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更。

----------

“没找到鲁平?”

“是啊,我找了一圈儿,都没看到他,也没看到王美凤。”见初夏终于发现了自己的存在,开始搭理自己了,林初夏赶紧说出了她的疑惑。

“那还用问嘛,肯定是出去溜达去了呗……”罗晓琼边说边翻个白眼儿,“要真是那个样子,你觉得你还有找他的必要吗?”

“我……”林初夏一脸的纠结,是啊,如果真的是罗晓琼猜想的那个样子,她似乎也没有去找他的必要了,更没有摇摆的必要了。

一个哪儿利大就往哪儿扑的男人,谁敢指望他会一辈子对一个女人好?

“你等着,我去各屋给你找找看看……”初夏站起身来,对乔英道,“大嫂,麻烦您帮忙照看一下这俩小混蛋。”

“这还用说嘛,本来就是我带过来的……”乔英笑着在俩小家伙嫩脸蛋上亲亲,“我倒是巴不得让我多带他们一会儿呢,就是怕一会儿老太太们就都找过来了。”

“去果园。”

“什么?”没听清小家伙说的什么,乔英耳朵往前凑凑,“南南,你刚才说什么表舅妈没听清楚,你再说一遍。”

“他说去果园儿……”已经到了门口的初夏,回头瞪一眼大儿子,“今天不能去果园儿,龙龙弟弟要过满月,等忙完了才能去。”

小家伙一脸的迷茫,直愣愣的盯着初夏。那小眼神似乎在控诉,妈妈为什么生气呢,昨天我们不是去果园了吗?

被小家伙那么干净纯真的的大眼睛盯着。初夏的心立时软成了一滩水,当即转身回来,轻轻搂住俩儿子并分别在额头上亲一下:“听话,下午妈妈带你们去果园儿玩,好不好?”

“嗯。”也不知道真听明白了还是假听明白了,反正俩小家伙齐齐点头,笑眯眯的回亲了妈妈一下。看得乔英一脸的稀罕,“这俩小家伙,可真聪明。苗苗三岁的时候才像他们这么懂事儿呢。”

对此,初夏也有些不确定,就道:“他们也未必真懂,只不过是从表情上判断大致能猜到我的意思吧……”

“那也是聪明懂事儿。要一般的孩子。你让他猜去……”罗晓琼边说边用手指点点龙龙小脑袋,“你可千万不能太笨了,要不然,以后在俩哥哥的衬托下,绝对没人喜欢你,连媳妇儿都讨不上!”

敢情还记着那会儿的梗,在吃未来儿媳妇的醋呢?初夏一头黑线的瞄她一眼,转身出了门。那边林初夏可是还在一脸着急的等着呢。

几间屋转了一圈儿,还真是没发现鲁平和王美凤的身影。初夏便找到赵玉兰,小声问:“娘,看没看到王美凤?”

“找她有事儿?”赵玉兰边问边直起身子四处张望,“我记得那会儿在院子门口看到她来着……”

“我找她没事儿,是那个和我一个名字的女孩子找不到男朋友了。”

“就那个县长的儿子?”

“嗯。”初夏点点头,“本来是因为三个人在一起别扭,这不林初夏过去晓琼那边待了好大会儿,她男朋友也没找她,就有些惦记,我让她自己出来找找,结果没找着。

我就估摸着有可能让王美凤把人家带出去了,才再过来核查一遍,还真是让我给猜对了,娘,你说我大姨咋就养了这么个闺女?

别的不说,今天是龙龙的满月宴,她就算有什么打算,也别在这时候瞎叨咕,到底还要不要脸了,真是服了她了……”

“她要是要脸就不让你劝林初夏把男朋友让给她了,更不会由着自己的爹去和别的女人做那种事儿,就她这样的,为了自己想要的,什么事儿做不出来?”叹口气,赵玉兰推女儿一把,“你回屋去吧,我出去找找看看。”

“让大姨和娘一起去吧。”初夏提议道。

“别了,你大姨的烦心事已经够多了。”

“可是娘去了王美凤未必听。”

“我去了她不听,你大姨去了照样不听,我也不要她听什么,只要今天别闹出什么不要脸的事儿来就行,就她那样的,不叮嘱叮嘱,我是真不放心。”

赵玉兰这话的潜台词初夏当然明白,这也是她为什么着急找到王美凤的原因,万一让别人发现了什么不妥的事情,虽然丢人的是王美凤,但她毕竟是赵家的外孙女,人家说叨的时候能不连带上赵家?

