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更。

------------------------

赵启亮有心想要说“你能有什么正事儿”,可话到了嘴边却又没说出口,毕竟现在的叶美如和以前有了很大的变化,他不太敢确定对方到底是来找茬的还是真的有事儿。

周蜜康和叶美如的往事儿,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跟在周蜜康身边的,除了周汉亮和赵启亮栾大江罗红旗,还真没别人知道。

是以,在看到赵启亮对待叶美如的态度时,张平有些讶异,随之,也就明了了,刚才俩人正在谈的是女友及前女友的问题,那么这位,自然就是师长的前女友了。

待叶美如走远,张平本着公平的原则向赵启亮解释:“我虽然不知道叶同志和师长的过往,但是,她每次来找师长,还真是公事公办的,并没有像有些女战士那样,流露出很明显的意图。”

“是因为她已经清楚,就算她流露出很明显的意图,师长也不会多看她一眼,更不会和她之间有任何的瓜扯,但是,这并不代表着她对师长没有意图。

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她曾经不断的找我表妹的麻烦,陷害我表妹,要不是身边朋友多,运气也还不错,还不定要吃多大的亏呢。

总之,无论她变成什么样子,我对她都不会有半点儿的尊重……”赵启亮认真的看向张平,“就算你因为这个觉得我小鸡肚肠。我也坚持自己的看法儿。”

“看你说的,我怎么会觉得你小鸡肚肠?”张平无奈的摇头,“做为表哥。表妹受到伤害的时候护着表妹是正常的。

再说了,你肯和我说这些,就说明了你信任我,放心吧,有我在这儿,她要是有任何的不良意图,我都会提前向嫂子通报的。”

“谢谢……”对方搞清楚了自己说这些的意图。感激的同时,赵启亮又有些不好意思,讪讪的笑着。“我不是故意拐弯抹角,就是觉得,总要让你了解一些,你才能做出自己的判断。

主要。我不想让你觉得我是借着自己表妹是师长夫人。就故意逼你做出选择,还有,这都是我自己的想法儿,和我表妹没半点儿关系的。”

“知道了,看你这小心样儿……”张平无奈的摇头,“也幸亏咱们处的时间长了我比较了解你的性格,要不然,你不解释还好。你这么一解释,我还真就往你所说的方面想了。呵呵……”

赵启亮一头黑线,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我开玩笑的,别当真。”张平敛了笑容,一本正经的看着他,“不管你交待不交待,我都会对那些有企图的女人多一些拦阻。

师长为什么把我调到这儿来,不就是因为我这人能抹得下脸皮去嘛,要是每一个都等着师长自己处理,那还要我来做什么?

关于公事儿的事,我当然不会拦着,也不会横加阻扰,若是因为一些不良心思见天的往这儿跑,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其实,嫂夫人没来之前,我已经替师长拦了不少人了,不信你往医疗队那边打听打听,有多少人是恨我恨的牙根儿疼。

也不是我心狠,她们这个做点好吃的,那个做点好用的,我哪知道她们安的什么心思,又哪知道那好吃的里面有没有加料?

不是我小人之心,实在是有些人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太不择手段了,我估计,她们现在巴不得赶紧把我换走呢。

而且啊,要是我敢在咱们这个系统里找对象,那些人,百分百的会让我找一个黄一个的,那又如何?这是我的工作职责,我问心无愧!”

外面的俩人聊的热乎,里面的小两口也是你侬我侬,抱在一起痴缠了半天,初夏推开师长筒子:“咱俩要是总容在帐篷里,明天的流言能淹死人了,去打开门吧。”

“你是我的妻子,随他们怎么说去……”好不容易把日思夜想的小妻子抱在怀里,师长大人又哪舍得轻易放手?耍赖的把脑袋窝在小妻子丰满的胸前,“让我再抱一会儿。”

“嘿嘿……”初夏就得意的笑,“你要是不怕自己冷面师长的形象彻底被颠覆,你就继续赖在这儿吧,反正,到时候被笑话的又不是我。”

“我才不在意别人怎么说……”周蜜康脑袋拱拱,轻笑,“如果不是怕你面子嫩,你以为我现在会这么老实?”

“切……”初夏就翻个白眼儿,“你吓唬谁?这个时候,这样的局势,你再不要脸,也不能大白天做出不要脸的事儿来。”

师长筒子:“……”一年多没见了,干嘛要说的这么直白,给留点儿脸面好么?

