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云此话一出,犹如一枚炸弹丢入了观看的人群中,引起了轩然大波,“老天!这个谭云是不是脑子进水了?居然连米师兄也敢骂!”

“依我看,谭云脑子是被驴踢了,他这次肯定吃不了兜着走!米师兄的姐姐,可是我们四术星域精英弟子中第一强者,他居然连米师兄都敢得罪,他是活得不耐烦了!”

“就是就是……”

“……”

在众人纷纷议论时,米禹脸色通红,大吼道:“都给我闭嘴!”

立时,观看的数十万内门弟子,变得鸦雀无声。

众人虽不开口,但眼神中却是流露出看好戏的意味。

在众人看来,接下来谭云必定会无法收场。

然而,事实的结果,却是大大出乎了众人的意料。

众人视线中,不待米禹开口,谭云率先开口了,“姓米的,我只说一遍,你听清楚了。”

“我谭云不想节外生枝,也无意和你作对,这个女人想要杀我违反了宫规,我杀她天经地义。”

“依照宫规,任何人不得插手,否则,便以同谋论罪……”

不待谭云话罢,便被米禹冷声截断,“你连杂役弟子都不是,在这里指手画脚什么?”

“谭云,我数到三,你再不死开,后果自负!”

闻言,谭云突然笑了,那是一种愤怒的狂笑,“哈哈哈,好非常好!”

“姓米的,我同样数到三,你若不滚开,老子就依照宫规,把你宰了!”

听着谭云的话,观看的数十万内门弟子,纷纷猜测,量谭云也不敢真对米禹动手。

“一!”

众人暗忖时,谭云冷声开口了。

“我就不让开,我不信你个连杂役弟子都不是的杂碎,敢对我动手!”米禹咒骂道。

他之所以如此有底气,是因为他平日没少违反宫规欺男霸女,而内门弟子们因为其姐姐是四术星域精英弟子实力榜首的原因,而敢怒不敢言。

此外,执法长老对米禹在内门的所作所为,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不是执法长老怕米禹,而是因为,米禹的姐姐是他最得意的徒儿!

“二!”

面对辱骂,谭云置若罔闻,自顾道数。

米禹依旧再对谭云骂骂咧咧,他就是断定谭云不敢对自己动手。

倘若米禹知道,谭云在低等宇宙经历的话,他恐怕就不是这副样子了。

他在至高祖界,杀的人已过万,可是,和杀伐果断的谭云相比,就是九牛一毛。

同一时间,在遥远的苍穹中,一袭紫裙蒙面的辛冰璇,释放神识,正在笼罩着内门地域中发生的一切。

辛冰璇身旁的苗清清,若有所思道:“九师妹,你猜猜这个谭云数到三后,若米禹不退让,他会不会真的动手?”

就在方才,二女刚好经过内门地域,却发现了谭云和米禹对峙的一幕。

至于为何谭云会从无极道观,跑到内门和米禹发生冲突,二女并不知。

闻言,辛冰璇微微摇动螓首,如实道:“应该不会,毕竟谭云只是祖王境三重,而米禹是祖王境大圆满。”

“嗯,我猜也是。”苗清清附和道。

二女到现在,还从未见过谭云出手,在他们看来,谭云也就是吓一吓米禹而不敢真的动手。

可接下来发生的一幕,令二人美眸中流露出深深地震撼之色……

“三!”

谭云足踏虚空,话音甫落,施展了鸿蒙神步,犹如一道鬼魅极速冲上神舟,身体凌空一翻,右腿如棒,砸向米禹的右肩!

速度之快,令米禹躲闪不及!

“咔嚓!”

清晰的骨裂声中,米禹发出了一声惨叫,右肩爆碎,断臂喷射着血液飞离了身体。

“砰!”

谭云一腿之力,灌入了米禹体内,其发出了杀猪般的哀嚎,双膝重重地跪砸在了神舟上。

“是你自己找死,怪不得我!”

谭云身体凌空一旋,足尖朝米禹眉心踏去。

“不要杀……”

米禹“我”字还未出口,整个脑袋便在谭云一脚下爆碎开来,无头尸体喷涌着血液跌倒在神舟上。

谭云在杀米禹时,毫不犹豫,如此坚决的一幕,令观看的数十万内门弟子,内心翻起了惊涛骇浪!

“天啊,谭云真的把米师兄给杀了!”

“是啊!他的胆子怎么这么大,他居然连米师兄都敢杀!”

“……”

在四术星域众内门弟子震惊时,遥远的虚空中,辛冰璇、苗清清亦是震惊万分。

二女震惊的是,谭云的气魄,说杀就把米禹给杀了。

令二女更加难以置信的是,她们听说米禹有越级灭杀祖皇境三重精英弟子的实力,可是面对祖王境三重的谭云,却弱小的丝毫没有反抗之力!

“九师妹,谭云是你带入神宫的,他究竟是什么来历,为何越级挑战的能力如此逆天!”苗清清询问道。

“八师姐,我也不知道,谭云是什么身份,为何越级能力这么强大。”辛冰璇并未将谭云是不朽古神族的事情告诉苗清清。

同时,她也未说谎,在她的认知里,就算是不朽古神族,越级挑战的能力,也鲜有像谭云如此强大之人。

这时,苗清清似乎发现了什么,说道:“九师妹,这个谭云要倒霉了,皇甫钟朝他飞去了。”

“这个皇甫钟不是好人,恐怕会对谭云下手,谭云越级挑战实力如此强大,我可不想这么好的苗子,死在皇甫钟手中,我们过去看看。”

闻言,辛冰璇说道:“好,不过,我们先不现身,我想看看谭云如何处理。”

旋即,二女施展隐身术,自虚空中凭空消失,朝内门地域而去……

同一时间,内门地域上空,响起了一道怒不可遏的浑厚之音,“大胆谭云,你竟然敢在我四术星域内门滥杀无辜,本执法长老命令你,立即原地不动!”

谭云闻言,眉头一皱,暗想道:“皇甫风是皇甫钟的儿子,段儒、姬无双想杀我,是为了给皇甫风出风头。”

“我明白了……很有可能二人是受到皇甫钟指使,有这个老东西给二人撑腰,二人才敢对我动手的!”暗及此处,谭云背对飞来的皇甫钟,双目中划过一抹妖异的红芒,盯着神舟上的姬无双,施展了鸿蒙神瞳,喝斥道:“大声说出来,是谁派你们来杀我的?”



章节目录

逆天至尊(枯崖雨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枯崖雨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枯崖雨墓并收藏逆天至尊(枯崖雨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