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更。

-----------

“妈,你怎么会丢我的人呢?”自从回到筠家,筠豆豆还没见兰爱莲这个状态过呢,就不敢再激着她来,放柔了声音道,“妈,我是怕进来人打扰到我们说话,反正这儿都是信得过的人,妈要是有什么心里话,就和我们说说,好不?”

“嗯?”兰爱莲就抬起头来一个个的打量,赵玉兰有些不自在的站起来,“你们娘几个聊,我就先出去了。”

“不用。”筠豆豆一把拖住赵玉兰,“玉兰婶,您不用避开,您和我妈的年纪差不多少,有些事情,您看得比我们远,正好留下我妈出出主意。”

“嗯,玉兰你坐下……”兰爱莲迷朦着双眼冲赵玉兰笑,“我只是喝的有点儿过,并没有喝多,我心里明白着呢。你想想我刚才在外面的样子,再看看我现在,是一回事儿吗?”

的确,兰爱莲在外面的时候除了脸红的吓人,其他的倒没什么异常,进了这间屋子后,应该是放下了心防,整个人的精神状态看上去就有些涣散状儿了。

“其实真没什么,我就是高兴……”兰爱莲继续冲大伙儿笑,“高兴了总要有个表达方式嘛,然后,就多喝了几杯,呵呵……”

“妈你这是多喝了几杯的事儿吗?”筠豆豆无奈的看着自家老妈,“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妈喝成这个样子呢。

以前高兴的事儿也不少,您咋没喝的这么过?而且。您整个人看上去就是不对劲儿,我是您女儿,用得着瞒我吗?”

“我以前见过一次……”咬咬唇。筠果果有些忐忑的看着兰爱莲,“妈,今天爸爸没和您吵架吧?”

“今天这大喜的日子,你爸和我吵什么架?”兰爱连揉揉脑袋,“好吧,我告诉你们就是了,也不是什么不能说的事儿。谁没年轻的时候?

我和筠凤山认识的时候,他是有对象的,就是岳爱珊。筠家和岳家的条件相当,两家长辈也都已经见了面,亲事基本算是定下来了。

然后突然的,岳爱珊就和筠凤山提出了分手。说是俩人不合适。问她具体哪里不合适,她就说是俩人性格不合适。

这事儿一听就是借口,筠凤山是性格特别好特别能容人的那种,要是和他都合不来,那她可真是挑刺挑的厉害了。

后来一打听,筠凤山才知道岳爱珊和他分手是为了她哥岳爱军,岳爱军在厂子里和工友打架,把工友给打成了重伤。厂子里要开除他,为了岳爱军的前途。岳家人去那工友家求情。

那工友家的长辈便要求岳家把岳爱珊嫁给自家,只要岳爱珊嫁过去了,打架的事儿就私了,要不然,该怎么办怎么办。

为了儿子,抽家只能牺牲女儿,岳爱珊又是个孝顺的,只能选择和筠凤山分手,知道这情形后,筠凤山去找岳爱珊,想着和她一起承担。

可是,他那时候也是个穷光蛋,他能拿出来的钱,齐家根本不接受,所以最终,岳爱珊还是嫁到了齐家去。

哪怕我和岳爱珊是朋友,对她的选择我还是不理解,但同时,我心里也有些窃喜……”兰爱莲摇头笑笑,“没错,我是有些卑鄙了,那个时候想到的是,我终于有机会和筠凤山在一起了。

所以,我们俩在一起是我主动的,开始的时候,筠凤山是拒绝我的,后来,他也是顶不住家里的压力了,才答应和我在一起。

他是个好男人,从答应和我在一起,就真的是一心一意的待我,这也是我爸为什么全心全意扶持他的根本原因。

我爸当时说了,一个专一的有责任心的男人,无论在任何事情上,都是值得信任的,事实证明,老爷子还真是看对了。

筠凤山可以对所有的女人无视,唯独对岳爱珊做不到,虽然当初是岳爱珊主动放弃的,但是,岳爱珊也是可怜的,所以,他也一直在关注着她的生活,每每她需要帮助的时候,他肯定第一个伸出援手。

