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更。

--------------

周汉英坐在李玉香的旁边,自然是将她的小动作尽收眼底,留意到她眸中的恨意,眉头不自觉的皱了皱,略一犹豫,她伸手扯了扯李玉香。

“怎么了?”李玉香脸上迅速换上笑脸儿。

“我要去卫生间,你陪我一起吧。”周汉英道。

李玉香的注意力全在筠豆豆和虎虎身上,不想陪着周汉英去,语气就有些不耐烦:“出了门往右走大概十米,你就能看到厕所了。”

“我知道厕所在哪儿,我就是想让你和我一起去……”周汉英直直盯着她,“你是我带来的,我不在的时候,你自己留在这儿不好。”

没想到周汉英会说的这么直接,李玉香愣怔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当即挤出个笑脸儿:“汉英,看你这话说的,我和叔婶认识这么些年了,小侄子的满月宴我当然要来参加,如果你嫂子有什么不满意的,我会向她解释的,你放心吧,我肯定不会惹她生气,好不好?”

“不好……”周汉英坚定的摇头,“你还是和我一起去吧,你也知道,我爹娘并不喜欢你来,我嫂子就更不用说了。

其实,你为什么一定要来参加满月宴我心里明白,现在当着亲戚的面儿,我给你留面子,你也给我留面子,行不行?”

“汉英……”李玉香一脸受伤的看着周汉英,“咱俩那么多年的朋友。经受过那么多的矛盾还是朋友,你还不相信我吗?”

“如果你真的当我是朋友,就别再让我为难。”

“好吧。”重重的叹一口气。李玉香站起身来,拉着周汉英一起往外走,脸上的神色却是极其的阴沉,一看就是在生气。

到了厕所门口,见周汉英还在扯着自己往前走,李玉香就用力的挣她回来,“你看看你。就几步路的地方也能迷了方向,要是没有我和你一起,怎么能放心?”

“我当然知道厕所在这儿。我说上厕所只是要找个借口,我拉你出来是有话和你说……”周汉英边说边拖着李玉香继续往外走,“如果当我是朋友,就别再在这儿争论。”

留意到几个服务员在盯着两个人看。略一犹豫。李玉香随着周汉英往外走。

俩人最终停在院子里的小花坛旁,这个位置可以把周围的环境看的清清楚楚,又恰好有一张长椅,倒是个谈话的好地方。

“汉英,你这是怎么了?”李玉香笑吟吟的看着周汉英,“你是不相信我还是担心我会做出什么破坏气氛的事儿是吧?

那你可真的是多虑了,我今天坚持要来,就是希望满足一下自己的心愿。你也知道,最初和你做朋友。是因为我喜欢汉亮哥。

我做梦都想着有一天能成为汉亮哥的媳妇儿,喊叔婶一声爹娘,喊你一声妹妹,可惜,我最终还是没有那个福气。

的确,今天看着筠豆豆抱着虎虎,我心里是极其羡慕的,当然,也包括了妒忌,如果没有她,或者今天坐在那儿的主角就是我了。

哎……”叹口气,她苦笑,“算了,这些都已经是不可能的事儿了,就不说了,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不要错过虎虎成长中的大日子,你是我最好的朋友,这个愿意一定要满足我,好不好?”

“你的意思是,以后有关于虎虎的大日子,你都要参加?”周汉英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李玉香问道,“你不是在和我开玩笑吧?”

“这种事儿我会开玩笑吗?”李玉香讨好的抱住周汉英胳膊,“你要是不帮我可真的就没人能帮我了,汉英,你不会那么狠心的,对不对?”

“你觉得你这样做有意义吗?”周汉英定定的看着她,“你以为你说的这些我会相信吗?”

“汉英,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对汉亮哥的感情是什么样的没人比你更清楚的,你怎么能怀疑我呢?我也是女孩子,也是要脸面的,明知道叔婶那么讨厌我,还厚着脸皮跑过来,你说我图什么?

你应该很清楚,无论我现在对汉亮哥做什么,都不会改变他不喜欢我的事实,所以,你要是担心我会破坏你哥和你嫂子的关系,大可不必。

别说他不在这儿,就算是他在这儿,我怎么努力也没用,我就是爱屋极乌,喜欢虎虎,想要参与到他的生活中去,退而求其次的满足自己的愿望而已。”

“咱俩朋友多年,我还真是第一次发现,你睁着眼说瞎话的本事这么高,刚才你的手都攥成那样了,看着虎虎的眼神恨不得掐死他,现在还能说的自己多疼他一样,你说我得多傻才会相信你?

