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更。

-------------

“你们干什么?!”林初春气得大喊一声,上前扯起林宝海的胳膊用力拽,“儿子打老子,你怎么下得去手?!”

“兔崽子,你不知道什么事儿别瞎掺合,当初是你爷答应我把屋子烧了的,结果现在倒打一耙,全赖我身上了,这样的爹,不打都对不起他……”

“你们……”林初春涨红着脸看一眼站在他身后的初夏,“姐,您先回去吧,行李我自己收拾,收拾好了我就过去找您。”

“初……初夏来了啊……”看到站在门边儿的初夏,杨爱华一脸的讪讪,“咱们……咱们去那边屋里坐会儿吧。”

“你这是来干什么?看热闹的?”坐炕上的林老太太一脸讽刺的冲初夏笑,“年纪轻轻的,心思怎么能这么歹毒呢?

孩子,做人不能太绝了,就算你婆家人现在待你好,不代表着永远看不清你是个啥样的人,到时候,你哭都没处哭去。”

“老太太,您以为大家都和您一样呢?”初夏好笑的看着她,“就你们家这些龌蹉事儿,我早就猜到了,用不着以为露了馅就恼羞成怒。”

这会儿功夫,林宝海和林老爷子也住了手,略一愣怔,林老爷子冷哼一声:“我们家的事儿用不着你管,这个家里也不欢迎你来!”

“放心,以后就算你们求着我来我也不会再来的。要不是听初春替三婶说好话,我也不会过来的……”初夏嘲讽的一笑,“果然。我还是心太软了。”

“姐,对不起。”林初春一脸歉疚的看着初夏,他很后悔刚才和对方说的那些话,要是知道家里会是这样的一副子场景,他无论如何都不会让对方一起过来的。

是的,他还是心太软了,他就知道。这个家里的人是不应该相信的,这,将是他最后一次相信他们。包括……他的视线看向杨爱华,眸色中是满满的失望……

被儿子看的有些心慌,杨爱华急的一把拉住他的手:“初春,娘不是不想拉开你爷爷和你爹。娘是没愣过神来。要是你再晚一会儿进来,看到的肯定就不是刚才那个样子了。”

“愣不过神来还知道喊不要打了?”林初春叹口气,“我就不应该相信你的,但是,既然已经做了决定,我也不会更改。

今天我也当着大家的面把丑话说下,如果以后我的工作有所起色,我会承担我该承担的责任。但是,你们要想通过我向初夏姐求什么。是万万不可能的。

而我,也绝对不会本着不劳而获的想法让初夏姐帮我,顺便告诉你们,我会跟着初夏姐一家子去京城,直接在那边参加考试。

原本我真的没这个打算的,是娘的说法儿触动了我,我和初夏姐说的时候,她也赞同娘的说法儿,她跟我一起来,是想和娘说明白,生怕娘担心我过去受屈的。

我没拦着初夏姐,是希望能化解两家的恩怨,以后但凡能和平共处还是不要再闹腾的好,只是没想到,看到的却是这样的场景,得到的却是这样的态度!”

“哎……”重重叹一口气,杨爱华冲初夏深深鞠了一躬,“夏,三婶知道,在你心里三婶是个两面三刀的。

其实,三婶也知道自己性格的矛盾点在哪儿,总是希望别人说自己好,又总是不想让自己吃半点儿的亏,但这世上,哪有那么正好的事儿?

久了,为人处事上就总是透着一股子奸滑的味道,事实上,有些事情的处理上,也的确是不讨人喜,但是,我并不是不承认自己缺点的人。

以后,我会尽我所能改正自己的缺点,也绝对不会逼着初春做他不愿意的做的事情,更不会逼他为难初夏你!”