“我声明哈,我巴巴的跑过来,可不是为了和你亲近的……”初夏一下下的扯着师长筒子的耳朵,“我真的是担心你的安全,想要把自己记起来的有些事儿再给你补充一下,同时,也是想看看你有没有骗我。

上次要不是恰好被我在医院遇到了,你还不定骗我到什么时候呢,所以,鉴于你的不良记录,我必须要亲眼看到你才能放心。

而且啊,就算你总是往家里打电话报平安,长辈们也都是担心的不得了,我来了,他们虽然有些舍不得,但是却也能稍稍放心一些。

同时啊,他们也觉得,有我在这边让你牵挂着,你也不好意思让自己不管不顾,览于以上原因,我就过来了,明白?”

越是一遍遍的解释,越代表了她的心虚。

为什么心虚?

当然是因为在意他!

清楚的明白这个道理,在小妻子再次解释的时候,周蜜康不但没能半点儿的不耐烦,还一本正经的点头应答着:”明白明白,当然明白。”

其实,他开心的都想要飞起来了,但是,却不能有半点儿的流露,要不然,小妻子一羞恼,回宿舍了怎么办?

他知道,小妻子过来这边,会有人说好,自然也会有人不屑。

但是,他为什么要在意那些人的想法儿?

就凭他今时今日立下的功劳,他用得着怕谁?

若是有人敢难为小妻子,那就更别怪他不客气了!

夫妻二人又黏糊了一会儿,师长筒子才恋恋不舍的放开了小妻子,毕竟现在时局摆在这儿,等战事结束了,不只要放周汉亮的大假,他自己,也一定要放自己一个大假,好好的陪陪小妻子!

“这些日子处于休整状态,可能不会那么忙,但是……”皱皱眉头,周蜜康认真的看着妻子,“据可靠情报,敌方正在紧锣密鼓的调集援兵,再有个把月,可能会进入苦战期。

到时候,我们不可能每天见面,甚至,十天半个月见不到也是正常的,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你必须保证自己的安全。

就待在后方做好救援工作行了,不要在意别人说什么,也不要在意自己的身份会让别人说什么,你是我的妻子,你做什么,都是对的,任何人没有理由也没有资格质疑。

所以,你现在必须答应我做上以上几点,要不然,我就算出任务的时候,也很难放心下你,至于黄苏爱那边,我也会叮嘱她,不让她安排你出外执行任务。”

“好。”初夏点头,“我自己几斤几两自己清楚,我也没有争当英雄的想法儿,更不会无端端的出头让别人跟着担心。

我来这儿,一是因为你,二是真的希望自己能帮上忙,而不是帮倒忙,所以,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至于会不会有人欺负我的事儿,你也不用挂着,就我这性格,你觉得谁能欺负得着我?无论是嘴巴上,还是行动上。

就算我打不过,不是还有吴静波和赵冰冰帮忙嘛,哼,我才不怕别人说我拉帮结派呢,嘿嘿……”坏笑两声,初夏冲周蜜康眨巴眨巴眼睛,“你担心应该是到时候我惹了祸,你怎么做善后才是。”

“没事儿,就算你把天戳个窟窿,我也有办法帮你补上……”周蜜康前探身子宠溺的揉揉她脑袋,“尽管放手去做,一切有我兜着呢。”

初夏就一头的黑线,这要是让她在工作上放手去做也就罢了,让她放手的去欺负人,她家师长大人也算是独一份儿了……

“咦?”初夏挣起耳朵听听,“好像我大哥还在外面?”说着站起身来,“我去看看,难道我听错了……”拉开帐篷门,看到和张平站一起聊的热乎的赵启亮,初夏一脸的好奇,“大哥,你这是一直没走,在这儿聊天呢?”

赵启亮点头:“是啊,我还有话想要和你说,但是你和师长刚见面,肯定有好多话说,就在外面等等了。”

站一边的张平就抚额,有说话这么实在的吗?你这让人家女孩子多不好意思?

果然,赵启亮的话音一落下,初夏脸就红了,恨恨的瞪一眼自家大哥:“有话你说就是了,用得着跑出来还给我们把门关死吗?

我们只不过在说把孩子丢下对不对的事儿,又不是什么私密话题,让你这么神神秘秘的一整,还真是……有嘴都说不清了!”(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