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更。

--------------

“我对岳父肯定比对我父亲好……”强调完这句,齐杰又赶紧解释,“不是我绝情不孝顺,我长这么大,从来没见我爸真心的待过我妈和我,在他的眼里,我妈就是他娶回来洗衣做饭生孩子照顾孩子的,而我,就是为他老了预备的保险。

从我生下来,就是我妈一个人在养我,我妈的工资要用来做全家的生活费,交我的学费,我爸的工资只负责他自己的吃喝玩乐。

我上初中以后,饭量比小的时候见涨,我妈的工资根本就没法儿维持一家子的生活,我妈就想求我爸每个月交一点生活费,结果,我爸把我妈打的在床上躺了两天。

从那个时候起我就发誓,我一定要闯出个样子来,让我妈过上好日子,不让我爸欺负她,不让我爷爷奶奶瞧不起她。

那次以后我妈就和我说,为了让我能继续念书,为了不让我爸太欺负我们,她决定接受一个老朋友的帮忙,只是,那个老同学是男的,如果别人说坏话,她让我不要听。

对于当时的我来说,还搞不明白这件事儿和我们的生活到底有什么关系,我只知道,从小就是妈妈疼我,所以,妈妈说什么,我都会无条件的支持。

妈妈说的老朋友就是筠叔叔,妈妈特意请他去了我们家,我到现在还记着那一天,筠叔叔穿着笔挺的军装。往我们家一站,我爸就怂了。

从那以后,我们家的日子总算是太平了些。虽然我爸断不下的和我妈吵架,但是,却再也不敢动手了,因为筠叔叔走的时候说了我妈就是他的妹子,我爸要是欺负我妈,他不会饶了我爸。我爸最怕的就是穿军装的,尤其筠叔叔又比我爸高壮。他是真的怕筠叔叔。

当然,我爸还是会和我妈吵架,每次都是骂我妈不守本份。至于怎么个不守法儿,却是不敢说,开始我不明白我爸骂的是什么意思,大了。也就渐渐的明白了。

筠叔叔的官越做越大。我爸对我妈的态度就越来越软,有那么一段时间,我对我妈的做法儿也是极不赞成的,甚至还在心里埋怨我妈丢人。

但是,现在我才真正的明白,我妈为了我到底付出了多少,她是一个特别善良特别爱面子的人,可是为了我。她却做了她最不愿意做的事儿。

所以,这辈子。我就算是拼了命,也没法儿完全报答我妈对我的恩情,如果美君希望结婚以后不和婆婆一起生活,大概是不可能的。

我喜欢美君,是真心的,但是,在还没有开始的现在,我希望你们把我唯一的要求告诉她,别的,我都可以听她的。”

无端端的说了这么多,分明就是在解释岳爱珊为什么让筠凤山帮忙,说白了,这一通的话根本就是说给筠豆豆听的。

对于父亲帮岳爱珊这件事儿,筠豆豆原本也是不怎么赞成的,的确,岳爱珊的遭遇挺让人同情的,但是,她不喜欢她的懦弱。

如果是她,肯定会第一时间和自己爱的人逃离那一家子算计她的人,但是,不同的年代,不同的性格,还真的没法儿说谁对谁错。

现在,听齐杰不动声色的把岳爱珊的动机说出来,筠豆豆却是生出了另一个担心:“齐杰,如果你妈和美君闹了矛盾,你会偏向谁?别说什么谁对向着谁,婆媳间的矛盾根本就没有谁对谁错,所以,没有假设,你只要告诉我向着谁就行。”

这个问题有些霸道。

齐杰苦笑:“你这真的是太难为我了,无缘由的,让我怎么回答?我要是说向着我妈,你们会嫌我不够重视美君,我要是说向着美君,你们又会嫌我娶了媳妇忘了娘不孝顺,所以,这根本就是一个无解的题,不难为我,行吗?”