难得的,她竟然真的承认了自己的部分缺点。

对于杨爱华这个人,初夏的评介不高,但是比郑三巧要高的多。

她比郑三巧有文化,眼界也不是郑三巧能比得了的,她愿意帮初春,除了念着初春值得帮,再就是念着杨爱华不像郑三巧那么糊涂。

“三婶放心,以前初春帮过我,现在,我只是在回报他,我的原则就是,对我好的人,我一定加倍对他好,欺负过我的人,我不至于加倍还回去,但也绝对不会做不计前仇的傻子。

初春,你自己收拾收拾吧,我回家等你。”话音落下,连看都不看林老头林老太一眼,初夏转身就往外走。

“她真答应带你去京城了?”待初夏身影消失,林老爷子看着林初春问道,林宝海和林老太太也眼巴巴的看着初春,等待着他的回答。

“是。”林初春应一声,看向杨爱华,“我就是听了你的话,也念着你终于说了次实话,才决定顺着你的意做的。

但是说实话,我现在后悔了,不过我也想明白了,要是留在家里,少不了的看你们没有底线的闹腾,我真真的是看够了,所以,眼不见为净吧。

至于以后的事儿,我还是那句话,我会凭自己的努力去达成想要达到的目标,唯一的改变是我不再拒绝善意的帮助。

你们也别在我身上打歪心思,我只是去宝河叔家住一段时间,我会把生活费记帐的,等我有能力了,我要一笔笔的还给他们。

属于你们的那份孝敬,必须要等我能力了的时候再考虑,所以,你们安安稳稳的在家待着,要是表现的让我满意了,孝敬我会给的,要是表现的太让我失望,对不起,我权当自己是个孤儿好了。”

说完,林初春转身去了自己的卧室,留下一屋子的人面面相觑……,随后,杨爱华拔脚往儿子房间走,她已经失去了一个儿子,这个,可是坚决不能再失去了!

有那么一刹,她甚至后悔了自己给儿子出的主意,如果儿子考不上大学,可以一直留在家里,这个家,就绝对不会散了!

但随之,她就否决了自己的自私想法儿,以前,她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以后,她要努力的让自己做一个合格的母亲。

她,真的不想把两个儿子都失去!

进了房间,把门关上,杨爱华从口袋里掏出一小卷儿纸票,“这是娘给人绣花的工钱,你拿着,等娘再攒下来,就给你寄过去。”

“不用了。”林初春伸手推回去,“我和初夏姐说好了,先借她们家的,以后等我有能力了,再一点点儿还。

娘……”他直起身子,认真的看着杨爱华,“在这个家里,唯一值得留恋的也就是您了,虽然有时候您总是藏着掖着的,但是,从本质上说,您和爷爷奶奶还有爹是不一样的。

如果有一天我有能力了,娘又不想在这个家里待着,我会把娘接到身边的,但是在此之前,娘只能靠自己了。”

“春儿……”杨爱华一把抱住儿子,哽的说不出话来。

“娘,我都明白的,您是觉得您是做媳妇儿的,要想方设法的讨得公婆欢心,才能让我们做小辈儿的跟着沾点儿光。

说实话,您所有的一切并不是为了您自己,以前您更亲初秋的时候,我是不平衡来着,但是,现在回过头来想想,您不喜欢我,也是正常的。

打小我就是个嘴笨的,性子又硬,一点儿都不懂得变通,和嘴巴甜,性子活络的初秋比起来,自然是不讨喜的……”

“别说了……”杨爱华打断儿子,“娘白活一把年纪了,才会把初秋的性子养成那样,孩子犯的错,都是爹娘的错啊,要是我多用一点儿心,好好的教导,又怎么会让他走到今天这一步?”

“哎……”重重叹一声,林初春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房子烧毁又重建后,家里就真是穷的叮当响了,想要从初春那儿得到帮助的希望破灭后,林初春就整天闷闷不乐的。

后来,一听说春妮家要招上门女婿,他立马来精神了,和家里人连知会都没知会一声,就悄悄的和李家签了卖身契。

现在的林初秋,是李家的上门女婿,和林家已经半点儿关系都没有了,他去找过他,家里的长辈也都去找过他,人家连理都不理,

……

前往a市的路上,林初春一直陷在各种思绪中,看上去神思有些恍惚,盯着他看了半天,林宝河叹口气,伸手拍拍他肩膀:“舍不得家?”

“啊?”走神中的林初春没听明白林宝河说的什么,就愣愣的盯着对方,一脸的疑惑。

林宝河笑道:“我问你是不是舍不得家?”

“当然没有……”林初春叹口气,“我只是在琢磨,我们家变成这个样子的根本原因,也希望有一天,我能让他们多多少少发生一些改变。”

“春妮家怎么会招初春做上门女婿?”得知初春做了春妮家的上门女婿,初夏是一肚子的疑惑,印象中,春妮可是有个弟弟的,而且和她的年纪差不了多少,在农村,只有家里没有男丁的人家才会招上门女婿呢!(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