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更。

-------------

哪怕是熟睡的人,被人注视着也是有感觉的,迷迷糊糊的揉揉眼睛,看清蹲在身边冲自己笑着的人,初夏唇畔也不自觉的绽出笑意:“解决了?”

“解决了。”周蜜康伸手抚抚她柔嫩的脸颊,“再睡会儿吧,这一路上颠过来,就你这身子,吃不消了吧?”

“还好。”初夏拐着他坐起来,“这一年多我可是一直在锻炼呢,身体承受力没你想的那么差,倒是你,黑了也瘦了……”摸摸周蜜康瘦削的脸颊和胡子拉茬的下巴,初夏一脸的心疼。

原本以为间隔一年没见面,再次相见的时候多多少少会有些生疏,可是在看到对方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的想像都是错误的,这是她的丈夫,她家孩子的爸,再多久不见,都不会生疏的!

没想到小妻子会对自己做出这样亲密的动作,微微一怔,周蜜康眸色中流露出惊喜,顺势抱起对方坐到椅子上,下巴在小妻子的头顶蹭蹭,又深嗅一口,一脸的满足状儿,倒是初夏不好意思了,用手推推他:“这是在办公室呢,万一有人进来多不好?而且……我都没能洗澡洗头发,脏死了!”

“放心吧,有人来张平会拦住的,况且,也不会有人过来的,都知道师长夫人驾到了,谁会那么不长眼?”说着,周蜜康低下头在小妻子发畔嗅嗅,“不管几天没洗头洗澡。我家宝贝都是香的。”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声音透出一丝喑哑,感觉到对方声音和身体的变化。初夏心中就是一跳,一年多没见了,他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可是,在地方实在不合适,……她要怎么办才好?

还好,接下来周蜜康都没有什么过火的举动。就一直默默的坐着,也不说话,倒是初夏忍不住了:“一年多没见了。你就不想和我说点儿什么?”

“想。”他哑着声音回一句,苦笑,“可是,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总要容我缓一缓吧?”

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初夏的一张脸刹时红透,亏她还是结婚有娃了的人呢,咋就忘了男人和女人身体的的差异了呢?

感觉到小妻子的不自在,周蜜康轻笑:“我可不是时间久了不见不好意思,我是不想让你不高兴,而且,我也不是没数儿的人,放心吧。”

“我知道。”初夏抬头坦然看着他。“我相信你,一直相信。”

她的这话根本是一语双关。周蜜康那么聪明的人怎么会想不到,就笑着戳戳她鼻尖,“想多了吧?我当然清楚你过来并不是不相信我,也不是为了监督我,是你担心我的安全,想要在这种时候和我并肩作战,而且……”

长长叹口气,在她额头亲一下,才道,“我是真的太想你了,以前笑话别人儿女情长,轮到自己了,发现这才是世界上最考验毅力的事儿。”

“对了,我还没给你看儿子们的照片呢……”初夏挣扎着从他身上下来,掏出南北兄弟的照片递给周蜜康,“现在和你走的时候可是完全不一个样儿了,要是不给你照片看看,到时候你都不认识他们了。”

照片上两个粉嫩嫩的小男孩儿坐在妻子的怀里咧嘴看着他,左边的像妻子,右边的像他,“这是南南?”他指着像妻子的小男孩儿问道。

“嗯,南南长的像我,北北长的像你。”初夏笑着摇头,“这俩家伙的性格可是差大了,明明是双胞胎,可是南南就像比北北大了好几岁一般,事事都会让着北北照顾北北。

有一段时间,我特别怕北北把哥哥对他的这种忍让当成习惯,进尔觉得哥哥让着他忍着他都是必须的,就故意晾着北北,给他改。

后来久了发现,我的担心根本是多余的,这只是他们性格的不同而已,北北知道哥哥对他好,有喜欢的东西,抢过去后,并不会真的据为己有,有时候甚至还会还给哥哥更多一些。

所以,我就不干涉两个孩子的相处,也不再分的那么清楚,现在,他们的性格差异还是很明显,但是,无论哪一个,都是懂事儿的,只不过,南南更懂事儿一些……”

眸色柔和的看着妻子,听妻子絮絮叨叨的讲着那些他不知道的没有参与过的儿子们的趣事,心中涌上融融暖意,这一年来的风餐露宿,这一年来的艰难困苦,在这一刹那,全都离他远去了……

说完了儿子们,又把家里的长辈的事情一一向丈夫汇报了一番,虽然这些早就打电话说过,但是,真正见面的时候,她忍不住的就想要和他说叨说叨。

看到他的那一刹那,她心里一直没没落的感觉就没了,她想要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对方,甚至有一种,如果时间就这样停住,也是很美好的感觉。

原来,不知不觉间,她和他的感情已经融洽到这个程度!

