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到。、

---------------

“刘美清竟然真的要和大哥离婚?”初夏一脸的无语,“虽然我盼着大哥早点儿脱离苦海,但是,我还真的没想到刘美清会这么不顶诱惑,才十天而已……”摇摇头,她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说白了,鲁西霞用的法子一点儿都不高明,就是安排了一个有城里工人身份的男人去接近刘美清,至于方式嘛,就是在刘美清赶集的时候,装作不经意撞了她,然后再赔礼道歉,买了些好吃的送她,甚至要求亲自把她送回家。

从未享受过这种体贴的刘美清,当时就被对方给迷住了,只不过她和公公婆婆一起住,不敢过多流露出什么,待对方喝了水,又说了会儿话起身告辞的时候,刘美清眸中的不舍清晰可见,男人就小声的约她第二天去镇供销社见面,然后,刘美清就果真赴约了……

一来二往的,俩人越来越熟悉,男人提出来要和她在一起,刘美清说自己已经结婚有孩子了,配不上男人,男人就说他不介意。

然后,几乎半点儿犹豫都没有的,刘美清就答应了男人的“求婚”,再接着,就迅速向林初东提出了离婚,现在,离婚手续正在办理中。

鲁西霞做的事儿,林初东是不知道的,他对于刘美清的做法儿自是一头雾水,但是,他也和刘美清过的够够的了,几乎没怎么挽留的。就答应了对方的要求。

事情进展的如此顺利,包括鲁西霞在内都很意外,当时。她正好在兴头上,就想了这个辙儿,但真到了这一步,事实摆在眼前的时候,她反倒愧疚起来了,觉得无端端的拆散了一桩婚姻,很不道德。

“是的。估计这两天就能把手续办下来了,只是,到了这个时候了。我大姑姐反倒打退堂鼓了,竟问我要不要把实情告诉大哥,被我给劝住了。

就大哥那脾性,肯定会对刘美清和盘托出。到时候刘美清知道那工人想娶她是假的。立马就反悔了,以后不但不会对大哥好,还会变本加厉,那咱忙活的什么劲儿?”

“对,现在绝对不能告诉大哥,你好好劝劝西霞姐,这有什么不道德的,就刘美清这样的人。还没等别人正式出招就已经中招了,怨得了谁?

这又不是别人逼着她怎样。完全是她自愿的,以后过好过坏的,责任当然也要她自己来负,西霞姐愧疚的什么份儿?”

“大姐的意思是,如果不是她出了这样的招,或者刘美清一辈子都没机会做出这样的事儿,那或者就可以安安稳稳的过日子了……”叹口气,林初月也是一脸的无奈,她不是没劝,可大姑姐就是钻了牛角尖了,咋办?

“我咋觉得现在的西霞姐和之前的西霞姐不是一个人了呢?”初夏皱着眉头思量一会儿,道,“之前她可是干脆利落的不得了,现在怎么突然就这么优柔寡断的?是不是听谁说了什么?”

“我也不知道……”林初月也忍不住皱起眉头,“你这么说倒是提醒我了,无端端的,她怎么会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儿?

之前的时候,她可是磨刀霍霍的要替大哥报仇,可是看现在的样子,她哪还有半点儿当时的勇气?难不成,是大哥说了什么?

我觉得以大姑姐的性格,旁的人说什么不至于把她影响到这个程度,或者是大哥表面上装的不在意,其实心里挺难过的,然后,大姑姐因为心疼大哥就开始后悔自责?”

“不至于吧?”初夏一头黑线,“这些问题她早就应该想到的呀,她喜欢大哥,不就是因为大哥憨厚善良的性格嘛。”

“这倒也是,那我就想不到别的原因了,算了,反正我马上就要回去了,到时候再慢慢和她聊吧,大哥那边,只要把离婚办下来了,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说真的,如果这辈子和刘美清在一起,大哥永远开心不了,而且以后要是栓儿有出息了,更有的烦了,现在早离早了,都宽心。

回去我也好好劝劝大哥,并侧面提一下,让大哥对我大姑姐好一些,人嘛,总不能死心眼的在一棵树上吊死。”

