了,对方不领情她也没办法。

反正对初夏来说,有没有这个表姐都是无所谓的,权当她刚才是多管闲事了。

看着拉拉被子躺下的罗晓琼,王美凤就知道,人家这是下逐客令了。

“嫂子,你睡吧,我出去帮着忙活了。”暗自叹一声,王美凤抬脚往外走,到了门口,却是又忍不住回头盯着罗晓琼看。

她是希望对方能喊住她的,刚才说到初夏一激动,她把想说的话给忘了,如果可以,她还是希望大嫂能多在大哥面前替她美言几句的。

想到这儿,她又有些想要捶自己的脑袋,明明知道嫂子和初夏亲近,她干嘛要当着她的面说那些?难不成对方还能倒戈向着她不成?

中午饭吃饺子,人太多,长辈们都插了手忙活,初夏这个技术最差的便负责看孩子,她倒是想把俩小东西放车子里,可是刚学会走路的兄弟俩,对走路这件事儿正新鲜着,哪舍得老老实实的待在车子里?

院子里已经抬来了一些桌子凳子,实在是不方便,初夏只好拉着两小只来到院外活动,帮不上手的王金松也跟了出来。

已经达成了不宠惯孩子的协议,对于热爱走路这项活动的俩小东西,初夏自是不会惯着,往门口一放,就由着他们去了,毕竟腿脚还不稳,摔倒是常事儿,初夏也不上前扶,就远远的站着指挥俩兄弟自己爬起来。

“姐,我扶着他们好不好?”在边上观望了一会儿,王金松终于忍不住了。

“不用扶,有了依赖性反而学的慢,这个样子才是真的对他们好。”初夏笑着打量他一眼,“眉头都快拧成疙瘩了,这是心疼的?”

“是啊,他们才那么小,姐怎么舍得让他们那么摔呢?而且,城里孩子不都娇惯吗,姐你不破他们滚一身土生病啊?”

“不会生病的,放心吧。”初夏笑着叹口气,“要是你姐也能像你这样和我相处该多好……”好吧,她承认,她是在套话呢。

不为了别的,为了大姨的日子好过点儿,她也是希望自己能尽一份心,要不然,姥姥姥爷大概是不会跟着他们去京城了,老人年纪大了,还是留在城市里安全些,上次的危险事儿,她可不想再发生了!(我的小说《先婚厚爱》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