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到。

-------

林初夏的心事重重,让罗晓琼看不下去了,就照直道:“你在这儿巴望着急也解决不了什么,还不如正大光明的出去看看呢。”

被说中心事,林初夏脸“刷”的就红了,刚才嘴里说着不介意,现在却在这儿眼巴巴的张望着,她这不是自己打自己的嘴巴子吗?

“我不是盼着见他,就是想看他和王美凤在做什么……”咬咬唇,林初夏照实说出自己的想法儿,“他到现在都还没来找我,大概,他之前的话是真的信不得的。”

伸手拍拍她肩膀,初夏没多说什么,这种事儿,外人还真的是没法儿掺合。

虽然林初夏嘴上说不喜欢鲁平,但是,相处了这么长时间,怎么可能真的是一点儿感情没有?尤其,对方之前的表现又是那么称心如意。

“妈……妈……”

房门推开,与个小小的人儿摇摇晃晃的走过来,一人抱住初夏一条腿,口齿清楚的唤着,“妈妈……妈妈……”

被这个巨大的惊喜给惊呆了的初夏好大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赶紧蹲下身子,搂住粉糯糯的俩小家伙儿,“好宝宝,真是妈妈的好宝宝。”

“这怎么……眨眼间就会说话了?”坐炕上的罗晓琼亦是一脸的震惊,这俩小子之前怎么逗都不吱声儿,为这个,初夏可是一直在犯愁呢,这倒好。说张嘴就张嘴了,还口齿那么清楚,真是……太神奇了!

跟着俩小家伙过来的乔英就笑:“俩小家伙在那边已经喊了一串了。太奶奶,太爷爷,太姥爷,太姥姥,老太姑奶奶,姥姥,姥爷……等等。反正所有的人都没落下。

包括老太姑奶奶这种发音特别拗口的,也喊的非常清楚,我做了这么多年的医生。还是第一次见不到一岁的孩子,正式开口说话后,能这么快的掌握呢。”

“我之前还怕他们懒说话懒说话的真嘴头子不利索呢,这下子可放心了……”长舒一口气的初夏。分别在一对宝贝额头上亲一下。“乖宝,以后可不能吓唬妈妈了。”

“嗯!”俩小家伙齐齐点头,看那认真的小眼神儿,好像真的能听明白一般。

早就站起来的林初夏,一脸羡慕的看着初夏,比自己还小呢,就做妈妈了,还是这么一对粉雕玉琢的聪明娃儿。搞谁家娶了这样的媳妇儿能不当宝一样护着啊?

还有这对小家伙,长的真是太好看了!

感觉到她的视线。一对小家伙抬头,随之冲她甜甜的笑,看得她心都要融化了,也从来没像这一刻,那么盼着结婚——结了婚才能有这么可爱的小宝宝。

顺着俩小宝贝的眼神看过去,初夏就笑:“这是姨姨,和妈妈一个名字呢,你们也喜欢她?那就喊声姨姨。”

“姨姨。”

异口同声甜糯糯的呼喊声,使得林初夏有些手足无措,随之,从口袋里掏出两张五元的钱,一个小宝贝手里塞一张:“哎,哎!”

“不用的……”初夏赶紧从孩子手里把钱夺出来,重新塞回林初夏口袋里,“你还要上复习班,还要照顾家里,自己留着吧,他们可不缺钱花。

不过你别多想,咱们也都算是知根知底的,没必要搞那些虚的,等你将来负担轻了,过年的时候我带他们去找你讨压岁红包。”

“第一次见面,他们又这么喊我,我是真的想要尽一个姨姨的心意……”林初夏再次把钱掏出来,一脸认真的看着初夏,“你帮了我那么多,我也没什么回报你的,当然,这十块钱可不能算是回报,但这是我现在能力范围之内的事儿,您就让俩孩子收下,好不好?”

初夏一脸的无奈:“你真的用不着这么客气。”

“我不是客气,我是真心的。”

“好吧……”没办法,初夏只好点头应允,林初夏便把两张钱复又塞回俩小宝贝的手中,“姨姨……”俩小宝贝又异口同声的唤了一声。

坐炕上的罗晓琼不满的撇起嘴:“偏心,还没喊我姨姨呢。”

“你是他们的大舅妈,怎么能是姨那天?”初夏白一眼呷干醋的某人,“把俩小家伙抱到炕上坐着,“快和大舅妈打招呼,要不她不喜欢你们了。”

俩小家伙愣愣的看着初夏,那小眼神儿分明是在控诉,这句太长了,我们不会!

“大……舅……妈……”自以为看明白俩小宝贝控诉的初夏,赶紧放慢了语速,一字一顿的教俩小家伙。

“大舅妈!”