看着她突然停下来,就那么柔柔的看着自己,不受控制的,他双手捧住她的脸就吻了下去,时间,仿佛在这一刹那静止……他们的眼里只有彼此,听不到外界的一切声音!

半晌,初夏回过神,小手推了推他,这让原本就忍的辛苦的师长筒子更难受了,这哪是推啊,这分明就是欲拒还迎!

“小妖精!”周蜜康抬起头,无奈的点点她的额头,“你这是诚心想要害死我?”

初夏就白他一眼:“是你先的,能怪我吗?”

这一眼,看在他的眼里,分明就是娇媚无边,遂无奈的将脑袋埋在她颈间,好半天一动都不动,初夏也就吓的不敢动,生怕会勾的他火更大。

“我……我们还是分开坐吧。”初夏小声要求道,就这么抱着坐在一起,这折磨还早着呢,她看的实在是有些不忍心。

“没事儿。”虽然忍的很辛苦,可是好不容易见到小妻子了,周蜜康却是半分都不舍得放手,“我们聊点儿别的,分散一下注意力就好了。”

“我这儿也带了龙龙虎虎的照片和晓琼豆豆写给我哥和周指导的信,要不咱们先给他们送过去?”初夏征询的看着周蜜康,“估计他们也都盼着呢。”

“好。”周蜜康痛快的应下来,反正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俩人可以天天见面,而且身为师长,他也要考虑一下别人的感觉。

正如周汉亮说的,他可不能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虽然他这个饱汉子也就饱个眼福,实际是更大的煎熬……

“师长,嫂子……”看到找过来的周蜜康和初夏,周汉亮赶紧迎过来,“师长和嫂子这么久没见了,应该多聊聊,这么急着过来干什么?”

“你不想看你儿子的照片了?”

“想想想……”周汉亮讨好的笑着冲初夏伸出手,“嫂子,我刚才那话可是真心实意的,并不带有任何虚假的成份,您要相信我,嫂子,辛苦您了,呵呵……”

“算了,看在你没见过儿子的份儿上我就不难为你了……”初夏把筠豆豆的信递给他,“照片在里面,是娘俩的,看看吧,对了,豆豆让我问问你,看到她照片后,是不是有一种陌生的感觉。”

周汉亮颤抖着手打开信封拿出照片,贪婪的看着照片上笑的灿烂的妻子和坐在妻子怀里的小肉墩儿,耳朵里哪还能听到初夏的问询声,好半天,回过神来后,才看向初夏:“嫂子刚才有和我说话?”

初夏便把刚才的问题又重复了一遍。

“不会不会,那怎么可能,不管有没有照片,见不见面,她都已经烙在我的脑子里了,哪有可能变的陌生?”周汉亮边说边摇头,“咋能这样胡思乱想呢,也太冤枉人了,对了,是不是生了孩子的人就喜欢这样胡思乱想?”

初夏就瞪他一眼:“你没发现豆豆有什么变化?”

“变化?”周汉亮再盯着照片打量一会儿,“除了微微胖了点儿,没别的变化呀,头发也没剪,模样儿也没变,哪有变化?”

“好吧,我会把你的话原封不动的告诉豆豆的。”初夏冲他摆摆手,“我要去找大哥了,他肯定也盼着回信呢。”

“你不用去找他了,我和他说过,让他交完班直接去师长那边报道……”周汉亮说着看一眼腕上的时间,“你们这会儿回去,他应该差不多过去了。”

初夏就冲他摆摆手:“好,你慢慢研究照片和信,我闪了。”

“为什么你和周汉亮不在一个帐篷?”走出去两步,初夏好奇的看着周蜜康问道。

“因为你来了。”周蜜康揉揉小妻子脑袋,“昨天他就自作主张的把东西搬到了一团那边,想想他在这儿也的确不方便,我就没拦着。”

“你……”初夏恨恨的瞪着他,“你这样做肯定让他误会了,讨厌,明天你就让他搬回来,听到没?”

周蜜康点头:“好,我可以说,但是怎么做是他的自由。”

这话说的,就他这态度,周汉亮敢搬回来吗?初夏一头黑线的看着周蜜康,实在是无语了……(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