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更。

--------------

看到一年多没见过面的妻子和自出生起就未见到的儿子的照片后,赵启亮的表现和周汉亮几乎如出一辙,甚至,呆愣在那儿的时间还要更长一些……

“我……我想先看看信,行吗?”回过神后,赵启亮眼巴巴的看着妹妹和师长妹夫小心翼翼的征询意见,这事儿人家能说不行吗?“好,哥先看,让哥过来就是为这事儿,没别的。”初夏笑眯眯的看着他,“哥要是觉得和我们在一起不自在,可以先找个僻静的地方把信看完了,再过来找我们。”、

“不用不用……”赵启亮不好意思的摆手,“我就是,就是太长时间没见到晓琼,又是第一次见儿子,太激动了,我想看看她信上是怎么写的,所以……”

初夏打断他:“哥,你咋这么较真的,快去看你的信吧,罗里吧索的解释什么嘛,难不成才一年多不见,就不当我是你妹了?”

那不是有妹夫在么……,心里暗自这么嘀咕一句,赵启亮嘴上可不敢说出来,讪笑着坐到一边儿看信去了。

一直惦着家里的长辈们,反正现在周蜜康也没事儿,初夏便道:“还没给家里打电话报平安呢,现在打,好不好?”

“好。”周蜜康笑着拍拍自己脑门儿,“看到媳妇儿来了,太激动,把这么重要的事儿都给忘了,呵呵……”

长辈们这几天就一直提着心呢。接到小两口打来的电话,放下心来的同时,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担心。一个劲儿的叮嘱周蜜康好好照顾初夏,好好照顾自己。

“娘,南南北北怎么样,闹没闹?”赵玉兰说话的时候,初夏赶紧插上话问道。

赵玉兰就叹一声:“俩孩子懂事的让人心疼,那天你走的时候,他们以为你是去学校了。到了晚上就在门口巴望,老半天不见你回来,就拉着我和你姥去接你。

没办法。我们就和他俩解释,妈妈去找爸爸回来看他们了,让他们在家里乖乖的等着,做听话的孩子。俩人就真的安静下来了。

这几天。俩人该吃饭的时候吃饭,该睡觉的时候睡觉,该出去玩的时候也出去玩,虽然看上去和以前一样,但是,感觉上又是明显不一样的。

俩孩子不以前那么爱笑,北北也不像以前那么爱闹了,出去的时候。只要有年轻的穿军装的女孩子经过,就站那儿巴巴的看着人家的背影。那眼神……真让人心酸。”

听赵玉兰这么一说,初夏的眼泪也忍不住了,吸吸鼻子,哑着声音道,“他们现在在家吗?”

“在呢,不过都睡觉了,要不就让他们过来和你说说话了……”顿一顿,赵玉兰赶紧道,“等等,等等,好像是醒了……”

“妈妈……”

稚嫩的童音响起,初夏的心一下子软成一团:“南南北北,想妈妈了是不是?”

南南应一声:“嗯。”

北北道:“妈妈去找爸爸了,北北和南南在家听话,妈妈和爸爸就早回来了,妈妈,我们听话呢,你和爸爸什么时候回来?”

看一眼周蜜康,初夏不知道怎么回答,归期,真的不是她能编出来的。

“南南北北,我是爸爸……”顿一顿,周蜜康的声音更柔了一些,“爸爸和妈妈现在要打坏人,等把坏人都打跑了,爸爸和妈妈就回家。

你们俩在家听姥姥姥爷太姥姥太姥爷还有奶奶太奶奶的话,吃的饱饱的,长的壮壮的,等着妈妈回家陪你们,好不好?”

“南南北北,这是爸爸和你们说话呢,快和爸爸说话。”

“就是,快和爸爸打声招呼,你们俩刚出生的时候,爸爸可是总抱你们的。”

俩孩子的沉默,引得赵玉兰和林艳秋都急起来,便开始做俩小家伙的工作。

“你是爸爸?”终于,南南开口了。

“是的,我是爸爸。”哪怕儿子看不到,周蜜康还是用力头加以肯定。

“是我们的亲爸爸?”南南再问。

这是什么问题?周蜜康一头黑线,再用力点头:“当然!”

“你去打坏人了?”这次开口的是北北。

“是的。”

“坏人是要抱走南南北北吗?”北北再问。

南南急的道:“笨蛋,那种坏人姥姥姥爷就能打跑了,爸爸打的是更大的坏蛋。”

唇角,不自觉的漾起温柔的笑容,伸手揽住妻子的肩膀,周蜜康对着电话那端道:“是的,爸爸和妈妈打更大的坏蛋,让那些坏蛋不能去欺负咱们家里的所有人。”

南南小大人的叹口气:“好吧,那爸爸和妈妈忙吧,我照顾弟弟。”

“我也照顾哥哥,我还照顾姥姥姥爷太姥姥太姥爷奶奶太奶奶万太爷爷……”

听着电话那端奶声奶气一个个罗列家里长辈的童声,初夏的泪水流的更凶了,别人家一岁多的孩子,还什么都不懂呢,可他家这俩倒好,有什么是不懂的?

