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更。

---------------

“大江挺好的。”初夏回头打量周汉英一眼,“你和大江一直没联系?”

“没有。”周汉英不好意思的垂下脑袋,“是我对不起他,我哪好意思再联系他,要不是刚才李玉香提起给他写过信,我也……我也不会问。”

“你这个性格吧……”叹口气,初夏认真的看着她,“的确是有些纠结,不过,年轻的时候人都容易犯这种错误,不知道到底要找个什么样的,犹豫来犹豫去,等到真的失去了再后悔,还好,你现在意识到自己的问题也不晚。”

“三嫂,你比我小。”周汉英嗫嚅着,“你就没犯我这样的错误。”

“我就算是想犯也没机会……”初夏摊摊手,“所以说起来,我还是很羡慕你有机会犯这样的错的,好歹,这也是成长的一部分嘛。”

“三嫂你就别安慰我了,我自己的毛病我知道……”说着,周汉英的脸红到了脖子根儿,“其实,我当时就是觉得自己比大江大,才犹豫的,不是别的。”

“你的意思是,还喜欢他呗?”

“嗯!”犹豫一下,周汉英抬头认真的看着初夏,“我已经知道自己性格的缺点,所以,我决定逼着自己改变。

既然当初是我的错,那我就从哪里跌倒再从哪里爬起来,三嫂你把大江的地址给我好不好,我给他写信。我再主动追他一次!”

“这事儿,还是等他回来以后再说吧……”初夏叹口气,“大江年纪还小。也没经太多的事儿,这个时候,先别扰了他的心思,好不好?

我答应你,等他回来了,我第一时间帮你们牵线搭桥,如果大江因为以前的事儿心里有障碍。我来帮你解释。”

“谢谢三嫂……”周汉英的眸子立时变的亮晶晶的,“三嫂写信的时候能不能跟三哥说一声,让栾大江别相信李玉香的话。她就是故意唬弄人的,她的想法我太清楚了,如果大江立了军功,升了军官。她就会巴着大江不放。如果大江没立军功,那她立马就会翻脸不认人!”

初夏点点头:“好,这话我一定带到了。”

“三嫂,你真好!”

初夏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帮你就是好,不帮就是不好?”

“不是不是……”周汉英连连摆手,“我的意思是,三嫂都不生气我以前做的错事儿,还帮我。我特别特别感激三嫂,我嘴笨。不会说好听的,但是,我心里可有数儿呢,三嫂放心,我以后会好好对嫂子,再也不带些乱七八糟的人回去惹嫂子生气。”

“那是再好不过的了,豆豆和你哥结婚没多久你哥就去出任务了,她也挺不容易的,你再时不时的给她添点堵,她心里该多难受?

不过你放心,她并没有生你的气,只是有时候你不向着她,会让她有些失落,从今天起,好好的待她也不晚,等你哥回来,看到一大家子和和美美的,肯定特别开心!”

“嗯,三嫂,我听你的,以后我有什么决定不了的事儿,就向三嫂讨主意,好不好?”

“好啊,不过你也可以向你嫂子讨主意,再怎么说,她接触的东西也比你多一些,要想和她亲近,你就要信任她,对不对?”

“对!”用力点点头,周汉英一脸不好意思的笑,“我这脑子总是转不过弯来,好,以后我有事情拿不定主意的,就先问嫂子,要是嫂子也拿不定主意,我就问三嫂,这样可以吧?”

“当然可以!”初夏冲她笑笑,“现在可以进去了吧?”

“嗯。”用力点点头,周汉英起初夏的胳膊继续往里走,走两步,又忍不住小声道,“没咱到李玉香的声音,估计是去装胳膊去了。”

“她又不傻,你以为她会举着只掉下来的胳膊进来闹啊?”初夏好笑的看着她,“刚才你说话语无伦次的,不会脑子里一直在担心这事儿吧?”

周汉英就不好意思的笑,等于默认了初夏的说法儿。

初夏无奈的笑:“你还真是够单纯的。”

周汉英就更不好意思了,她比人家大好几次呢,竟然什么都不懂,真是太丢人了!

俩人坐下后,罗晓琼捅捅初夏胳膊,小声问道:“那李玉香呢?”

“被汉英赶走了。”

“真的?”罗晓琼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初夏,“怎么舍得?”

“听你这话说的,要是让汉英听见多伤心?”初夏白她一眼,转移了话题,“豆豆回房间了?”

