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谭云点头后,不知想到了什么,变得欲言又止。

“宗主,您有何吩咐尽管说。”韩古说道。

“韩古,本宗主要委屈你十年。”谭云说道:“你伤势还是不够重,我担心其他老祖还会生疑。”

谭云掷地有声道:“你自废一臂,十年后待我归来之时,我会用生命之液,给你恢复。”

“属下遵命!”韩古话罢,“砰”地一声,他整个左臂化成了一团血雾,随后,将神剑收入乾坤戒后,右臂抱着尸体,极速飞出了洞府……

……

翌日清晨。

执法四老祖不惜身负重伤、毁掉一臂,将关玄魁、谭云击杀后,带着谭云的无头尸体,和神剑返回宗门的劲爆消息,如同长了翅膀,传遍了皇甫圣宗!

外门、内门、仙门、圣门七百多万弟子们,虽然表面上欢呼着激动不已。

但多数弟子心中,都在默默地悲伤。因为在他们心中,自始至终他们都不信,谭云会杀害老宗主!

可他们却不敢表露心声,因为此乃死罪!

此刻,皇甫古山,皇甫圣殿。

韩古抱着无头尸体进入大殿,对着为澹台玄仲守灵的澹台羽躬身后,布置了一个隔音结界。

随后,韩古将澹台玄仲之死的来龙去脉,以及谭云的谋略告诉了澹台羽。

澹台羽闻言,这才知道误会了谭云,他想到出手抽打沈素冰、穆梦呓之事,感到无比的自责!

澹台羽听了谭云计谋,此事只有他一人得知,就连澹台仙儿也未告知。

接着,二人一同前往了功勋圣境。而圣门各脉高层听说后,皆抱着怀疑的态度,尽数进入了功勋圣境。

功勋道场。

当沈素冰、穆梦呓、钟吾诗瑶、薛紫嫣,看到韩古提着无头尸体,和谭云的神剑出现时,四女感到一阵头晕目眩,脸色煞白!

就在这时,穆梦呓、钟吾诗瑶脑海中响起了韩古之音,“宗主夫人,你们别担心,宗主现在还好好地,他十年后会回来的。现在你们配合一下认尸,来迷惑各脉老祖!”

穆梦呓、钟吾诗瑶听后,芳心激动万分,可面上却愈发悲恸。二女趴在“谭云”无头尸体上,哭得撕心裂肺!

二女哭泣中,讲解着尸体上的特征,那种心碎的哭声,令人不忍闻听!

而薛紫嫣却哭的晕死了过去;沈素冰也是哀哀欲绝!

“噗!”

穆梦呓、钟吾诗瑶,强行噗出一口血液,一头栽倒在谭云尸体上,死死地抱着尸体不放手的目的,自然是担心,有人把尸体拉走验尸!

此刻,拓跋擎天、司徒无痕、冯蕓等九脉大老祖,从穆梦呓、钟吾诗瑶、薛紫嫣的悲痛欲绝样子,再加上韩古手中的神剑,和韩古毁掉一臂、身负重伤等等迹象,确定谭云已死!

至于南宫如雪也哭成了泪人……

而圣门阵脉首席冯倾城,合上了眼帘,心声颤抖道:“他玷污了我的清白,我不是一直都渴望他去死吗……为何他真的死了,我却怎么都开心不起来……”

冯蕓暗自一声长叹,“天妒英才……天妒英才啊……唉……”

澹台羽一副怒发冲冠的大吼道:“功勋一脉除了谭云这样一个孽畜,沈素冰、沈素贞姐妹难逃干系!”

随后,他看向澹台隆,咬牙切齿道:“二弟,把沈素冰、沈素贞、穆梦呓、钟吾诗瑶、薛紫嫣,还有圣门功勋一脉所有高层,全部关入皇甫圣牢内,日日夜夜给我打!”

