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更的可能不太多,暖在理顺大结局的线头,28号开始,会超级多更。

----------------------------------------------------------

“老大,今天怎么这么高兴?”一脸疑惑的打量打量周蜜康,周汉亮一脸的纳闷,“是不是有什么好消息了?”

是有好消息啊,但是不能告诉你!

周蜜康自觉的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淡淡看向直直盯着他的某人,“就这段时间咱们的战绩,还不算好消息吗?”

“您是因为这事儿在高兴?”周汉亮有些不相信的看着师长大人,有些搞不太明白,胜利的时候没见他这么开心,现在倒是开心上了,这反射弧……是不是长的有些过份了?

挑挑眉毛,师长大人一脸的理所当然:“难道不应该为这事儿高兴?”

“应该,应该,当然应该。”汉亮向子简直想要抱头痛哭了,师长大人越来越欺负人了,这么问,他敢说不应该吗?

然后,整个一下午,看着师长大人脚步那个轻快,笑容那个灿烂,汉亮筒子就更好奇了,他相信,师长大人绝对没跟他说实话,难不成,是和小嫂子有关系?

刹那间,汉亮筒子觉得自己真相了。

“师长……”晚饭的时候,汉亮向子不知死的小声问道。“是不是小嫂子夸您了,所以您今天才这么开心?”

“你管的有点儿多吧?”周蜜康笑眯眯的看着他,“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师长。您不能这样欺负我,您有妻子陪在身边,我可是没有,您好歹还见过俩儿子出生的样子,我可是到现在没见着他的真模样儿呢。

您不念别的,念着我跟了您这么多年的份儿上,这会儿是不是也应该安慰安慰我。不能这么往我刀口上撒盐?”

“撒盐了?”周蜜康打量打量他,“伤口在哪,我咋没看着?”

装憨啊……

周汉亮叹口气。老老实实吃自己的饭,跟在师长筒子身边这么多年哪能不知道对方的脾气,诚心不想说什么事儿的时候,啥法儿都没用。

而且。问多了。倒霉的有可能是自己,师长大人的招他太熟悉了,才不想被对方惦记上呢。

……

“周汉亮问我今天有什么好消息,竟然那么高兴……”把小妻子迎进帐篷,周蜜康一把揽住她,低声在她耳畔道,“你猜我怎么回答他的?”

初夏就撇了撇嘴:“你肯定说关他什么事儿。”

“果然还是你了解我。”抱着小妻子坐在椅子上,下巴摩挲着对方的头发。师长筒子声音透着从未有过的温柔,“我们有两年多没在一起了。”

明白他的意思。却不好意思回答,初夏一张脸羞的红彤彤的,像是染了胭脂一般。

怀中美人身姿柔软,容颜如玉,眸色娇羞,真真的是美不可胜收,憋了两年多的师长大人,哪怕定力再强,也受不住了……

早在进来的时候,他就把帐篷从里面拉死了,又是到了这个点儿,自是不用担心有人打扰,没一会儿,军绿色的帐篷内便染了一室春光……

感觉到他火热的身体,初夏身子也敏感的弓了起来,心里有个声音叫嚣着让她注意些,行动上却根本不受支配。

这使得师长大人更加激动了。

正处于休整阶段,各处也已巡视完毕,今晚的他,是真的没有任何可担心的事儿,眼里心里只有小妻子一人!

“想我吗?”他哑着嗓子问道。

“不想。”某人嘴硬的回答。

“真不想假不想?”他的手在她的敏感部位不断的点火,却是并不做进一步的行动,眼神中的欲|望|赤

裸|裸的呈现在她的面前……

“真不想。”她仍是在嘴硬,哪怕是来自那个开放的年代,这种事儿,她还是开放不起来,让她承认自己现在的渴望,才不要呢!

“你不想我想!”

师长筒子不再逼着她表态,由着自己的心意信马由缰,房间里便只剩了潺潺的水声……

一夜大战,歇下时已经凌晨一点,初夏累的实在不想动弹了,瞪他一眼:“讨厌!”

自己也感觉自己好像太过份了点儿,周蜜康讨好的冲小妻子笑笑,把她搂在怀里,轻拍着她:“睡吧,明早我去给你请假,你下午再去。”

“才不,那可就丢死人了……”原本已经困的眼皮都睁不开的初夏,刹时精神了,一屁股坐起来,“周蜜康,你要是敢去请假,我就和你离婚!”

