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并不难过,她做出那样的选择,说明她本就不适合做我的妻子……”看出赵启亮的不自在,张平赶紧解释,“我和你说这些,只是想让你把她和你的妻子做个对比。”

赵启亮郑重向张平道谢:“谢谢,我明白你的良苦用心,也一定不会辜负你的良苦用心。”

张平不好意思起来:“赵连长,我只是想到了过去的事儿,有感而发,并不是揭开自己的疮疤提醒你。”

赵启亮笑着点头:“我知道,但是,男人没有一个愿意在人前提这种事儿的,要不是为了帮我,就算是有感而发,你也不会说的。”

“倒也不是,以前没想明白的时候吧,是怎么都不愿意提,现在经了这么多事儿,也就活的通透了,没什么不能说的。”

“你们俩是介绍认识的吧?”赵启亮问道。

“不是……”张平摇摇头,“我和她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小学初中都是同学,当时我们俩的学习成绩不相上下,不是她第一就是我第一,我家里穷,她家里也穷,学校里穿的最差吃的最差的就数我们俩人。

也幸好是学习给我们拉了分,并没人瞧不上我们俩,但是,这也导致了我俩都有些清冷的性子,表面上看着挺傲气的,其实心里是担心露了怯被别人笑话。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就都开始牵挂对方,然后。我们都被保送上了高中,她高中毕业后,沾她一个姨的光。被安排到了厂子里上班。

那个时候,她家里人就不愿意我们来往了,只不过,恰好赶上我舅也把我办到了城里,反对的事儿就被压了下去。

我从小到大的梦想就是当兵,所以,看到招兵启示的时候。我瞒着家里人偷偷去验了兵,直到结果出来,才和家里人说。

我爹娘虽然有些不愿意。毕竟当时为了给我找工作,我舅舅费了老大的事儿,但最终还是如了我的意,因为他们知道我从小的梦想。

家里的问题解决了。我又和她商量。然后,当时她就要和我分手,说我不尊重她,不考虑两个人的将来,说她已经快二十岁的人了,我再去当上三年兵,根本就是自私。

那段时间我们闹的特别僵,无论我怎么商量。她都不搭理我,后来。是我告诉她,当了兵我继续考军校,到时候肯定比当工人出息,她才终于不再和我闹了。

结果我当兵的前两年军校还没恢复招生,都是要推选的,就我的资历哪有可能?好不容易去年要恢复招生了,又发生了这种危机。

虽然我很想考军校,但是,一个男人来当兵为的是什么?所以,我做出了先上前线再考军校的决定,就为这个,她和我彻底决裂了。

说实话,最初我也以为她和我闹一闹,想开了就行了,毕竟,我们俩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又有着那么深的感情基础。‘

可惜,我想的太天真了,她在和我分手后半个月就处上对象了,是她们厂子里的一个小组长,以前就对她有意思,只不过那时候有我,她没答应,这不,位置一腾出来,就给那人补上了。

既然知道她已经找到了属于她的幸福,我也就没再和她写信,后来,是我妹来信和我说,她已经结婚了。

我离开工厂后,我妹顶替了我的位置,和她的厂子离的近,偶尔的还会遇上,以前她和我妹是朋友,分开后,俩人也就不怎么来往了。

我妹和我说,这事儿不能怪我也不能怪她,毕竟,人家一个二十多岁的大姑娘,不可能拿自己的青春做赌注。

其实我知道我妹这样说根本就是为了安慰我,不希望我活在仇恨中,也不希望我因为那段感情影响到以后的生活。

我妹呀,还真是想多了,或者,我有过想不开的时候,但是,毕竟我已经是成年男人了,哪能真的就什么都不管不顾?

她是一个怕麻烦怕变化怕危险的女人,她要的生活是安稳平定的,而我,是一名军人,是很难满足她的要求的。

就算我们真的成了,真的结婚了,以后的矛盾也断不下,少不了,当时我们营里还有几个兵,也是和我一样,家里一知道消息,又知道他们要出任务,女方就退亲了了。

所以赵营长,你和周指导的事儿,我们都知道,也都羡慕着呢,可能你们觉得这种机率挺大的,但是对我们来说,几率基本为零。

反正我们营有对象的几个,有当时黄了的,还有过后黄了的,到现在,全都恢复成光棍了,哪像你们,有妻有子的惦着,真是太幸福了。”

为了劝自己,这也是够拼的了,不但把自己的过往拿来说,还把其他人也拿来比较,赵启亮一脸感激的看着张平,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没事儿,我也是憋太久了,想找个人说叨说叨,毕竟这种事儿,只有遇到有相同经历的人才能说到一起去,对了,赵营长和嫂子是怎么认识的?”

