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云重伤之下,又中了我的剧毒,必死无疑。”

林心怡盈盈一笑,扭动着蛇一般的娇躯,看着魁梧的范兼,抛着媚眼,“范哥哥,你该怎么奖励人家嘛?”

“你这个勾人的小妖精!”范兼看着衣衫不整的林心怡,脸上浮现出一抹诡异的笑容,猛地抱起林心怡,朝树林走去,“你说呢?哈哈哈哈……”

“不要嘛……人家好害怕……”

……

盏茶过后,丹脉山门前。

“卧槽……什么情况!”大牛昂视苍穹,只见一艘乌黑灵舟朝自己当头坠落!

大牛抱头逃窜,恨不得爹娘多生出两条腿!

“轰隆隆!”

地面如水震颤,大地龟裂,尘土弥漫中,灵舟砸落在山门前地面上。

“啊……呸!”大牛狼狈不堪的躲过被砸死的厄运,狗吃屎般撅着屁股,从地上爬起来,吐出满嘴的泥土,小心肝颤着朝灵舟走去。

“谭、谭师兄?”大牛当看到躺在灵舟上,脸色乌黑,惨不忍睹的谭云时,慌忙上前,蹲在谭云身旁,不停呼喊着谭云。

“谭师兄,你醒醒啊!”

“谭师兄,你这才离开一会儿,怎么伤成这个样子了……”

“谭师兄……”

迷迷糊糊中,耳畔旋绕着熟悉的哭腔呼唤声,谭云颤巍巍的睁开了沉重的眼皮,看着焦虑不安的大牛,虚弱道:“放心,我不会死……你快把我头上的三支箭,拔、拔……下来,记住,千万别被箭头划伤,有剧毒……”

“好!只是谭师兄,你可要忍着点啊!”大牛看着洞穿谭云头颅的三支毒箭,感到头皮发麻。

“别废话……快、快动手……”谭云断断续续说话间,指间乾坤戒一闪,一柄雷属性的极品灵器飞剑,自大牛脚下凭空而出,“毒箭是中品灵器,你用此剑先斩断,再、再拔……”

“小弟明白了!”大牛双手持剑,倾尽全力,挥剑朝谭云头颅斩下!

“咻!”

锋利的剑刃,从谭云后脑勺呼啸而过,随即,三支毒箭的v形箭羽被斩落。

大牛蹲身,左手握住谭云下巴,将谭云头颅固定,颤抖着右手,握住洞穿谭云脑门的箭尖后端,猛然发力,将第一根抽了出来!

此刻,谭云胸膛五根肋骨断裂之痛,以及胸膛两道被剑洞穿的血洞之痛,和头颅被刺穿的痛苦,早已让谭云感到麻木。

直到大牛将第三支毒箭拔出,谭云已脑袋生疼,浑浑噩噩!

“谭师兄,已经拔出来了,现在该怎么办?”大牛看着谭云惨烈至极的模样,六神无主。

“大牛,快驾驭灵舟……把我送到苍灵仙山的后山药园……”

谭云仿佛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每说一段话,口腔便涌出一股乌黑的血液,“我要查出……还魂玉草真正的死因。周润做事细心,培育灵药造诣破深……以他的性格必然……寸步不离的守着还魂玉草……我不相信,这种情况下……还魂玉草……还会死……”

话音甫落,谭云彻底晕去。

大牛闻言,顾不上再守山门,便驾驭灵舟飞入山门上空,朝五万里外的苍灵仙山飞去……

三个时辰后。

灵山药园中,正在培育灵药的杂役弟子们,想到两个时辰后,沈执事便会被处死。一个个神色悲伤,目光悲恸。

沈清风是他们唯一的靠山,以前有沈清风在时,其他人还不把他们当人看,若沈清风死了,他们还能指望谁?

今后的无尽岁月如何度过,他们想都不敢想!

这时,一名药园弟子,感到头顶上空,疾风吹来,旋即抬头望去,只见大牛驾驭灵舟,悬浮于药园上空。

“大牛,你不是在看守山门吗?你怎么回来了!”那弟子询问道。

“有话待会儿再说,我送谭师兄回来的。谭师兄要看死亡的五棵还魂玉草,你快上灵舟,带我前去培育还魂玉草的药园!”大牛催促道。

“好!”那弟子重重点头,掠上灵舟的刹那,放声呐喊,“诸位,谭师兄回来了,我和谭师兄,先到后山培育五颗还魂玉草的药园去了……”

“喊你大爷啊喊!没看到谭师兄受伤了?”大牛瞪着那弟子说道:“谭师兄,需要安静!”

那弟子看到惨不忍睹的谭云后,顿时,脸上写满了焦虑与担忧,但还不忘瞥视大牛,低声道:“大牛,你特么现在牛逼了是吧?若非但心怕打扰到谭师兄,信不信我现在揍你丫的!”

“咳咳。”大牛嘿嘿一笑,“息怒,息怒,现在办正事要紧。”

“哼。”那弟子对着大牛冷哼一声,便给大牛指引方向,灵舟朝后山飞去……

“快快快,谭师兄回来了,好像受伤了,我们去看看谭师兄!”

“大家都别忙了,快放下手中的活,探望一下谭师兄!”

“……”

八百多名药园弟子,放下手中的活,纷纷足踏飞剑,跟随灵舟朝后山飞去……

不多时,大牛驾驭灵舟,飞落于后山半山腰处。

“谭师兄,周润当初培育还魂玉草的地方,就在前面,你醒醒,我抱你过去。”大牛俯身,轻声说道。

经过三个多时辰的恢复,谭云意识已经恢复,此刻,他脸色苍白如鬼。原本灵箭上的剧毒,也不治而愈。

谭云徐徐睁开眼帘,点了点头,声音尤为虚弱,“有劳了。”

“谭师兄,你太客气了。”大牛说着,抱起谭云,进入阴潮的药园内,步行数十步,停下了脚步。

在他前方,俨然是已经枯萎的五棵还魂玉草。

“咻咻咻……”

这时,所有药园弟子,御剑悬浮于谭云头顶上空,窃窃私语的交谈着:

“诸位,你们说谭师兄,这是要做什么?”

“不清楚啊,莫非是确定一下还魂玉草死亡没有?”

“……”

众人议论声,被大牛截断,“谭师兄身负重伤,需要清静,诸位都别说了。”

众人当即闭口不言,唯有山风呼啸。

“大牛,把我放下。”这时谭云开口了。

“好。”大牛将谭云轻轻放在地上,谭云左手捂着胸膛,步履维艰的迈出三步,站在了还魂玉草面前,吩咐道:“大牛,帮我把五棵还魂玉草,都拔下来,记得轻一些,别把根扯断了。”



章节目录

逆天至尊(枯崖雨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枯崖雨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枯崖雨墓并收藏逆天至尊(枯崖雨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