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长筒子的细心,让心情惴惴的初夏平静下来。

她还真是着了相了,俩人是夫妻,既然来到了同一个地方,生活在一起也是极正常的事儿,有什么好纠结的?

他真心的爱着她,宠着她,事事都替她想到,能替她做的也绝对包揽,而且,大半夜的跑到公公那儿要罐头要酒精炉熬粥,这对任何一个男人来说,都是极困难的事儿。

人往往特别在意在自己亲人那儿的面子,好多男人,哪怕真心心疼媳妇,也不希望让亲人们看出来,生怕亲人知道了心里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

的确啊,自己亲手拉扯大的孩子,却去疼爱别人去了,心里不舒服也是正常的,顾忌更是正常的,单从这事儿上,就说明了她嫁的有多对!

对方能为了她抛却那些无谓的自尊心,她为什么不可以?

而且,人越是在意了越显的心虚,坦坦荡荡大大方方的,反倒会让很多人不说不出什么来。

如此想着,洗完脸回来的初夏已经完全放松下来。

看到状态明显不一样的小妻子,周蜜康一脸的纳闷儿:“洗个脸就开心成这样了?”

“是啊。”喝一口粥,初夏冲他竖竖大拇指,“好喝,你这技术绝对杠杠的,这么简陋的条件下,竟然能做出这么好吃的东西,果然,聪明人就是聪明人!”

“喜欢就都喝了,还有两个鸡蛋。也吃了。”周蜜康开心的揉揉她脑袋,“吃完了把碗放在这儿等我回来刷,以后有时间的时候。我就做给你吃。”

“那倒是不用了,有这个心,等回去了你要经常做给我吃,现在嘛,这么忙的时候,我哪能这么不懂事儿。再说了,你这么做。让我怎么有脸去见爸?”

“爸才不会说什么呢,我走的时候,爸一边喝粥一边说。让我继续保证,把你养胖一点儿……”周蜜康边说边摇头,“也不知道他心里想的到底是把你养胖一点儿还是把他自己养胖一点儿。”

“你看你这就冤枉人了,爸来了这边给你行了多少方便。你还这样说他?”初夏白一眼丈夫。又嘻嘻笑,“快过来和我一起吃,你让我吃这么多,是诚心想要撑死我啊?”

“就是粥,没多点儿的,喝饱了一会儿就饿了。”周蜜康冲她摆摆手,转身往外走,“我去食堂吃行了。”

“喂!”初夏急跑两步扯住他。不满的嘟起嘴,“你当我是外人啊?还给我做好了饭。自己跑食堂去吃?

我就是再大的饭量也吃不了这些,早上不能吃太饱你不知道吗?快回来,把粥喝完了再去食堂吃去,我知道这些都给你吃也不够,所以我不难为你,一会你该去食堂还照样去,但现在,必须和我一起把这些饭解决掉。

验收咱俩一人一个,粥一人一半,要是你答应了我就继续吃,要是不答应,我就给你留在这儿让你做饭饭。”

“你呀……”被小妻子逼的无奈,周蜜康只好返回来,和小妻子一起,把大饭盆里的粥喝了个干干净净,鸡蛋嘛,他把青吃了,黄留给小妻子。

初夏无语的瞪着他:“鸡蛋总要青和黄一起才好吃,这样吃会噎死人的。”

“呃……”发现自己好像办了缺心眼儿的事,周蜜康一脸的不好意思,“刚才吃的时候就想着黄营养多了,下次肯定不会这样。”

“知道就好。”初夏趁他笑的功夫,把一个蛋黄塞他嘴里,“我身子块头小,消化不了那么多的营养,你看看你自己都瘦成啥样了还说我。”

以前看别人吃个饭让来让去,喂来喂去的,初夏觉得特别受不了,可这会儿,真轮到她自己了就发现,感情到了,做这种事儿其实是蛮幸福的。

回到医疗队的时候,刚刚过六点半,七点接班,她就回了宿舍,进门的时候就发现大家看向她的眼神都是满含深意的,脸微微一红,初夏冲大家笑笑,坦然的走到自己的铺位坐下,伸手推推还在睡着的赵冰冰:“起来了,还要洗脸刷牙吃饭呢,你再腻一会儿,可就耽误了。”

“我不吃早饭了,让我再眯一会儿。”翻个身儿,赵冰冰继续赖床。

“早上不吃早饭怎么行,你的身体是铁打的?”初夏继续推她,“别忘了你过来的目的是什么,可别到时候还没达成目的呢,身体先垮了。”

“好能罗嗦。”无奈,赵冰冰只好爬起来,不满的瞪着初夏,“你现在和我妈的罗索有一拼了。”

“要是不心疼你的身体,谁愿意和你俩罗嗦?”初夏白她一眼,起身往外走,“反正我喊你了哈,要是迟到了被骂可别怪我。”

初夏话音一落下,赵冰冰立时加快了穿衣的动作,天啊,她可是不要被骂,她所在组大组长的脾气太火爆了,她可不想往枪口上撞!