“我们也是从小就认识。”

张平一脸的惊喜:“那还真是巧了。”

“但是我比她大,和你们不一样……”顿一顿,见张平没接话,赵启亮就继续道,“我妻子和我表妹是好朋友,小的时候经常和我表妹一起去我家里玩儿。

其实我一直当她是小孩子,真的没往别处想过,哪怕后来她长成了大姑娘,我也没往这事儿上琢磨过,毕竟我大她好几岁。

直到我收到她的信,她很直白的告诉我,她喜欢上我了,不想让别人抢了先,所以,就先和我说了,想要占下,不准我和别的女人好。

很霸道的说辞,却是打动了我,借着那次回家探亲,我们就定了亲,然后没多久,她也去了a市,成了一名军人。

再后来,她的发展比我还要顺利,有那么一段时间,我是很不自信的,尤其在我妹结婚以后,我就觉得,我妹能找到我妹夫那么能耐的丈夫,没准我妻子也会动了别的心思。

也因为我的这种不自信,我们俩有一段时间闹的特别不愉快,还好,我妻子是一个大度的女人,她最终原谅了我,并且在得知我要出任务的时候,主动提出了结婚。

以她的条件,如果不和我在一起,肯定能找到比我更好的,但是她没有,这辈子,我真的欠她太多了,无论遇到什么事儿,我都不会做出对不起她的事儿来的。”

“早知道你们是这样的感情,我就不多嘴了……”张平抚抚额头,“我这根本就是找抽嘛,咱俩这感情哪儿一样了,才不一样呢!”

“我是因为性格被动。”

“我性格也不怎么主动……”顿一顿,张平道,“别说,我和鲁彩霞这间也是她先主动的,算起来,咱俩还真是算相似,只不过,你妻子的性格,和鲁彩霞的性格不一样,所以,我们的结局就是完全不同的。

换句话说,你妻子是那种可以共患难也可以共富贵的女人,鲁彩霞却是那种只能共同富贵不能同患难的女人。

最初她主动的时候,也不是看中我,只是觉得我们条件差不多,想要找个人抱团取暖,等她条件变好以后,如果我还是以前那样,她应该会立马和我分开的。

只不过,还没等她做出行动,我舅舅就帮了我,所以……”张平摊摊手,“我们之间的事儿,真的没什么好可惜的,如果这次不崩,早晚也是会崩的。”

“这个我赞同。”赵启亮点点头,“她和你分开是她的损失,总有一天,她会后悔自己做出的决定的,一个那么功利的女人,肯娶她的男人,也未必存了多少真心。”

犹豫一下,张平看着赵启亮问道:“要是我说,你不要这样说她,我希望她过的幸福,你会怎么想?”

“这也是正常的,我们出发点不同,你念着以前的情份,而我,和只是因为你才发表见解,所以,就算你真的这样说,我也不会觉得你虚伪。”

叹口气,张平苦笑:“那我还是告诉你我真实的想法吧,我不想祝福她,我也不会诅咒她,我只想她过她的日子,我过我的日子,仅此而已。”

“男人在这方面还是比较大度的,基本上来说,女人……”赵启亮摇摇头,看着迎面走过来的女人,道,“确切的说有的女人在这种事上会做的让人特别讨厌,就像现在过来这个。”

到了近前,叶美如纳闷的打量打量俩人:“出了什么大事儿了,还要你们俩在这儿站岗?”

“你应该知道吧?”赵启亮淡淡看着她,说出来的话却是半点儿都不客气,“今天谁来你不会不知道,装糊涂有意思吗?”

“噢……”叶美如猛的一拍脑门儿,“我还真把这事儿给忘了,好好好,那我先不打扰了,回头麻烦你们告诉周师长,说我找过他,等他方便的时候,可以通传我过来,我真的是有正事儿和他商量。”(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