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更。

----------

“那就提前恭喜三哥了……”初夏笑嘻嘻的看向林文杰,“不过三哥要拉着大哥一起结婚才好,免得他不急不慢的。”

“必须的。”林文杰一脸认真的点头,“这事儿不用你提醒我也得拉着他,都多大了,还在那儿甩大鞋呢。

他不急,要把人家原慧姐耽误到什么时候?人家不嫌他乱七八糟的事儿多,愿意嫁给他就不错了,还搞什么恐婚,一大老爷们恐的哪门子婚嘛!我有时候真想一巴掌拍醒他,太矫情了!”

“哈哈……”初夏就笑起来,“要是大哥知道你的想法儿,肯定要先拍你一顿,你说他恐婚倒真是冤枉他了,其实那只是他的借口,他就是不希望耽误原慧姐。”

林文杰不满的翻个白眼儿:“那也是他不对,如果不喜欢他,不用他找借口,人家也就退避三舍了,喜欢他的人,他出什么事儿人家都不会在意的,他这样做,根本就是自以为是的以为在为对方想,其实,根本就是在伤害人家而已!”

初夏赞同的点头:“说的也是,回头咱俩一起劝他,让他多给原慧姐写信打电话,可不能把人家的心冷了,到时候他哭都没处哭去了。”

“就是,自不量力说的就是他,反正啊,从小到大他都是这样,对于别人的事儿,看得清楚,也理得明白。到了他自己了,就总是瞻前顾后的。

从根本上说,还是他太善良了。要不然,也不会顾忌的这么多……”重重叹一声,林文杰一脸的无奈,“要不然,当初也不会被伤的那么重……”

“行了,那都是过去的事儿了,别翻旧帐了。现在不是已经走出来了么?”初夏笑着安慰他,“你也别担心太多了,大哥不像你想像的那么脆弱。”

“也是。我现在也变的爱操心了,以前,我可不管这些事儿的……”林文杰烦燥的挠挠脑袋,“被我妈催得。我这压力也太大了。”

“大伯娘也让三哥劝大哥?”

林文杰一脸委屈状儿:“是啊。大哥忙,不能经常往家里打电话,我妈逮着我就没完没了的叨叨,好像我能说了算似的。”

初夏半点儿不同情的白他一眼:“叨叨你就对了,谁让你当初突然做了这样的决定,大伯娘和大奶奶可是都让你伤的够呛,现在唠叨你几句,还不是应该的?”

林文杰有些心虚的笑:“我要不瞒着她们。她们是肯定不会让我如愿的,你看看我现在的样子。不也觉得进步了不少嘛?要是我老老实实的听他们的,现在哪能有这么大的进步?”

“强词夺理!”初夏瞄一眼时间,“不和你瞎叨叨了,我该查房了,你不是想要记录我一天的生活吗,开始吧。”

于是,这一天,初夏走到哪儿,林文杰就跟到哪儿,搞的一些不清楚内情的队员还以为某人是狂热追求者呢。

甚至有队员在悄悄议论,这是哪儿来的,胆子太肥了,连师长妻子的主意都敢打……

“看不出来,你人缘还挺好嘛。”抽了空,林文杰小声打趣初夏,“她们都知道你是师长妻子,竟然不妒忌,不说酸话,倒真是挺难得的。”

初夏得意的冲他挑挑眉头:“那当然。”

“林初夏!”

一声大吼吓得初夏一哆嗦,回头一看,是方婷香,亦是周蜜康的狂热崇拜者,纯粉丝型。

“你好。”初夏客气的冲对方打招呼,一看对方怒目而视的样子就猜了个**不离十,不待对方发问,便主动介绍道,“这是我堂哥林文杰,b团的团长林文斌是亲兄弟。”

“你……你堂哥?”方婷香呐呐着挠着脑袋,“亲的?”

“当然,我爸爸和他爸爸是堂兄弟。”

“不好意思,我误会了……”方婷香一脸的讪然,“我听说有个男的一直跟着你,我还以为……嘿嘿,对不起了。”

“没事儿……”初夏大度的冲她摆摆手,“不知者不为罪嘛,我堂哥是战地记者,今天想跟着我记录一下我们医护人员的工作情况。”

“噢噢噢……”方婷香连连点头,头都不敢抬的挥着手告辞,“你们忙,你们忙,我那边儿还有点儿事呢。”

“这又是周蜜康的追求者?”待方婷香身影消失,林文杰一脸不悦的看着初夏,“也太过份了!到哪儿都不省心!”