果果说见过我喝多一次,那次也是因为岳爱珊,我是女人,我当然希望我的丈夫心里只有我一个,我不希望他对另外一个女人是不同的。

但筠凤山说,让他看着岳爱珊受苦他去半点忙不帮他做不到,他说他对岳爱珊的帮忙,只是因为在心里把她当成亲人。

我其实也理解筠凤山的做法儿,但是,只要看到他对岳爱珊的不同,我这心里就像着了火一样,可偏生的,我还要装着不介意的样子,继续和岳爱珊做朋友。

其实,我这么做只是因为我缺乏安全感,总是希望可以亲眼监督着他们,万一他们之间有什么不对,我可以第一时间发觉。

今天,我本来是没请岳爱珊的,但是,她竟然来了,是筠凤山特意打电话请她来的,我知道我应该理解,但是……”叹口气,她没再说下去。

婚姻中的女人都是善妒的,像兰爱莲,原本就不是特别宽容的性格,会有这样的烦恼就更不奇怪了,是以,她说完后,房间内陷入了久久的沉默。

筠豆豆是在消化这件事儿,她还真的是第一次听说,理智上她知道这件事儿任何人都没有错,但是情感是,她还是向着自家妈妈的。

其他人则是一下子知道这样的事儿不知道怎么劝才好,感情的事儿,没法说谁对谁错,劝解,就更需要技巧了。

“玉兰,你以前遇到过这样的事儿吗?”兰爱莲把视线转向了赵玉兰,“嗯。”对方就点点头,“在我之前,宝河也是有个对象来着,因为嫌宝河穷,女方家的长辈不同意,俩人就散了,我们去京城的时候,还遇到过,她也做了些小动作,不过最终事情都解决了。”

赵玉兰说的时候,兰爱莲的表情一直在变化,原本,她只是顺口一问,觉得俩人年纪相差不大,对这种事儿的看法应该是一致的,却没想到,对方竟然也遇到过这样的事儿!刹那间,她就有了一种找到知己的感觉!

“你能理解我的心情,对吧?”兰爱莲问道,这次问的目标极清晰,直冲着赵玉兰去的,反正其他人都是小辈儿,她这样做也没什么不礼貌的。

“当然。”赵玉兰点点头,“没人希望自己的丈夫对别的女人和对自己一样好,甚至,对别的女人并不比对自己好,只是有一点儿不同,我们心里就挺不是滋味的。

事实上,男人对咱们的要求也是一样的,所以说,咱们这个样子并没有什么错处,婚姻当中,男女的关系本就应该是这样的,对吧?”

“对对对……”兰爱莲连连点头。

“不过……”伴随着兰爱莲的应答声,赵玉兰话风一转,道,“这事儿真的不能怨男人,要是他们品性不好,可能这些女人也不会一直盯着他们,当然,我说的是宝河之前的那个,她是真的想要巴着宝河帮忙的,宝河心软,她就得寸进尺了。

听嫂子你说的这个叫岳爱珊的,但是和那女人不一样,她也是个可怜的,筠大哥帮帮她,应该的确是出于同情。

其实,这事儿虽然我们心里不舒服,换一个角度想,筠大哥这样的做法正说明了他心地善良,要是那种心眼不好使的,这会儿不定怎么盼着人家过不好呢,嫂子你说是不?”

“这倒也是……”兰爱莲就叹气,“有时候,我倒真盼着他心硬一些,但是,想想,要是那样,他也就不是他了,当年我中意他,就是看中了他的人品,哎,人啊,就是这么矛盾,自寻烦恼!”

“我觉得嫂子应该开诚布公的和筠大哥谈谈,听听他最真实的想法儿,对方说的是真是假,共同生活了那么多年,嫂子应该是可以听出来的,又何必这样互相折磨?”

“好!”兰爱莲点点头,“我听你的,哎……”她叹口气,“早知道我就不喝这么多了,客人都还没走,我倒先失踪了,这让人家怎么说嘛,哎……”

“妈,我问你件事儿,你要如实回答我……”筠豆豆认真的看着兰爱莲,“妈的不开心,除了岳姨之外,还有没有别的?”

“别的?”兰爱莲愣愣的看着女儿,“你指的是什么?”

“虎虎姓周不姓筠,和这个有关吗?”筠豆豆索性照直问了出来,这是她们最初的猜测,虽然老妈现在说的理由和她们的猜测八杆子打不着,但是,她还是想要问明白,免得以后再出现这样的状况。

沉默了好大一会儿,兰爱莲才点点头:“有一点儿,席间的时候,我听有人小声议论,说筠家就要绝了后了,我这心里……”

叹口气,兰爱莲没再说下去,原本她不同意女儿和周汉亮在一起,就是希望要么给女儿找个背景好的,要么,就找一个愿意入赘的,结果,最终却是哪一条都没遂了她的意……

“妈和爸在一起,是妈主动的,所以,妈总在往自己身上揽责任,觉得没生儿子,就对不起爸……”犹豫一会儿,筠豆豆认真的看着兰爱莲,“可是妈问过爸是不是真的介意吗?”(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