“不……”筠豆豆一脸认真的看着他,“这绝对不是在难为你,我问这个问题,是极其认真的,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

初夏和罗晓琼也都看着齐杰,等待他的回答。

豆豆为什么问这个问题?她们是再清楚不过了,一个和母亲感情这么深的男子,如果在感情中,要求媳妇处处让着妈,日子也是没法儿过的。

就算妈再通情达理,一个锅里摸勺子,难免有磕磕碰碰的时候,如果总让媳妇让着,久了,是绝对会爆发的,而且这样久了,夫妻两个的感情也会消磨殆尽的。

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儿,齐杰看向几人:“其实,我明白你们在意这个答案的原因,放心吧,虽然我心疼我妈,但绝对不是无原则的那种。

如果以后我媳妇和我妈真的闹了矛盾,那我肯定是当着俩人面的时候,尽量让我媳妇让着我妈点儿,回到我们的小天地,我再向媳妇儿道歉,媳妇儿说什么是什么,我无条件遵从。”

这个回答中规中矩,也算让人满意,而且,从中也能看出齐杰的诚意——绝对不是为了唬弄几人胡编乱造的。

“好了,我这儿是没什么问题了,你们呢?”筠豆豆看向初夏和罗晓琼,“长辈们把空间给了咱们,可别浪费了。”

知道几个人的心思,长辈们带着孩子们坐了中型面包,她们三个和齐杰单独待在了越野上,是以筠豆豆才会有此一说。

“你这话说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多爱管闲事呢……”初夏无奈的白一眼筠豆豆,看向齐杰,“我们只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希望齐大哥别介意。”

齐杰连连摆手:“不介意,不介意,我怎么会介意呢,你们能给我这样的机会,是我的荣幸,我特别高兴咱们有这个机会把有些话说开,免得以后因为这些成为不可调和的矛盾。”

到现在为之,能问的,不能问的,该问的,不该问的,都已经问了,还真是没什么可以继续问的了,几人就切换了话题,说一些学校的趣事儿。

明显的,齐杰也轻松了起来,他离开学校好几年了,现在又有机会重新回炉,对这种重温学生生活的日子可是喜欢着呢,说起来就有些滔滔不绝,这让初夏再次印证了一句话,所谓的内向外向话少话多并不是绝对的,合适的环境,正确的土壤,铁树照样能开花!

回到京城后,三人第一时间给刘美君去了电话,把一路的成果做了详细的汇报,配上几个娃儿们的高低音,电话那头的刘美君听的那叫一个羡慕——什么时候她也可以和她们在一起,享受这样热闹的生活?

齐杰和刘美君的感情就这样拉开了帷幕,三两天写封信,间或着,齐杰会来林家给刘美君打个电话,是以,虽然俩人不见面,感情却是飞速的升温了。

刘连宝的伤腿已经完全恢复,便返回了师里,是以,每天跑林家联络感情的除了齐杰,又加了一个赵启慧。

时间就这么稳稳的往前挪着,龙龙虎虎百岁宴的时候,a师仍然没有开拔回来,而且,不但他们没回来,还又加派了一个另一个师过去。

初夏和周蜜康隔三岔五的会电话联系,她便从电话的那端知道,局势越发的紧张了,暂时,他们是不可能返回了。

这也不是人力可改变的,不希望电话那端的人担心自己,初夏就压下满腹的失望安慰周大师长:“放心吧,我和孩子们好着呢,妈和奶奶还有大嫂也都在这边,爹娘就更不用说了,天天陪着我给我做好吃的,你只要照顾好自己,就够了。”

“想我吗?”师长筒子的声音透着明显的期盼。

“当然。”初夏也不逗他,认真的回答,“我当然想你,也盼着你早一些回来,但是,你是军人,我不能做出那么任性的事儿,所以,等你回来以后,要加倍的对我好。”

“这当然没问题……”顿一顿,师长筒子道,“夏,有件事儿我要告诉你,叶美如过来了,现在就在医疗队,你别多想,我告诉你,就是不希望你从别人嘴里知道胡思乱想。

现在的她和以前不一样了,虽然来了师里,却是从不会主动来找我,除了正常工作的时候,和我也没有任何的接触。

还有,那个和她一起紧紧追随着她的左海,也和她一起出来了,现在也在医疗队呢,俩人基本上焦不离阵孟,孟不离焦。

回头你和左江也说一声,让他们家里人放心。”

对这个消息,初夏还是极吃惊的,那样的条件下,叶美如竟然能走出去!

“她是怎么去医疗队的?”初夏问道,“不是说,她已经被开除军籍,不能再当兵了吗?”

“如果能从那儿走出来,有些处罚就可以收回了,当然,叶美如能来前线,不只是因为她走出来了,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儿,就是她救了一个重要的人,她向对方提出来的条件,就是成为前线医疗队中的一员,这不算什么大事儿,对方就答应了。”(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