俩小家伙利索的喊完之后,罗晓琼直接笑的不行了:“你太小瞧他们了吧?人家说的利索着呢,刚才不说是因为你说了那么长一句,人家才嫌太长了。”

初夏这会儿也意识过来自己闹了个大乌龙,就无奈的点点俩小家伙额头:小混蛋,竟然敢逗妈妈玩儿,晚上不吃饭了!”

“别装猛的了,这个你说了可不算……”罗晓琼冲她翻个白眼儿,“不信你饿他们一顿试试,就算你不心疼,那一大揽子的长辈也要心疼死了。”

“你就不能当着孩子的面儿给我留点面子?”初夏瞪她一眼,“我给他们少吃一点总行了吧?从现在就要给他们养成做错事必须受惩罚的习惯!”

“至于吗?”罗晓琼一脸的无语,“还不到一岁的孩子,你给人家点儿自由好不好,想想你小时候,怎么好意思这样对南南北北?”

“至于……”初夏认真的看着罗晓琼,“你现在的做法我非常不赞同,要是再大上一点儿,我这么教育他们,你在这儿替他们说话,你想想他们会怎么样?”

其实刚才话一出口,罗晓琼就后悔了。

之前为了教育孩子的事儿,初夏和赵玉兰和周老太太还有万老爷子等人都争究过,她不希望在教育孩子的时候,别人偏帮孩子。

事实上,她也觉得初夏说的有道理,孩子还没有分辨事非的能力,只是根据自己的本能去选择做事的方式,如果有人教育,有人回护,孩子肯定会顺着那个回护的意思来,而且久了,还会讨厌那个负责教育的……

“对不起,我刚才嘴太快了,就是和你斗嘴斗习惯了,忽略这点儿了。”知错就改,是罗大小姐的最大优点。

“知道就好,算了,我也有错,用不着那么严肃的和你说这事儿……”初夏叹着气摸摸一脸好奇看着她和罗晓琼的南南北北,“你们俩小混蛋,害得我把你们大舅妈给训了,这帐先记着,等你们大了,让大舅妈揍你们一顿出出气。”

罗晓琼、乔英、林初夏:“……”有这样做妈的吗?是亲的吗……

俩小家伙在龙龙的满月宴上正式开口,赵家人是最开心的。

这是多大的好兆头?!

是以,俩小家伙在这儿待了没多会儿,就被赵老太太跑来寻走了,她要和村里的老人们显摆一下自家的大外孙,还不到一个月呢,啥称呼都会喊了!

趁着这功夫,林初夏也跟了出去,结果转了一圈儿也没发现鲁平的身影,无奈,她就又返回了初夏和罗晓琼待的屋子。

不是初夏懒出去帮忙,实在是今天日子特殊,大舅妈他们都太忙了,初夏必须在这儿帮着罗晓琼照顾龙龙,这可是赵老太太和大舅妈特意叮嘱的。

林初夏进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初夏在给龙龙换尿布,就忍不住笑:“我开门的一刹那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呢,这一幕刚才分明就已经经历过了,呵呵……”

“姥姥和大舅妈怕大嫂把龙龙的小腿给掀折了,叮嘱我一定要好好教导大嫂怎么给龙龙换尿布,所以,你推门进来看到这一幕是非常正常的。”初夏边说边点点瞪着小眼睛直直盯着她的小家伙,“羞羞,长大了姑姑可是要告诉你媳妇儿,小时候是姑姑给你换尿布的。”

小家伙没牙的嘴就咧了开来。

“你咧的什么嘴?”罗晓琼一脸无语的看着儿子,“才一个月听到媳妇就知道咧嘴笑,将来绝对是个娶了媳妇忘了娘的混蛋!”

“瞧你这醋罐子娘……”初夏好笑的瞄一眼罗晓琼,对着小家伙道,“现在就开始吃醋了,看来啊,你以后有的烦了,娶个媳妇回来,天天看妈和媳妇争宠,啧啧……”

“别忘了,你可是俩呢。”罗晓琼幸灾乐祸的看着她,“而且你们家南南北北长的那祸水样儿,将来绝对给你招一群一群的小姑娘,到时候可是有的你招待的。”

“有得我招待的?”初夏撇撇嘴,“你以为我会有那个闲心吗?谁招惹的谁招待,我才不瞎伺候人呢,除非确定是我儿媳妇儿的,要不然,谁也别想沾着我一指头的便宜,哼!”

看着俩人斗嘴斗的不亦乐乎,一直插不上嘴的林初夏就有些着急,她是想问问初夏,来的客人除了在这院子里和几间屋子里,还会去哪儿,毕竟她是跟着乔家人来的,实在不好贸贸然的跑出去找人。(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