“你现在和他说这些,估计他是听不进去的,倒不如给他一段缓冲的时间再说,而且,我担心的是,大哥如果知道这事儿是西霞姐做的,有可能接受不了。

所以……”初夏冲林初月摊摊手,“这事儿最好不要捅出来,尤其是西霞姐那边,你一定要好好劝劝,要不然,最终可真的是出力不讨好,还大家都后悔,都过不好。

人可是就一辈子,错过了,就再也没有机会了,你就明着告诉她,如果她愿意和大哥在一起,咱们俩都是举双手赞同的。

你也要明确提醒她,如果以后大伯娘和大伯找她的麻烦,让她不用搭理就是了,虽然长辈需要尊敬,但是,有些长辈,越敬越容易出事儿。”

“好,这事儿我是得叮嘱她。”林初月应下来,看看时间,“也快吃晚饭了,咱别躲这儿嘀咕了,出去吧,我也想和宝河叔玉兰婶还有姥爷姥姥他们好好聊聊,这些日子住在这儿,天天和他们在一起,我是真舍不得,可惜……”

看林初月的表情就知道,她说的不是虚的,诚如她所说,毕竟是结了婚的人,要是太久不回去,就算丈夫没意见,公公婆婆也是不会高兴的,更何况,还有个钻了牛角尖的鲁西霞,不管舍得舍不得,她是必须要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去的。

得知林初月隔一天就要走,长辈们都是一脸的不舍,赵玉兰瞄一眼郑三巧待的房间,发现门留了条缝儿,就咳嗽一声,对秦婶道:“秦婶,麻烦你看看我大嫂睡着了没,这会儿天有点儿凉了,看看窗关了没,人上了年纪了,身子娇贵,容易中招儿。”

秦婶应一声就往郑三巧睡的房间走,吓得缩了门口偷听的郑三巧赶紧躺回了床上,秦婶进去看看,装模作样的检查了检查窗子,又把薄被子盖到郑三巧的身上,才转身往外走,快到门口时,又突然回身,把恰巧睁开眼睛的郑三巧吓一跳,就讪笑着坐起来,结果还没等她说话,秦婶就上前按倒她:“大嫂子,我把您给惊起来了?真对不起,您快躺下歇着吧,累了一天了,好好睡一觉解解乏,等饭好了我叫您。”

“好,好……”连声应着,郑三巧只好再躺了回去,秦婶走到门口又回头打量打量她,才拉开门出去,却是顺手把门关了个严严实实,这房子各间的隔音极好,只要这么关严实了,任郑三巧的耳朵再灵敏,也白搭。

见秦婶冲自己做了个“好了”的手势,赵玉兰才对林初月道:“我估摸着等你回去了你娘还能去找你,想好怎么应对她了?”

“不用搭理她就是了,我不怕她闹,当年我和鲁西涌结婚的时候,她做了什么说了什么,不只是我公公婆婆他们清楚,就连左邻右舍也都明白,不会有人不明真相的向着她的。”

“那就好……”赵玉兰叹口气,“你这孩子也是打小就不容易,以后有什么难处,就和我们张口,我和你宝河叔没什么大能力,但是,只要我们能做到的,指定不能推拖。”

“我知道的,而且我也是这样决定的……”林初月冲她眨巴眨巴眼睛,“到时候就怕宝河叔和玉兰婶会一听到我的声音就烦的要命。”

“那是肯定不会的……”赵玉兰就笑,“我既然敢对你说这种话,就是知道你这孩子是个有分寸的,要是换成初秋那孩子,你看我会不会对他张这个口。”

“嘿嘿,我可是当二婶这是在夸我了。”一开心,林初月对赵玉兰的称呼又换回了以前的,说完了,又有些不好意思,“这样喊习惯了,总觉得喊您玉兰婶儿隔着一层。”

赵玉兰好笑的摇摇头,道:“那就按原先的称呼喊,就一句称呼的事儿,有啥忌讳的?”

那边,赵冰冰拉着初夏在说悄悄话:“你打算好了什么时候摊牌了?别嫌我一个劲儿的叨叨这事儿,我真的是怕你决定晚了,赶不上末班车。”

“我有数儿。”初夏冲她笑笑,“这事儿我肯定要逐个击破,要是长辈们都在一起的时候说,指定是不能成的。”

“等你把工作都做完了,得什么时候?”赵冰冰一脸的纠结,出主意道,“要不然,你干脆来个不告而别?”

“你这可是绝对的馊主意……”初夏无语的白她一眼,“我家南北兄弟才一岁多点儿,生活尚且不能完全自理,我就这么一扔走了,像话吗?

至于长辈们那边,就更说不过去了,为了我,我婆婆和老婆婆大部分时间待在这边,我姥姥和我姥爷怕我们一家子在这边孤单也一直陪在这边,我就这么不负责任的跑了,还是人吗?”(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