随着战争的白热化,伤员们越来越多,管理上自然也是越来越严格,像初夏这种可以独立上手的,忙的时候忙死,但是也相对自由一些,只做护理的,每个人都定死在几个床位上,虽然空闲时间多点,却是不能像初夏一样各个组转。

是以,现在大家的见面,主要靠初夏的自由活动,她到了哪个组,就和哪个组的朋友见上一面,要不然,有时候可能会好几天见不着,毕竟大家值的班不一样嘛。

还不到时间,初夏就先去看了一下叶美如,手术后,她恢复的不错,现在已经可以下床自由活动,看到初夏进来,叶美如唇角绽起一丝笑意:“你这个师长夫人也太称职了,总是早到晚退的,所以说,你来这儿还是很有必要的,最起码鼓舞士气的做用是起到了。”

“今天感觉怎么样?”初夏笑着打量她,“看你气色挺好的,是不是有什么好事儿?”

“是的。”叶美如开心的笑起来,“真的是好事儿,想知道吗?”

“愿意告诉我就和我说,不愿意告诉我我也不能强求不是?”

“你呀,真是不配合……”叶美如无奈的叹气,“明明比我小那么多,有时候说起话来老气横秋的让我以为你是和我妈一个年纪的呢。”

初夏一脸的无语:“您这是夸我呢还是贬我呢?”

“当然是夸你。”叶美如笑着搂住她肩膀,“好,我告诉你,我爷爷昨天给我电话了,说随时欢迎我回家。”

“恭喜!”对于这个结果初夏早就想到了,由衷的露出笑容,“现在你可以放心了吧?之前和你说的时候你还说绝对不可能。”

“主要我对自己以前做的事儿太没底儿了,丢尽了家里人的面子,我以为爷爷奶奶和爸爸妈妈一辈子都不会原谅我了呢。

以前我总觉得他们对我太苛刻了,一点儿都不心疼我,果然,人的想法不一样了,角度也就不一样了,我现在就觉得,他们严格的对我才是真的疼爱我。

要是当年一直由着我的性子作下去,或者我这一辈子在年纪轻轻的时候就要戛然而止了,所以说,真要说起来,我还要谢谢你。

林初夏,真的谢谢你,如果不是你的大度,他们当时的处理肯定不是那样的,那么,我也就没机会经过那样的锻炼,更不可能有今天。

不管我未来过的怎么样子,反正到今天为之,我对自己的生活特别满意,虽然我做了那么多不好的事儿,我的家人没有放弃我,朋友没有放弃我,爱人也没有放弃我,我的人生,算是什么都没有失去。

上天对我,真的是太厚爱了,林初夏,以前我总是羡慕你,觉得你是上天的宠儿,可现在,我觉得,我也是值得被人羡慕的!”

“是的,你当然是值得被人羡慕的。”初夏冲她笑笑,“这个好消息还没告诉左大哥吧?”

“嗯,还没来得及和他说呢。”

“那一会儿必须要和他说说,让他也高兴高兴,要真论起来,他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关心你最重视你的人了,对吧?”

“对。”叶美如认可的点头,“无论是谁,都不可能像他那样无原则的宠着我,说起来,他这样也好也不好。

不过,在我遇到那样的磨炼的时候,如果没有这样的一个人陪着我,或者,我走不出来也说不定,所以林初夏,我决定回去以后就要和他结婚了。

原本还觉得我被叶家摒弃,和他结婚对他太不公平,现在好了,爷爷已经让我回去了,虽然我个人上有所欠缺,家境上倒是可以补一补。”

“你想的有些多了,他要是在意这些,从一开始就不会那样做了,我倒是劝你,如果不想让他失望,千万别有这种想法。

喜欢他,就好好的待他,让他走进你的生活,让他感受到你对他的重视,我觉得,这才是他最想要的东西。”

“是的,这才是我想要的。”左海一步跨了进来,感激的看一眼初夏,视线便牢牢的定到了叶美如的身上。(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