罗晓琼点点头:“嗯,要不是为了等你,我也回去了,我娘带着龙龙先过去了,要不,你也过去和我们一起吃呗?”

“我晚一会儿过去吧,咱们都走了,这桌子空这么多位子不好……”初夏把声音压的更低一些,“好歹我现在是代表着周蜜康呢,要是我走了,没准周叔周婶误会我是生气了呢。”说这话的时候,她眼角往周汉英的位置瞟了瞟,罗晓琼就明白过来,“好吧,那我先过去了。”

周父周母没看到李玉香也是有些意外,趁着亲戚们吃的热火朝天的时候,周母拉着女儿小声问道:“李玉香去哪儿了?”

“娘,回家我和你说细的,现在我能说的是,她走了,以后,我和她再也不是朋友了。”

周母点点头,没再追问下去。

自家女儿的性格她是知道的,既然这样说了,就一定是真的是那么回事儿,看来,李玉香是做了什么让女儿伤心到极致的事儿了,要不然,以女儿的性格,是断然做不出这样的决定的。

这当中,或者还有周师长媳妇的功劳吧?

如此想着,周母感激的看了初夏一眼。

恰好初夏也看过来,略一琢磨,就明白了周母的意思,遂回予对方一个善意的微笑,想了想,便冲周父周母道,“叔,婶,南南北北应该差不多醒了,我过去看看,一会儿再回来。”她在这儿,大家都盯着她,实在是太不自在了,都知道南南北北还不足一岁,她这样打了招呼离开,也不会让人多想。

“好,好好好。”两口子赶紧站起来连声应着。

吃饭之前俩小家伙就睡了,这会儿倒成了初夏离开的借口。

“到底怎么回事儿?”初夏一进门,罗晓琼就迫不急待的问道,“那李玉香怎么舍得离开?她今天来不就是为了吊金龟婿的吗?”

“对噢……”初夏猛的一拍脑门,“我还真没想到这点儿,算了,走都走了,她有没有这个目的都无所谓了……”

待初夏把李玉香之前的所做所为讲述完毕,筠豆豆脸都气红了:“这女人也太混蛋了,下次让我遇到她,看我怎么收拾她!”

“也别让她遇到我!”罗晓琼恨恨的道,“没脸没皮的还敢耍赖,这种女人,就应该让她一辈子嫁不出去,被人看笑话!”

“嫁不出去算是最坏的结果吗?”刘美君慢悠悠的道,“咱们应该祝她最终找一个好吃懒做的无赖才是!”

“原来最狠的是咱们小君君啊……”罗晓琼笑着搂住刘美君肩膀,“我以后可不敢得罪你,整起人来太不留情了!”

“放心吧,就算你得罪了我,我也不会那样整你的。”刘美君冲她笑笑,“我的狠只对敌人,在朋友身上,是绝对不会用上这个字的。”

“我信。”筠豆豆点头,“美君平时看着特别好说话,但真有人惹到她了,是绝对会后悔的,关键的时候,比晓琼都要果断。”

“晓琼就是个嘴厉害……”刘美君瞥一眼罗晓琼,一脸嫌弃的道,“想想她之前跟在徐主任身边的时候被人捉弄成那样我就替她害臊,那么多的大靠山,能混到那程度,也真够有出息的……”

“人家不是不希望徐主任难做嘛……”

“不是……”初夏打断罗晓琼,“你其实是关乎自己的事情,往往下不了狠心,但是,关乎我们的事情的时候,你就比谁都果断了。”

略一琢磨,刘美君点头:“还真是这么回事儿……”她转头认真的看着罗晓琼,“对不起,刚才冤枉你了,揍我吧。”

“我才懒得揍你呢,硌的我手疼……”罗晓琼懒懒的笑着,“我给你记着帐,将来要用着你的时候,你得第一时间听我差遣。”

“没问题!”刘美君好笑的看着她,“所以我说你是标准的刀子嘴豆腐心吧,明知道关乎你们的任何事情我都会义不容辞,还提出这样的要求,根本就是给我放水嘛。”

“这都让你看出来了……”罗晓琼笑嘻嘻的看着她,“要是念我的情,以后就加倍的对我好,对了,我在班里发现一个好男人,也是a市的,要不要我介绍给你认识?”

筠豆豆扭头看着她:“你说的齐杰?”

“对。”罗晓琼点点头,“你不觉得他和咱们美君很配吗?”

“来,击个掌!”

“你也是这样认为的?”罗晓琼一脸惊喜的看着筠豆豆,“真的假的?”(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