尤其今天正好是龙龙的满月宴,要真发生了什么丢人的事儿,家里的长辈哪个心里能痛快了?

初夏推门进去的时候,见林初夏巴巴的看着她,就冲对方笑笑:“是不在院子里,我娘去找他们了。”

“那就好。”长舒一口气,林初夏不好意思的笑,“我不是挂着他怎么样,我是真的担心这样的日子闹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来。

当初我答应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太姑奶奶是不太同意的,她说看鲁平的面相不是个良配,但是,我毕竟也不小了,就想处处试试。

要是今天这样的日子,传出什么闲话来,我对不起赵家,也对不起太姑奶奶,当然,我自己也非常伤心,毕竟,我答应和他在一起,就是打算好好和他过一辈子的,哎……”

“你这也好纠结,既要顾忌这个,又要顾忌那个……”无奈的摇摇头,罗晓琼一脸认真的看着林初夏,“不过,谢谢你能这样替我们着想,我一直以为,你是担心鲁平和王美凤在一起,才急成那样的。”

“我的确是担心他们在一起才着急的……”说着,林初夏又赶紧解释,“我的意思是说,我担心他们万一做出什么亲密举动来,毕竟村里人好多都认识王美凤……”

罗晓琼打断她:“那你自己呢,如果发现鲁平已经和王美凤走的亲近了,你心里是什么感觉?你现在能确定了吗?”

“失望……”顿一顿,林初夏又道,“还有愤怒,他既然是这样的人,就不应该跑我家里去对我家里人献殷勤。

我之所以答应他,就是因为他去我家里的所作所为让我以为他是真心的,现在看来,我还真的是太幼稚了。

可关键是,我爹娘他们都以为我和他的事儿是铁板钉钉了,要是我告诉他们我和他散了,他们肯定特别难过,这是我最愤怒的。”

初夏就叹口气:“其实你最大的问题是,别人对你丁点儿的好,你会有种受之有愧的感觉,你答应和他在一起,和这个也有很大的关系。

男女谈朋友,男人大方一些是应该的,当然不是让你占他的便宜,但是,也用不着别人给予一点儿,就要想方设法的还回去。”

林初夏扫一眼初夏,迅速低下头,小声嗫嚅着:“可是我要不还回去,就好像我是贪图便宜才和人家在一起的,我会心里特别不踏实,生怕别人看不起我。”

“她就是这个样子……”乔英无奈的叹气,“奶奶说她多少次了,用不着分得那么清楚,有时候适当的接受一些别人的帮助,并不是坏事儿。

可她总是听的时候连连应着,做的时候还是按照自己的标准,不说别的,来我家工作这么长时间了,奶奶送她点儿东西,她就一定要花钱去给奶奶买个同等价钱的礼物。

现在搞的我们一家子都不敢送她东西了,本来她挣的钱养她那一大家子就有些困难,要是我们再跟着这么掺合,还不累死她?”

罗晓琼好笑的看着林初夏:“别说,你和王美凤还真是两种性格的极端,王美凤是觉得,所有人对她好是应该的,让她占便宜也是应该的,而你呢,却恰恰相反,如果鲁平是个聪明的,肯定会选你,要是个糊涂的,就没法儿说了。”

初夏纠正道:“现在根本就不是聪明糊涂的问题,是功利不功利的问题好不好?”

“这倒也是……”叹口气,罗晓琼摇摇头,“别说我站着说话不腰疼,就凭他现在肯跟着王美凤出去,我就把他否了,一个三心二意的男人,根本不值得嫁。”

“我也是这样想的……”林初夏一脸认真的点头,“我急着找他,只是希望他今天别惹事儿,满月宴结束后,我第一件事儿就是和他说明白。”

“决定了?”乔英直直的看着她,“先前我们劝你的时候你可是很坚决的,现在真的想通了?”

“想通了,也想明白了,原来我是急了点儿,哎……”叹口气,林初夏不好意思的笑,“还是因为虚荣,总是希望能为爹娘争光,让他们在村子里抬起头来。”

几人正说着这事儿,赵玉兰过来了,脸色有些不太好看,还没等她开口,林初夏就站起来:“婶儿,您为这种事儿上火,不值当的,只要别让外人看了笑话,咱就不生气,行不?”

赵玉兰纳闷的瞄向自家女儿,这是什么个意思?

“娘,坐下说话……”初夏笑嘻嘻的拉自家老娘坐下,“我们都猜到了,林初夏也想的挺清楚的,就是为了让今天的满月宴大家都欢欢喜喜的,等一散了,她就和那个花心萝卜拜拜。”(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