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更。

---------------

对于战士们把周蜜康当成偶像的事儿,初夏并不讶异,他的军事上的天赋,加上她的帮忙,若是不被战士们当成偶像,才是让她讶异的事儿呢,是以,她并没有接着栾大江的话往下说,而是把问题引到了对方身上:“最近和汉英联系过吗?”

“没有……”栾大江的脸红了起来,“当初她嫌我年纪小不够稳当,我就琢磨着,等我稳当些了再和她联系。”

“她没给你写信打电话吗?”初夏一脸疑惑的看着栾大江问道,她可是记得,周汉英想明白后,决定再次主动追求栾大江的,难不成,只是说说而已,并未付诸行动?

“写信了,也打电话了……”顿一顿,栾大江叹口气,“可是我怕她再反悔,写信我没回,电话我也没接。”

初夏眉头微微皱起来:“你这样的态度没准汉英以为你是不乐意了,等你回去以后,她已经找了怎么办?”

再叹口气,栾大江一脸的苦涩:“要是她找了,那大概就是觉得别人更合适她,我……我祝福她就是了。”

“没出息!”初夏白他一眼,“如果你真的喜欢她,就抓住机会,或者你心里的真实想法儿是,既然有心和我在一起,为什么不能坚持一段时间,等一段时间?

可是你忽略了一点儿,年龄对女人比对男人要残酷。本身周汉英就比你大,无论是舆论的压力,还是现实的考虑。人家都拖不起。”

“姐,我明白,我也理解,我真的不是怪她,我就是觉得……”栾大江不好意思的挠挠脑袋,“觉得我有些配不大上她,要是等我能配上她的时候。她已经找了别人,那只能说她不是我的缘份,我也不是她的缘份。”

“倒是挺想得开的……”初夏好笑的瞄他一眼。“反正你自己惦量着点儿来吧,小姑可是一直着急这事儿呢,对了,你不会真的对张栋子的妹妹有意思吧?”

原本张英子和栾大江就互有好感。只不过那时候栾大江还没有当兵。张家人就否了这门亲事儿。

栾大江当兵后,张英子给栾大江写信说过,希望俩人能再续前缘,原本反对的张栋子也是极力想要促成俩人。

是以,初夏才会有此一问,从真心内心来说,初夏并不赞成栾大江和张英子在一起,那家人太功利了。小姑和小姑父都是老实人,她真心不希望他们的生活因为儿子的选择而陷入无休止的麻烦当中。

犹豫一会儿。栾大江认真的看向初夏:“姐,我要是说我一点儿都不喜欢张英子,你会不会觉得我忘恩负义?”

“当然不会。”

栾大江就松一口气:“姐,我就是和周汉英成不了,也不会和张英子在一起的,她给我写信,不是在抱怨,就是在要求,我不喜欢。”

“不错不错……”初夏一脸欣慰的看着栾大江,“没想到你是真的成熟了,原本我还担心你会对初恋念念不忘呢,这下子我总算可以放心了。”

“嘿嘿……”栾大江就不好意思的笑,“那也得谢谢姐,要不是姐,我现在指定还待在村子里,不但张英子不会看上我,估计条件再差的姑娘也不会看上我。

最终,为了别人的说法儿,为了爹娘,我大概还真就随便找一个娶了,过的好不好的,大概也就那么凑合一辈子了。”

初夏上上下下打量打量栾大江,好笑的摇头:“大江,这还是你吗?”

“姐……”栾大江涨红了脸,“我说的是真心话,不是故意逗姐高兴才这么说的。”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所以才好奇嘛……”初夏就笑,“不用说在老家,就是在a市的时候,你也是话特别少,知道你有了这么大的改变,小姑和小姑父可要高兴坏了,不行,晚上我就给小姑小姑父写信,让他们也开心开心。”

“看来我以前真是太笨了……”叹口气,栾大江又道,“姐,出发的时候,我心里还是有些怕的,不知道这一别,还能不能见到亲人。

但是,真正到了这里后,心里所有的担心和恐惧都没了,尤其是看到战友们牺牲受伤的时候,我恨不得一个人把那些混蛋们全杀了!

