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谭云对姬无双的询问,观看的数十万内门弟子,神色迷惑的注视着。

从谭云的话中,众人能猜出,是姬无双受人指使杀谭云,结果反被谭云追杀!

听着谭云的话,施展隐身术朝内门地域飞来的辛冰璇、苗清清二女一头雾水,在二女看来,谭云这才刚进入天门神宫四日,究竟和谁发生冲突,以至于别人派姬无双杀他?

此刻,朝谭云极速飞去的皇甫钟,却丝毫不担心,姬无双出卖自己。

可是,姬无双接下来的一句话,把他气得老脸通红。

但见,姬无双果断大声道:“是我们内门执法长老皇甫钟,派我和段儒前去杀你的。”

此话一出,观看的数十万内门弟子面面相觑。

“放屁!”皇甫钟怒吼一声,悬浮在了谭云身后百丈虚空,怒指姬无双,“你胡说八道,污蔑本执法长老,依照宫规应当处死!”

“呵呵。”谭云心中冷笑一声,他猜测接下来,皇甫钟要对姬无双杀人灭口了。

谭云立即传音命令姬无双道:“接下来听我命令,反驳他,然后把他命令你和段儒的记忆影像凝聚出来。

话罢,谭云转身望着皇甫钟道:“执法长老,晚辈也相信,姬无双杀晚辈之事,与您无关。”

“毕竟之前晚辈伤您儿子之事,都是您儿子的错,您身为四术星域内门执法长老,怎么可能知法犯法,派人杀晚辈呢?”

“毕竟这么做,您也是死罪啊!”

谭云不想将真相公之于众?

不!

他很想,可是他清楚,自己在皇甫钟面前着实太弱小了!

这时,还不是和其撕破脸之时,若把对方逼急了,对方给自己安个罪名,将自己当场击杀,那自己只有死路一条。

由此可以看出,谭云不可谓不精明。

见谭云如此说,皇甫钟也暗松了口气,“当然!本执法长老乃是正义的化身,怎会暗中做出派人杀你之事?”

“还有谭云,你和我儿子之间发生的事,本执法长老已经问清楚了,是我儿子错在前。”

“依照宫规,就算当时你杀了我儿子,也是我儿子咎由自取,在此本执法长老还要感谢你对我儿子手下留情之恩。”

皇甫钟说的那叫一个情真意切,接着,又朝谭云深深鞠躬。

皇甫钟的这一席话和这个举动,赢得了观看的内门弟子尊敬,纷纷出声:

“姬师姐真的太过分了,竟然污蔑我们执法长老!”

“就是就是,我们执法长老为人公正,怎么可能会知法犯法!”

“……”

听着众弟子的话,谭云心中冷笑,“皇甫钟果然老奸巨猾,今日我保命为上,来日再取你首级。”

笃定主意,谭云不露神色的给姬无双传音,命令道:”开始反驳这个老东西!”

得到谭云命令后,姬无双大声道:“师妹师弟们,不要相信他的鬼话,就是他命令我和段儒杀谭云的!”

“诸位请看,这里有记忆影像作证!”

闻言,众弟子纷纷看向姬无双!

反观皇甫钟心中一凛,“她必须死,否则,此事一旦抖出来,就连我父亲都救不了我!”

“嗡嗡——”

虚空震荡中,姬无双右臂一挥,释放出一蓬神力,就要凝聚记忆影像时,皇甫钟体内轰然爆发出了风雷属性祖帝之力。

立时,苍穹中狂风呼啸,雷声滚滚,那风雷祖帝之力,带着轰然破碎的虚空,闪电般吞噬了姬无双。

“姬无双,你妖言惑众,依照宫规杀立决!”

随着皇甫钟义正言辞之音,姬无双在祖帝之力中尸骨无存!

望着皇甫钟迫不及待击杀姬无双的一幕,数十万弟子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同时众弟子也看出了端倪,猜测姬无双的确得到了执法长老的命令去杀谭云,否则,执法长老怎么不给姬无双凝聚记忆影像的机会?

他分明就是怕!

怕事情败露!

虽说众弟子如此怀疑,但皆心照不宣的未出声,他们清楚,在这个弱肉强食的至高祖界,就算有宫规约束,也不是所有事情,都是公平的。

没有什么事情是一定公正的!

灭杀姬无双后,皇甫钟眉头一皱,看向谭云,大义凛然道:“谭云,你别怕,虽然你不是我四术星域的弟子,但是,本执法长老也会为你主持公道的。”

“现在你告诉本执法长老,段儒人呢?就算他是内门大长老的亲传弟子,若他真的和姬无双参与了杀你之事,即便他是想替我孩儿找你出气,本执法长老也绝不轻饶!”

皇甫钟显然是想在谭云口中套出段儒的消息,然后,再杀人灭口。

以谭云的阅历,自然看穿了皇甫钟的把戏。

“回禀执法长老。”谭云躬身道:“段儒已经被晚辈杀了。”

“真的?”皇甫钟担心谭云将段儒藏了起来,然后再让段儒在高层面前供出自己,故而,他再次问道。

“千真万确。”谭云右臂一挥,释放出神力,凝聚出一幅记忆影像,影像中正是谭云击杀段儒的一幕。

“啪啪啪!”皇甫钟拍了拍手掌,心里忍着想要撕了他的冲动,面上却是一副颇为赞许之色,“不错,做的好,杀的好!”

他之所以恨不得撕了谭云,原因有二。

其一,他想到谭云斩断自己儿子双腿的一幕。

其二,自己让段儒去杀谭云之事,大长老是知道的。

而段儒是大长老极为青睐的亲传弟子,如今却死了,自己要欠大长老一个大大的人情。

“多谢执法长老夸赞。”谭云嘴角勾勒出一抹笑意,旋即,收起笑容,俯视着下方的内门弟子,掷地有声道:“我听说昔日无极道观的童子,都被你们呼来唤去,帮你们前往神药星采集神药。”

“你们应该很清楚,我们童子并没有义务帮你们做这些!”

“所以,在此我奉劝诸位一句,要采集神药,就自己动手去做,不要再来无极道观打扰我!”

“若再有人前去无极道观闹事,后果自负!”

众内门弟子望着谭云冷冽的眼神,感到脊背发寒,尤其是平日习惯命令童子帮自己做事的弟子们,更是胆战心惊!话罢,谭云冷哼一声,化为一道紫色光束,消失在天际……



章节目录

逆天至尊(枯崖雨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枯崖雨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枯崖雨墓并收藏逆天至尊(枯崖雨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