“这事儿也不能怪他呀,表现的突出了是他的错吗?不过还好,这位虽然喜欢他,却从来没什么非份之想,也从不和我作对,有时候还会刻意护着我,其实挺招人喜欢的。”

“你可真是好脾气。”林文杰一脸的无奈,“不管怎样,还没搞清楚情况呢,就大呼小叫的跑过来质问,她算是哪根葱?”

“直性子就这样嘛,当初那个赵薇薇对周蜜康心怀不轨的时候,是她一直在盯着赵薇薇,不让赵薇薇做出非份之举呢。”

“算了,你都不生气我有什么气的?”林文杰摆摆手,“幸亏我打算跟着你一天,要不然还不知道这些情况呢。

我不管他是不是什么团长,反正发现的问题我都会报给家里的老爷子老太太,等他回去,自己去跟他们解释吧。”

“好啊,这事儿我不拦着三哥……”初夏眉眼弯弯的笑着,“正好,我巴不得多几个人帮我教训教训他呢,要不然,爬的越高,尾巴可就要翘的越高了。”

林文杰:“……”他刚才只不过吹个牛而已,就算他真的告诉了老爷子老太太,他们敢教训周蜜康吗?那可是立有卓越战功的最年轻的师长!更何况,曾经自家的一些作法儿,并不得周蜜康的喜欢。

……

午饭初夏和林文杰在周蜜康的帐篷吃的,饭后俩人正闲聊着的时候,周大师长终于回来了,风尘仆仆的,一看就是又去勘测地形了。

“这儿的饭菜还对你胃口吧?”看着这位便宜小舅子,周蜜康笑着擂对方一拳,“比以前结实多了嘛。”

“师长好!”条件反射的,林文杰立正行了个军礼。

回个军礼,周蜜康伸手拍拍他:“都是自家人,就别那么多讲究了。”

“是。”林文杰中规中矩的回答,看得初夏一头黑线,这刚才还要回去报信收拾人呢,看这架式,像么?

林文杰也觉得有些没脸,牛皮吹大了,好丢人的说。

“你回去的时候把这个给文斌带过去。”周蜜康从口袋里掏出一封信递给林文杰,“本来是打算派人过去的,知道你在这儿,就让你顺道捎了。”

“好,我一定完成任务。”犹豫一下,林文杰又道,“不过我打算到晚上再回去,不会耽误了吧?”

周蜜康摆摆手:“不耽误,你明天给他也没事儿。”随之冲林文杰笑,“你可以放轻松点儿,我又不吃人,看你正襟危坐的,我都替你累。”

“哎……”长舒一口气,林文杰苦笑,“平时想见您太难了,好不容易见了,这不就紧张起来了嘛。”

“三哥……”初夏一头黑线的看着他,“敢情你一直在跟我吹牛?”

“那个,你们聊,我出去转转,回头咱俩在伤员区集合。”话音落下,林文杰身影已经消失在帐篷外面,初夏一脸无语的摇摇头,“就这点儿胆子,真够丢人的。”

转而看向周蜜康,“听说了你在这儿的女人缘儿那么旺,还说要上报给家里的老爷子老太太帮我出气呢,结果他自己见了你像老鼠见了猫似的,呵呵……”

“胡说,我哪有女人缘了?”周蜜康不满的瞪着小妻子,“你就是喜欢冤枉我,你看着我搭理哪一个了?”

初夏就冷哼一声:“没搭理不代表没有女人缘嘛,反正咱俩结婚后,你身边的追求者是一个接一个的,不管明的暗的,敢说出来的不敢说出来的,反正一直没断下。”

“这能怪我吗?”周蜜康一把搂过小妻子,不管不顾的堵住她的唇……

挣扎了几下根本没什么用,初夏只好放弃了无用功,身子一点点的软了下来,感觉到对方情动的身体,脸不自觉的红到了脖子根儿……

俩人虽然一直在一起,却是从来没有越雷池一步,在这种地方,在这种情形下,初夏实在是有心理障碍,周蜜康也就顺了她的意,但是,看得出来,他实在是忍的够辛苦。

终于,新鲜的空气透进来,初夏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忍不住嗔一眼师长筒子,太坏了,这是分分钟想要憋死她的节奏嘛!

这哪是嗔怪,分明是勾引好不好?!

原本已经偃旗息鼓的师长筒子又忍不住了,于是,等再次呼吸到新鲜空气的时候,初夏老实了,半点儿异样的动作都不敢做。

这大中午的,要是真的擦枪走火了,让她把自己直接埋坑里好了!

随之,又有些心疼对方,就压低了声音,附他耳边:“晚上再说。”

眸子一亮,周蜜康眉眼中立时涌满了笑意:“好。”(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