在这里待的越久,心里就越通透,原想想不明白的一些事情,自然而然的就明白了,对于以后要过的生活,心里也就有数了。

以前我觉得,是人都要结婚,我也不例外,甚至觉得找一个看着还顺眼的女人过一辈子,也就是最大的幸福了。

可现在,我觉得,无论是战友,还是恋人,讲求的都是一个对脾气,对脾气的俩人在一起,做什么事儿都顺利,不对脾气的俩人在一起,不但起不到好作用,还会把事情给做砸了。

为了让自己过的舒服一些,也为了让爹娘少操点儿心,我一定会选择一个和自己对脾气的女人结婚,她会对我的爹娘好,我也会对她的爹娘好。

反正……”挠挠脑袋,栾大江纠结的看着初夏,“反正大道理我说出来,但我心里是明白的,姐你也明白我的意思吧?”

“明白……”初夏点点头,“大江,我现在一点儿都不后悔让你出来当兵,也一点儿都不后悔让你赶上这件事儿。”

“嘿嘿……”栾大江就憨笑,“幸亏姐没拦着我,要不这辈子,我也不一定活的这么明白。”

“也不一定,但是,肯定不会像现在成长的这么快……”想到当初曾想拦下栾大江当兵的事儿,初夏心里真的是暗自庆幸,“你最应该感谢的是小姑小姑父,当时我已经把实情告诉他们了,他们都没拦着你,真的是特别开通的父母,他们才是你最大的运气。”

“嗯。”栾大江点头,“我知道的,我一定会好好孝顺他们的,让他们后半辈子以为我傲,不再被任何人欺负!”

俩人说说叨叨的到了周蜜康的帐篷,帐篷门口站着一名小战士,二十岁出头的样子,初夏不认识,被拦住的同时,栾大江解释道:“张平,这位是师长的夫人林初夏。”

“您好!”被称为张平的小战士赶紧敬个礼,“嫂子您请进,师长吩咐过了,如果您到了,就请您去帐篷里先休息一会儿。”转而看向栾大江,“不好意思,师长没说请你进去。”

“姐,那我就不进去了,你先歇着,我去给你打点饭过来。”

不等初夏说话,张平又道:“师长已经给嫂子准备好饭菜,在帐篷里的桌子上,热水在桌子头上的暖壶里,师长说了,嫂子吃完了,睡一觉,他就回来了。”

栾大江就冲初夏摆摆手:“姐,那你进去吧,我就先回去了,咱们回头见。”

“好,回头见。”初夏冲他笑笑,又道,“要是不讨厌汉英,就给她回个信吧,有些事情,不能总拿自己的想法儿去衡量对方的想法儿,认识,知根知底,总是好的。”

红着脸飞速瞥了一眼张平,栾大江胡乱点点头,应一声,逃也似的跑走了。

这有什么好害羞的?无语的抚抚额,初夏转身进了帐篷。

帐篷里面放了一张桌子几把椅子,贴边的地方,有一张摊开的单人床,上面铺了被褥,初夏心里就涌上融融的暖意,以周蜜康的性格,绝对不会大白天的在帐篷里把床支开的,显然,这是为她特意准备的。

桌子上的保温饭盒里装了米饭和炒土豆,除此之外,还有一罐打开的午餐肉,旁边留了小纸条,“这儿的饭菜就这水准,凑合一下,把肚子填饱,赶紧上床睡觉!”

看着那个晃眼的叹号,初夏的眼眶子不争气的湿了起来,虽然有些霸道,但是这种被人关心的感觉,真的特别好。

尤其是在这种地方,以周蜜康的身份,能做出这样的安排,真的是特别特别难得,不说别的,这些大糙老爷们之间,最喜欢拿这种细心打趣儿了,有些男人,虽然关心你,但是为了这种所谓的面子,是绝对不会这样做的,她很庆幸,自己遇上了一个真心待她,又不会为了面子委屈她的男人!

土豆看着清汤寡水的,吃起来味道却是不错,把饭盒里的饭菜吃的干干净净,又坐在桌前看了一会儿书,困意上来,初夏便躺到床上会周公子去了。

不是她没心没肺,是她对周蜜康有着足够的信心,经历了那么多大大小小的考验,这种小麻烦,要是能伤到周蜜康,可真成笑话了!

周蜜康走进帐篷,看到蜷缩在床上睡的正熟的娇人儿,心立时软的一塌糊涂,盼了那么久,终于可以见面了!

轻手轻脚的走到床前蹲下,贪婪的盯着日思夜想的娇颜,手不受控制的伸到她的额畔,却又硬生生的拉了回来,这一路行来,前前后后有将近五天,她一定是累坏了!哪怕再想把她拥在怀里,他也不能真的那样做!(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