可正因为这样,才更让她伤心,不懂,不会伤心,只有懂了,才会失落伤心,想到小小的孩童,已经可以感受到难受的滋味儿,她就自责不已。

这一趟,非要来吗?

其实她自己也是不完全确定的,只不过,决定了,就义无反顾的做了,这一刹那,听到儿子们的声音,她就崩溃了……

挂断电话后,周蜜康一下下轻抚着妻子的背脊,她心里都不好受,更何况妻子?但这个时候,任何的劝解都不如肆意的发泄……

终于止住泪水,见赵启亮也一脸担心的看着自己。初夏不好意思的笑:“我没事儿了,就是听到南南北北的声音,实在控制不住自己。”

“夏。你能在这个时候选择来这儿,真的特别让人佩服……”赵启亮一脸认真的看着妹妹,“这种选择,没有几个人有勇气做出来。”

“可我现在后悔了。”

“要是后悔了就送你回去。”周蜜康宠溺的揉揉她脑袋,“手续我来帮你办,不要怕别人说什么,咱要为自己活着。自己开心,问心无愧就够了。”

“不了……”叹口气,初夏摇摇头。“我的确是后悔那么任性的做决定,那么仓促的离开,但是,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了。就不能做逃兵。

南南北北那么聪明。肯定也特别不喜欢有一个出尔反而的妈妈,我要做他们的骄傲,不要做他们的,对我来说,为他们活着也是应该的。”

“好,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赵启亮在这儿,周蜜康也不好做太亲密的举动,就柔声的安慰着小妻子。却不知他的这个样子看在赵启亮眼里,已是万分的不好意思。

这一年多来。跟在周蜜康的身边经历一次次的风暴洗礼,他甚至都忘了这个男人身上也有这样柔情的一面。

在战士们面前,他永远是精神抖擞的,也永远是冷硬如钢的。

在敌方,只要提起周蜜康,估计没有不哆索的,他根本就是敌方眼里的阎王,只要他们敢送上门来,就绝对的是有来无回。

在这个远离后方的另一个世界,也有那么一抹红,而那些女孩子,因为承担了救助的任务,大家对她们也就多了一丝宽容。

是以,虽然早就知道医疗队里有不少的女孩子对师长大人倾心,赵启亮却是对她们恨不起来,也从来没有为妹妹担心过。

他不相信永远冷着一张脸的师长大人,会中了那些人的美人计。

久而久之,他真的就觉得,师长大人的脸上,是从来没有过温柔的笑的,或不是今天师长大人一遍遍的刷新他的认知,他大概,会一直那么认为下去。

原来,师长大人的温柔只有在面对妹妹的时候才会有,原来,所有的冷硬后面,是一颗那么柔软的心,只有真正有担当有责任的男人,才会是这样的!

看着那两个眼中只有彼此的人,赵启亮悄悄的退出帐篷,并掩上房门,站到了张平身边。

瞄一眼和自己并肩而立的赵启亮,张平扯扯嘴角:“你怀疑我的能力?”

“没有。”

“那你干嘛留在这儿?”

“我还想和我妹多待会儿,但是我觉得我现在在里面,根本就是多余的电灯泡……”赵启亮咧嘴冲张平笑笑,“我想知道我妻子和我儿子更多的事情。”

原本面色冷硬的张平,听赵启亮这么说,脸色便柔和下来:“听说你刚一结完婚就来这儿了?”

“也不是刚一结完就来了,有个把月吧。”赵启亮道。

“你妻子是个好女人。”张平认真的看着他,“你要好好珍惜。”

“我知道。”赵启亮点头,“她能在那个时候嫁给我,生孩子的时候我也不能陪在她的身边,是我这辈子都还不清的帐,要是不好好珍惜,我哪还配做人!”

伸手拍拍他的肩膀,张平叹口气:“我没你有福气,来这儿之前,我对象和我解除婚约了,或者,这会儿她也要做妈妈了吧。”

他用的是肯定句,这让赵启亮的心里一下子难受起来,张了张嘴,却又不知道要怎么劝对方才好……(未完待续。。)

ps:推荐好友寻找失落的爱情新书《容华似瑾》,更新稳定,坑品很好,正在冲新书榜,喜欢古言的亲可以搜索看看!

这里是简介:

容颜尽毁,重病缠身。

三十岁的许瑾瑜躺在阴暗低矮的屋子里等死。

睁开眼,竟在十四稚龄醒来。

身在通往京城威宁侯府的船上,驶向前世的噩梦。

呵......

这一生,她的出现,将是他们的噩梦!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