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小*说m.直到此刻,语嫣方知一直以来是自己误会了长孙轩柒。

“原来错不在她。”语嫣望着正在哭泣的长孙轩柒,美眸中流露出一抹歉意,暗自叹息,“当初是我错怪了她,还不听她解释,杀了她。”

想到这里,语嫣心中的愧疚愈发浓烈。

南宫玉沁、唐馨盈众女,依旧还未缓过神来。

她们本以为,长孙轩柒十恶不赦,该千刀万剐!

可是!

可是直到现在,她们才知道自己错了。

望着哭泣的女儿,长孙蓬坤长叹一声,道:“女儿,是为父的错,都是为父的错。”

“是为父对不起你,是为父骗了你。”

长孙轩柒闻言,她趴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哭得撕心裂肺,哭的声嘶力竭,“

“呜呜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哭泣中,长孙轩柒接下来的举动,令谭云感到一阵揪心。

却是她突然爬起来,手中祭出一柄神剑,架在了颈部,闭上了双目,挥剑自刎!

当锋利的剑刃割破颈部肌肤的刹那,长孙轩柒忽然感到手中的神剑,变得纹丝不动。

她徐徐睁开眼帘,映入视线的是,谭云不知何时已出现在了自己面前,右手握住了自己的剑刃。

望着谭云,长孙轩柒美眸中划过一抹一闪而逝的柔情,旋即,变得冷漠,“你放手。”

“我不放!”谭云果断道。

长孙轩柒泪水簌簌滴落,哽咽道:“你不是做梦都想杀了我吗?”

“怎么,现在我要如你所愿,你拦着我作甚?你放手啊!”

谭云右手紧握锋利的剑刃,任由剑刃割破手掌皮肤,血流潺潺。

他望着长孙轩柒,情真意切道:“上个宇宙的记忆,我没有了,所以,我不确定对你是否有感情。”

“抛开这个不谈,昔日我是鸿蒙至尊时,的确是你和公治翰联手重伤的我。”

“你说的没错,后来你陷入了昏迷,而公治翰杀了我,诅咒我进入了万世轮回。”

“我一直以为,当初你和公治翰一样希望我去死,现在看来,我对你存在误解。”

“我也相信你说的上个宇宙时,我相信语嫣的话,而不信你。”

“轩柒,我欠你一个道歉对不起。”

听着“对不起”三个字,长孙轩柒泪水断了线的滴落。

“呜呜”长孙轩柒哭泣之音,听者伤心,闻者心酸,“谭云,你知道吗?我等你这句对不起,等得太久了!”

“谭云你知道吗?今日我口口声声说要杀你,可是可是我没想过要真的杀了你。”

就在这时,虚空中传来一阵震荡,却是躺在地上失去四肢的长孙蓬坤,眉心中飞出了两柄神剑。

“夫君小心”南宫玉沁提醒之音突然中断,因为她发现,自己多想了,长孙蓬坤并非偷袭谭云。

但见,两柄神剑,其中一柄剑尖垂直朝下,抵住了长孙蓬坤的眉心。

“扑哧!”

血液喷溅中,另一柄神剑,带着股股迸溅的血液,刺入了心脏!

这一幕,出乎了所有人意料!

“父亲!!”长孙轩柒松开神剑,身负重伤的她,摇摇晃晃的朝长孙蓬坤走去。

“站住,别过来!”长孙蓬坤虚弱道。

“父亲呜呜”长孙轩柒泪水潺潺。

“女儿,是爹爹对不起你。”长孙蓬坤颤声说话间,口腔内喷薄出一股股血液,“女儿,方才为父想了很多很多。”

“若当初当初为父没有抓语嫣父母的话,说不定,谭云娶了语嫣后也会娶你。”

“毕竟他当初在百花仙谷中的举动,足以说明,他对你有情。”

“是为父太自私了,是为父太器重你哥哥而忽视了你,你和谭云造成如今的局面,都是为父害得,为父真的很抱歉,对不起女儿真的对不起。”

听着父亲的话,长孙轩柒心痛万分。

这时,长孙蓬坤看向谭云,浑浊的眸子里,流露出了深深地歉意,“谭云,对不起。”

“上个宇宙时,是我害得你自刎而死,也是我卑鄙的要挟你,才杀了你父亲万古祖神。”

“我真诚的向你道歉,也真诚的愿意用我的命来向你父亲和你恕罪。”

“我只求你,如果如果可以的话这辈子,能给我女儿一次机会。”

说到这里,长孙蓬坤流下了浑浊的泪水,“你根本不知道她有多么爱你。”

“上个宇宙时,当我知道她女扮男装,和你结拜时,我气得当场吐血,因为我和你父亲可是死敌啊!”

“当我得知,她爱上你时,我气得当场晕倒,我差点活活掐死她。”

“我让她放弃你,否则我就杀了她。”

“你知道她这个傻丫头是怎么说的吗?”

“她说,她就算是死,也不会放手,放弃心爱的男人。”

“她说的没错,她爱你真的胜过她自己。”

“谭云,你不知道的事情还有很多,我派出杀手屡次三番的去杀你,而那个突然出现一次次救你的蒙面人,就是我的傻女儿啊!”

“她为了救你,屡次负伤,可她这些都没有告诉你,她为你付出的,要比你想象的多得多。”

“很遗憾,你失去了记忆,就算我说再多,你也不清楚。”

“谭云,请你给我女儿一个机会,我我再次谢过了。”

话及此处,长孙蓬坤呼吸急促起来,声音愈发虚弱。

“我”谭云开口后,不知说些什么。

长孙蓬坤看向长孙轩柒,颤声道:“女儿,父亲死了,你不要难过。”

“这是父亲罪有应得,欠谭云他父亲的,你好好地活着,不要再找谭云报仇,就算你们将来无法在一起,为父也希望你们不要再成为仇人。”

“就让为父来终结,我们长孙家族和谭家所有的恩怨吧。”

“女儿,好好保重爹爹爱你。”

话音甫落,长孙蓬坤合上双目的刹那,他操控抵住眉心的神剑,猛然刺下!

“父亲不要!”在长孙轩柒哭泣声中,那柄神剑刺入洞穿了长孙蓬坤的颅骨。其脑海中的祖王魂、灵池中的两尊祖王胎,飞灰湮灭!天*天*小*说m.



章节目录

逆天至尊(枯崖雨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枯崖雨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枯崖雨墓并收藏逆天至尊(枯崖雨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