没错,我还真的是傻,要不然,也不可能和你做这么多年的朋友,更不可能被你一次次的背叛,还继续和你做朋友。

就算没有朋友又如何?回想一下,我为什么没有朋友?呵呵……”轻笑两声,周汉英摇头,“要不是你捣乱,我怎么可能除了你以外,一个朋友都没有呢?

以前,我真的没往这方面想过,就以为是自己的性格问题,别人不愿意和我一起玩,却没想到,所有的一切都是你在从中作梗,哎……”

“汉英,你是因为我和向涛的事儿一直不原谅我吗?”李玉香皱眉拉住周汉英胳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和向涛在一起根本就是为了救你。

你太老实了,怎么可能禁得住向涛那张嘴的哄骗?而你的性格是认准一件事儿,就绝对不会回头的那种,我就怕万一你和他真好上了,到时候他会毁了你的一辈子。

所以,我才会主动去接近他,勾|引他,事实证明,我的担心是对的,我只是冲他稍稍一示好,他就倒戈了。

你以为他和我分手是他不要我了?真正的实情是,我发现你已经对他失望了,从那段感情中走出来了,才故意惹怒他,让他提出分手的。

女孩子被人甩的名声好听吗?可是我为了你,愣是背上了这样的一个名声,你不但不感激我,还记恨我,汉英,你可真的太让我失望了!”

周汉英无奈的抚抚额:“玉香,你现在还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说过实话吗?”

“汉英!”

“你用不着做出一副子特别委屈的样子,我真的不是冤枉你,前些日子我见过向涛了,所有的事情他也都和我说了。

你先别急着争辩,也别说什么他的话都没法儿听,谁说的是真话,谁说的是假话,我还是能分得清楚的。

让你来参加虎虎的百岁宴,是我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毕竟我们那么多年的朋友,我珍惜这份友情,不是到了万不得已,我是真的不舍得舍弃的。

可惜,你做的太让我失望了,行了,今天的满月宴你参加到这儿就够了,以后,也别再来找我,我们家的事儿就更和你没关系了。

你也别猜我和向涛怎么着了,就我的性格来说,只要他背叛了一次,这辈子就不可能再和他怎么样了,而且,原本我也没有真的想和他在一起,只不过正在犹豫的时候,他就做出了那样的决定,倒省了我的心了。

所以,真的要说起来,我还是那句话,谢谢你让我认清了一个人,没有把自己的一辈子搭上,也是念着这个,我一直不和你计较。

但现在,我不可能再和你交往下去了,妒忌已经冲昏了你的头脑,我怕再和你在一起,终有一天你会做出伤害我家人的举动。

没错,无论你做什么,我哥都不可能多看你一眼,但是,我不希望因为你的存在,让我嫂子和我哥之间产生矛盾。

我哥结婚的时候,你已经做的够过份的了,现在你和向涛分了,天知道你会做出什么样的更吓人的举动,我不敢冒这个险,也绝对不会冒这个险。

如果还想要脸面,你就老老实实的离开,要不然,等会被人扔出去的时候,可别嫌我没有提醒你,我哥的朋友,可是没有我这么好说话的!”

李玉香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周汉英,她无法想像,这一大串无情的话,竟然是从老实到有些窝囊的周汉英嘴里说出来的。

而且,周汉英有多么渴盼友情她是再清楚不过的,这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就什么都不在意了?就敢这样对她大呼小叫了?

从小到大,不都是她在周汉英大呼小叫的吗?不是什么事儿都是周汉英听她的吗?

眼看着周汉英要抬脚离开,李玉香一把扯住她胳膊:“你是不是因为我给栾大江写信,才故意这样的?”

“你给栾大江写信了?”周汉英唇角绽开讥讽的笑容,“李玉香,你可真够能耐的,是不是,但凡和我有关系的人,你都要去掺一脚?随你的便吧,你愿意给谁写信是你的自由,关我什么事儿?”

李玉香急急的道:“你别误会,我给他写信,是替你说好话的,当初你放弃他选择了向涛,我挺替你可惜的,所以就想着帮你一把……”(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