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咻咻咻……”

“砰砰砰……”

高阳无双足踏飞剑,手腕旋动间,一道道充斥着时间之力的百米剑芒,无穷无尽的朝谭云接连斩下!

谭云忍着伤痛,每一次躲闪都险之又险!

“扑哧!”

一道剑芒从谭云后背划过,带起一股飞溅的血液,在谭云背部留下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嘶!”

谭云疼得倒吸冷气,星眸中透漏着嗜血的光芒,“高阳无双,有本事你现在杀了我!只要我不死,我必让你加倍偿还!”

话音甫落,身负重伤的谭云,并未强行施展光明之力,恢复伤势。

他清楚,自己所强行施展造成的创伤,光明之力的恢复能力,都无法快速治愈!

一旦施展,自己恐怕会陷入晕厥,即便光明之力能疗伤,但昏迷中的自己,面对高阳无双的追杀,无疑是死路一条!

早已变成血人的谭云,在鸿蒙神步之下,穿梭在密集而凶悍的剑芒之中。

“扑哧、扑哧……”

谭云躲闪中,双腿、胸膛上留下了一道道深可剑骨的伤口,森森白骨旁一股股血液喷薄而出。惨不忍睹!

“啊!”

倏然,一道突如其来的剑芒,朝谭云倾斜斩下,谭云拼命躲闪中,虽然躲过了被斩飞头颅的命运,但他颈部左侧却被斩开,奔腾的血液,从脖子中涌出!

一剑几乎割破谭云咽喉!

一剑险些斩飞谭云头颅!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谭云狞笑如鬼,眸子戾气肆虐,“高阳无双来吧!你时间快到了,你就这点能耐吗!”

疯狂而虚弱的嘶吼声,宣泄着谭云的愤怒!

倏然,混沌的苍穹中归于了平静,谭云气息紊乱的停止了逃命!

他蓦然回首望去,但见高阳无双在飞剑上摇摇欲坠,双腿止不住的打颤,整个身体忍不住的抽搐。显然扩经强骨丹药性已去。

谭云颤巍巍的转身,血液从断臂中滴滴掉落,他胸膛、后背双腿上的伤口,亦是血液潺潺!

他像是从血池里爬出来恶鬼,苍白的脸颊上,徐徐泛出了笑容!

恍若恶魔的戾笑,又像是杀神的轻蔑!

谭云每说一句话,便有血液从口腔沁出,“高阳无双,你终究还是输了,你输得彻底!”

“是吗?”高阳无双咬牙切齿,持剑俯视谭云,“就算我遭到了丹药反噬,但你也好不到哪里去。你比我伤得更重,我杀你轻而易举!”

“我要杀了你,拔掉你的皮,折断你骨,我要用你的鲜血祭奠小倩的亡灵!”

高阳无双悲恸怒吼,朝谭云挥剑俯冲而下!

在他看来,谭云早已手段尽出,如今已是穷途末路!

这一次谭云没有躲闪,他直勾勾的凝视着俯冲而来的高阳无双,突然,五官扭曲,仿佛承受着难以忍受的痛苦,随着一股血液从口腔迸射而出,嘶吼道:“木之禁锢!”

霎时,混沌之中,传来道道极速的呼啸声,一股股萧杀气息笼罩着高阳无双!

高阳无双猛然抬头望去,看到了他至死难忘的一幕!

但见一股股绿蟒般的木之力,从混沌虚空中探出,闪电般交织、编织一只摩天巨手,朝自己垂直抓下!

“谭云,你究竟是何资质!怎么能驾驭风雷、时间、空间,还有木之力!”高阳无双惊恐嘶喊,挥出一道璀璨的剑芒,斩向罩来的摩天巨手!

“嘎嘣、嘎嘣……”

剑芒斩中摩天巨手后,上百股绿蟒般的木之力被斩断!

“给老子禁锢!”

谭云虚弱之音响起时,摩天巨手轰然分解,化成上千条绿蟒,朝高阳无双缠绕而去!

高阳无双拼命的挥舞着长剑,每一道迸射出的剑芒,便让数十股木之力一分为二后,化为无形!

无奈木之力着实太多了!

“咻咻咻咻咻!”

在谭云操控下,五股木之力贯穿虚空,分别缠绕着高阳无双的脖子、双臂、双腿上,旋即,朝五个方向极速拉伸!

“不……”

惨烈的嘶喊声中,高阳无双以被五马分尸的姿态,双臂、双腿、颈部被拉伸,展平在虚空之中。

鸿蒙屠神剑阵内,木之力柔性、威力皆增加了十一倍,使得身负重伤的高阳无双,挣不脱,跳不掉!

高阳无双颈部、双臂、双腿骨骼,在木之力的撕扯下吱吱作响,仿佛随时断裂!

“给我斩!”高阳无双操控飞剑,朝五股木之力斩去的同时,谭云操控剩下未被斩断的数股木之力,死死地缠绕住了飞剑!

众所周知,胎魂境修士,拥有隔空摄物的能力,当与敌人交战中,除非对方比自己实力弱太多,才会御剑杀敌。

若对方与自己实力不分伯仲,那根本不会选择御剑对敌,因为御剑所发挥出飞剑的威力,不及自身手持飞剑所能释放威力的三分之一!

故而,高阳无双操控的飞剑,轻而易举被木之力缠绕禁锢,无法飞行!

“高阳无双,刚刚你威风够了,那现在该我了!”谭云在剑阵的加持下,摇摇晃晃腾空而起,悬浮于高阳无双身前!

“谭云,你要杀便杀,我是不会向你求饶的!”高阳无双像是一头困兽,散发着不甘而吃人的目光,“你杀了我,你也改变不了你是卑贱的杂役!”

“就算你杀了我,因此被首席看重,让你摆脱杂役弟子身份,但是我告诉你!就算你成为炼丹弟子,你也无法改写你是卑贱杂役出身的事实!”

闻言,谭云狞笑连连,“你骂,接着骂!”

谭云凌空一旋,右腿弯曲,右膝“咔嚓!”砸断了高阳无双的肋骨,紧接着,甩起的右脚脚尖,狠狠地踢中了其嘴巴!

登时,高阳无双痛苦之中,满嘴牙齿随着血液喷出口腔!

“谭云……我诅咒你……”高阳无双含糊不清的咒骂时,谭云操控缠绕飞剑的木之力,闪电般飞来,剑尖插入了高阳无双口腔后迅疾旋绕,将舌头绞烂!

谭云操控木之力带着飞剑,抽出了高阳无双的口腔,高阳无双因疼痛而扭曲的五官,极为吓人。

“我知道你想骂,但是很遗憾,你骂不了!”谭云阴测测话罢,声音不含一丝感情,“老子进入丹脉,从未主动招惹过别人,而你们十二丈老门下的杂碎,却想置我于死地!”

话及此处,谭云怒喝道:“李自安是,叶凌也是,而你为了叶凌来杀老子,老子一想起来就火!”

“我草你娘的!”

话音甫落,谭云身体凌空旋舞,接连四腿,抽向高阳无双的四肢!

“咔嚓!”

“咔嚓!”

顿时,瘆人的骨裂声中,高阳无双的双腿、双臂爆碎,血雾弥漫中,失去四肢的身体,仅被缠绕在颈部的木之力支撑悬挂着!



章节目录

逆天至尊(枯崖雨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枯崖雨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枯崖雨墓并收藏逆天至尊(枯崖雨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