“往死里折磨他们,让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话罢,澹台羽又给澹台隆传音道:“二弟,把他们关入皇甫圣牢后,再打开地牢甬道,将他们送到我的密室内,让他们好生修炼。”

澹台隆不露声色的传音表示明白后,便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将功勋一脉高层、穆梦呓、钟吾诗瑶、薛紫嫣押走了。

在外人看来,澹台羽这是要将对谭云无尽的恨,发泄到穆梦呓几人身上了。

而此刻,只有韩古、穆梦呓、钟吾诗瑶清楚,澹台羽如此做,是为了保护自己等人安危!

随后,澹台羽扫视九脉大老祖,沉声道:“如今谭云是执法四老祖杀的,那下任宗主便从执法脉系中挑选,就这么定了!”

“代宗主,这怎能行?”拓跋擎天眉头一皱,看似恭敬,口吻却极其强硬,“代宗主,当时我们约定杀逆贼谭云时,可没有将执法脉系包含其内!”

“没错!”司徒无痕附和道:“代宗主,依属下之言,除了功勋一脉外的九脉弟子,再各凭本事,争夺宗主之位,才是最公平的!”

“嗯,司徒大老祖的提议甚好!”钟离博一字一顿道:“我器脉赞同!”

随后,各脉大老祖、老祖、高层,纷纷表态重新争夺宗主之位。

而韩古、澹台羽自然一副气急败坏的模样,但最终还是同意了。

“代宗主,属下建议,明日便开始举行吧!”拓跋擎天话罢,其他老祖们准备附和时,澹台羽一副面红耳赤样子,暴跳如雷道:

“拓跋擎天!谭云孽畜刚刚绳之于法,老宗主尸骨未寒,你就这么想立马得到宗主之位吗!”

“老朽也累了,老朽再说一遍十年后!十年后,老朽将会退隐,皇甫圣宗老朽不管了!”

话罢,澹台羽气愤愤的离去……

对此,拓跋擎天和另外八位大老祖,也不再争辩。的确,十年对于世俗之人而言尤为漫长,可对于他们而言,也不过弹指一瞬间。

翌日。

天罚山脉悬崖洞府内,皇甫孤崇激动不已的看着谭云,“主人,成功了!暗杀成员传来消息,已经确定十年后宗主争夺将会开始!”

“好,非常好!”谭云狞笑道:“如此我便可以安心闭关了!”

随后,谭云进入了极品玲珑圣塔六层,盘膝而坐,暗忖道:“外界十年,塔内上千年!”

“宗主争夺战之日,便是我谭云归来之时!”

笃定主意后谭云开始闭关修炼。

塔内时间,二百三十年后。

倏然,悬崖上空方圆五万里乌云密布,雷电交加,显然谭云触摸到了神脉境一重的屏障,引发了魂脉境的大天劫!

“嗖!”

谭云凌空飞出了洞府,朝天罚山脉深处迸射而去……

皇甫孤崇则施展隐身术,紧随而至,为谭云护法,防在有人打扰谭云渡劫;关玄魁则停留在了洞府内,守护着玲珑圣塔……

直到天黑之时,关玄魁等到谭云散发着神脉境一重气息,意气风发的飞入了洞府内后,进入了极品玲珑圣塔八层内修炼。

六层内修炼一日,等同外界四个月;七层内修炼一日则是四个半月;而八层内一日,则等同外界五个月!

谭云进入八层后,便让弑天魔猿到了七层、金龙神狮进入了六层。

谭云本想让关玄魁、皇甫孤崇,分别进入五层、四层修炼。

不过二人婉言拒绝了,到了他们这个境界,再突破需要契机,单纯闭关,效果微乎其微……

在谭云闭关中,如今的皇甫圣宗,各脉老祖再一次,倾尽全力传授各脉弟子绝学,期待弟子可以斩杀对手,登上宗主之位!

如今皇甫圣宗,可谓是火药味十足,各脉之间的对立局面,几乎到了失控的程度!



章节目录

逆天至尊(枯崖雨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枯崖雨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枯崖雨墓并收藏逆天至尊(枯崖雨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