“你……”哭笑不得的看着小妻子,周蜜康一脸的无语,这怎么就上升到离婚的地步了?“夏,咱以后可不能把这话随口挂嘴上的,要不然,看我怎么惩罚你,说到惩罚的时候,还故意在她身上上下睃了睃,”“流氓!”哧溜一下钻回被窝,初夏转过身去不再搭理师长筒子。

眼见小妻子真生气了,周蜜康赶紧哄:“放心吧,我不去请假,我肯定不去请假!”

“下次我说停的时候就停!”某人转过脑袋,气哼哼的盯着仍是精神奕奕的师长筒子,“要不然,再也别想!”

“听你的,听你的。”细心的给小妻子掖好被角,周蜜康也躺下,“睡觉吧,要不你明天可真是半点儿精神都没了。”

“知道我会半点儿精神没了,还……”

“怎么了?”听小妻子说着说着突然卡住,周蜜康吓得赶紧坐起来,“出什么事儿了?”

“忘了采取措施了,万一有了怎么办?”初夏苦巴着脸看向师长筒子,“我开始还想着这事儿来着,后来就忘了,你也不和我俩想着,讨厌死了,这可怎么办吗?”

“有了就生下来,你不希望我们再添个小女儿吗?”周蜜康一脸向往的看着小妻子,“生一个和你一样漂亮的小女儿,多可爱?”

“可以生吗?”初夏不确定现在是不是已经开始计划生育,她刚才是完全后世思维了,就觉得周家是军人世家,好要是生下来是肯定不可能的。

“当然可以生。”周蜜康一脸纳闷的看着小妻子,“这事儿怎么会有人反对呢?爸妈和爷爷奶奶巴不得咱们多生几个呢。”

“不是爸妈反对,是我忘了什么时候开始实施计划生育的,一家只准要一个孩子,普通家庭,如果第一胎是女孩儿,等妻子三十岁,或者第一个孩子六岁,还可以再生一个,像咱们这种家庭,是绝对的不可以再生了,所以,我才会担心的,你现在还没听到这方面的消息吗?”初夏照实告诉了对方,反正周蜜康知道她重生的事儿,这事自然也没什么好瞒的。

“没有,暂时还没实施,或者是等这场战役结束以后的事儿吧……”顿一顿,周蜜康道,“照你说的,或者已经有提议了,但是咱们一直在这边,也不知道,没事儿,你安心好了,一切有我呢。”

“算了,我就不瞎担心了,说不定根本就没事儿呢。”打个哈欠,初夏身子一歪“咕咚”就砸下去,周蜜康一把接住她捞到怀里,揉揉她脑袋,“我不在的时候不准这个样子躺,万一砸了脑袋怎么办?”

“放心,就算是砸了脑子也不会变傻的。”初夏咧嘴笑笑,便没了说过儿,没一会儿,呼吸变的绵长。

看来是真把她累坏了,周蜜康眸色中满是心疼,也有些暗恼自己,怎么就那么不知深浅呢,她现在这么累,休息不好,怎么行?

可这会儿后悔也没用了,只能早上早些起来去给她整些好吃的补补了,猛的想起自家老爹那儿还有从家里带来的牛肉罐头,师长筒子刹时有了主意……

……

早上,初夏是被一阵肉粥的香气给馋醒的,睁开眼睛迷糊了好大一会儿才意识到自己现在是在哪儿,揉揉有些发沉的脑袋坐起身来,就见师长筒子的一张俊脸伸过来:“我给你熬了牛肉粥,起来喝点儿暖暖胃。”

“牛肉粥?”初夏一脸的讶异,“你从哪儿搞的牛肉?又是用什么熬的?”

“爸那儿的牛肉罐头,正好爸那儿有小酒精炉,我就在他那儿熬的,给他留了一大碗,这些都是你的。”说着,周蜜康退回去指了指桌子上的大饭盆,“多喝点儿,补充补充营养,看你现在瘦的,要是让长辈们看到,真心疼死了。”

“你不心疼我啊?”初夏说着翻个白眼儿,“也是,要是心疼我就不会那样对我了,哼!”

“我错了我错了,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那么没节制了。”

“你还想以后?”初夏狠狠的瞪他一眼,“这次是我心软才破例的,要是再有以后,我都要没脸见人了!”

她是师长妻子好多人不知道,虽说她住到师长的帐篷没什么不对的,但这个时机,实在是不合适,只要想想,她心里就虚的慌……

反正啊,不管什么时候回去,这绝对是唯一的一次,哪怕师长大人憋的再可怜,她也不会破例了!

“好,回去以后再说。”周蜜康痛快的应下来,见小妻子穿好衣服,又要叠被子,便赶紧拦下,“我来,你先去洗脸刷牙,水我都给你打回来了,一壶热的,一桶凉的,用完了直接倒到空着的桶里就好。”(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