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逆天至尊最新章节!

“宗主息怒,属下知错。雅文言情.cc”兽魂道者战战兢兢。

澹台玄仲回首看向谭云,“你接着说。”

谭云深吸口气,咬牙切齿道:“回禀宗主,弟子与梦呓早已私定终身,她是弟子的未婚妻,同时也是武洪的关门弟子。”

“可是,武洪却给他儿子武飞熊梦幻丹,并教唆武飞熊给梦呓服用后,想玷污她!”

“他身为堂堂兽魂一脉首席,身为我未婚妻的师父,却做出如此下三滥的事情!简直就是畜生不如,乃我皇甫圣宗无耻至极的毒瘤!”

武洪闻言,先是一愣,额头上布满了豆大的汗珠!

此事,他本以为只有自己和儿子知道,万万未想到谭云居然得知!

“若真有此事……”澹台玄仲话音一顿,回首怒指兽魂道者,一字一顿道:“你天理难容!”

“宗主,您要相信属下啊!”兽魂道者一副气愤不已的模样,“宗主,谭云这是诬陷属下!属下只知道谭云废掉了我儿,至于其中缘由,属下到现在根本都不清楚啊!”

“诬陷?”谭云耻笑道:“老东西,你好好看看,这是什么!”

说话间,谭云右臂一挥,登时,将脑海中的记忆,以灵力在虚空中凝聚出一幅画面。

万众瞩目中,画面内被抽筋拔骨的武飞熊,神色木讷道:“就在两个时辰前,我得知你进入兽魂一脉,于是找到我爹,问他怎么办,”

“我爹便给了我梦幻丹,让我玷污她,生米煮成熟饭时被你遇到。若你对我出手,我爹便让我废了你。”

随后,画面中谭云随手将武飞熊丢在地上!

眼见此幕,另外恨不得让彼此都去死的八大首席,自然选择了落井下石。

“唉,武首席,你怎能做出如此人神共愤之事呢!”五魂道者大声道。

“没错!”乾坤道者冷声道:“一脉之尊,居然教唆儿子玷污徒儿,亏你能做得出来!厚颜无耻!”

“都闭嘴!”澹台玄仲一声沉喝,所有人闭口不言。

澹台玄仲怒视武洪,“谭云记忆影像都凝聚出来了,你还有何话说?”

在这生死存亡关头,兽魂道者心中冷静了下来,暗忖道:“不行,老朽得来个死无对证!”

都说虎毒不食子,但此刻,兽魂道者已下定决心,要将儿子杀死!

笃定主意,他跪视澹台玄仲,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宗主,身正不怕影子斜,属下说没有做过,便是没有做过。”

“宗主,您方才也看到了,我儿在回答谭云之时,明明遭受了重伤,但脸上却丝毫未有痛苦之色,有的只是呆滞。”

“从我儿神色来看,定然是谭云用某种手段控制了他的神智,故意制造出这一段记忆影像,目的显而易见,他这是想残害忠良呐!”

“请宗主明察,为属下主持公道,将谭云此等贼子处死啊!”

兽魂道者说的那叫一个情真意切,演技可见一斑,“宗主,您若不信,您现在就可以查看属下的记忆,看看属下究竟有没有和我儿说过那样的话!”

“若说过,不用您说,属下这就自裁!”

兽魂道者一副委屈的模样,愣是挤出了一滴泪水,来了个倒打一耙!

“宗主,您别信他的,他既然能说出这种话,一定是通过丹药抹去了他交代武飞熊整个事情的记忆。”

“玩心计,老子奉陪到底!”谭云陡然一喝,“武洪,睁开你的眼睛,看看他是谁!”

谭云右臂一挥,身前棺材陡然打开,旋即,谭云施展隔空摄物,棺材内一具身穿黑袍的无头尸体,从棺材内腾空而起,飞落于兽魂道者身前!

紧接着,一颗断头也飞出棺材,骨碌碌的滚到兽魂道者身前的刹那,兽魂道者老躯猛然一震!

“谭云,他是谁?”澹台玄仲眉头紧锁。

“回禀宗主,弟子半个多月前回家探亲时,此人以炼魂境九重实力,想灭我谭家满门!”谭云如实道:“幸亏,有强者坐镇我谭家,否则,弟子和弟子的家人无一幸免,都会被此人击杀!”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武洪的心腹,兽魂一脉执事姜缮!”

“宗主,那位坐镇弟子家族的强者,抓住姜缮后,姜缮亲自交代,因为弟子废掉了武飞熊,故而,武洪怀恨在心,便命他屠我谭家满门!”

谭云的最后一句,当然是编造的,同时,他也不指望凭借姜缮就能灭了武洪。

他相信,武洪能坐上兽魂一脉首席,自然不是傻子,当他发现姜缮生命灯熄灭后,同样会通过丹药,选择泯灭命令姜缮杀谭家的记忆!

事实的确如此!

此刻,澹台玄仲自然知道,坐镇谭家的强者便是自己派去的心腹,澹台忠昆。

不待澹台玄仲开口,兽魂道者气急败坏的反驳道:“宗主,姜缮是属下心腹没错,但属下并未命令他做什么啊!”

“宗主,姜执事一直很疼爱属下的儿子,他定是见飞熊被废后心生歹念,后来得知谭云回家探亲,这才私自行动,背着属下做出想灭谭府的恶行!”

“宗主,姜执事死有余辜!但真与属下无关,您若不信,您可以查看属下的记忆啊!”

兽魂道者叩首,高呼冤枉。

究竟是谭云冤枉武洪,还是武洪的确做了,此刻,在多数人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只是武洪死不承认罢了!

澹台玄仲眯视兽魂道者,目光如剑,直刺心田。

兽魂道者额头上布满了汗珠,但依旧是含冤的模样,“宗主,您若不信,可以待九脉大比结束后,亲自查看我儿的记忆。”

就在这时,谭云笑了,那是一种掌控全局的笑容,一种将人置于死地的笑容!

谭云躬身道:“回禀宗主,一月前弟子重创武飞熊,又废他灵池。”

“武洪可以抹去自己的记忆,但一定不会抹去武飞熊的记忆,否则,重伤之下且又不是修士的武飞熊必然死亡。”

“弟子恳请宗主,现在就把武飞熊召来,当场对峙,弟子担心待大比结束后,武洪会心狠手辣的杀死武飞熊,来个死无对证!”

此话一出,低头跪向澹台玄仲的兽魂道者,面如死灰,心声惊恐的咆哮道:“谭云这个小杂种,做事为何如此老练!怎么办……若此时将熊儿带来,我必须无疑啊!”



章节目录

逆天至尊(枯崖雨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枯崖雨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枯崖雨墓并收藏逆天至尊(枯崖雨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