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听到我九师妹对你有好感,你呆住了?”苗清清说道:“不过我呢也能理解。”

“毕竟我九师妹,可是整个天门神宫所有男弟子心中的完美女神。”

“还有啊谭云,我告诉你,人族星域圣弟子中排名第三的宗辰,不仅比你英俊,还比你实力强大,可是他追了我九师妹数百万年了,还是无法打动我九师妹的芳心。”

“可是你小子的确厉害哦,竟然能让我九师妹居住在你的谭祖星上。”

“若我九师妹对你没有好感,她绝对不会同意居住在你那里的。”

话及此处,苗清清看着依旧发呆出神的谭云,道:“喂,我和你说话呢,你听到没有?”

苗清清最后这句话,打断了谭云思绪,谭云面带歉意道:“不好意思,我方才想起了些事,没听到你说什么。”

“切,装的还挺像。”苗清清白了谭云一眼,“我呢找九师妹,也没什么事,既然她闭关了,那我也回去闭关了。”

“告辞。”

苗清清腾空而起,忽然身形一顿,俯视着谭云,神色严肃,“谭云,我警告你,若你不喜欢我九师妹,你就不要招惹她,否则,我不会轻饶你。”

谭云无语的点了点头,随口道:“知道了知道了。”

随后,苗清清化为一道光束消失在天际的尽头,谭云耸了耸肩,无语道:“这个女人莫名其妙。”

谭云摇了摇头,随后飞回了谭祖山上,进入了楼阁。

“依照时间推算,雨馨应该快要醒了。”

谭云轻轻的上了二楼,进入了上官雨馨恢复伤势的房间。

此刻,上官雨馨穿着一袭洁白的亵衣,静静地躺在榻上,胸前的骄傲将柔滑的布料高高撑起,无疑对任何男人有着强烈的视觉冲击。

她脸色依旧苍白,呼吸已平缓。

谭云闭目,释放出神识,经过查看,发现上官雨馨已适合进入方圣大殿内恢复伤势了。

想起上官雨馨为了给自己制造逃命的机会,而不惜和那蒙面白发老者厮杀,谭云内心深处蒸腾而起一股股暖流。

谭云来到榻前,俯身轻轻的抱起了上官雨馨,正打算转身时,上官雨馨颈部衣料顺势下滑,露出了一片肌肤。

昏迷中的上官雨馨,感到身体轻飘飘的,她长长的睫毛扇动间,睁开了眼帘。

视线从模糊逐渐变得清晰,当发现自己衣衫不整的被谭云抱在怀里时,她先是愣住了。

一瞬间,脑海中闪过无数个遐想。

“我不是在森林中要死了吗?我为何没死?”

“我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

“我身上的衣服是谁脱得?”

“是谁清洗了我身子上的血迹,给我换上了亵衣,还有……谭云他想要把我抱上榻……”

想到这里,上官雨馨发出了一道刺耳的尖叫,“谭云,你这个禽兽!”

“啪!”

上官雨馨扬手,狠狠地抽在了谭云脸上。

由于谭云双手抱着上官雨馨,再加上上官雨馨境界高出谭云太多,纵使上官雨馨虚弱,这一记耳光也着实不轻!

“噗!”

谭云嘴中噗出一口血液,身体凌空倒飞,狠狠地撞击在了墙壁上,跌倒在地。

谭云从地上爬起来后,感到一阵头晕目眩,脸颊上浮现出了一个鲜血淋漓的纤纤玉手印记。

上官雨馨在方才脱离谭云怀中后,摇摇欲坠的站在榻前,气得娇躯瑟瑟发抖,探出一根手指指着谭云,委屈的泪水夺眶而出。

她泪眼婆娑,怒视谭云,“谭云,算我上官雨馨瞎了眼,没有看出你是这种禽兽!”

“虽然保护你是我师尊的命令,但是不管怎么说,在那蒙面老者想杀你时,我的确拼死阻拦救了你,不然你现在早已死了!”

“可是你呢?呜呜……你碰了我的身子,还要趁着我昏迷,想要玷污我……”

“噗——”

上官雨馨伤势未愈,再加上急火攻心,噗出了一口血液,感到眼前一黑跌倒在地,一时之间,再也爬不起来。

谭云怒吗?

在上官雨馨一记耳光抽中自己时,他的确怒了!

可是听完上官雨馨哭泣的话语后,他怎么都怒不起来。

他知道,是她误会自己了。

“雨馨,你误会我了……”谭云抹去嘴角的血液,刚上前一步,便被虚弱的上官雨馨打断,“你别过来!”

“你真的误会我了。”谭云步伐一顿,情真意切道:“你对我的恩情,我感激不尽。”

“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你身上的血衣,是冰璇给你脱下的,你沾满血液的身子也是冰璇给你清洗的。”

“由于你昏迷的几日,伤势太重,无法承受方圣大殿内的时空之力波动,因此,我便让你在榻上修养。”

“方才我查看过你的伤势,你现在身子虽虚弱,不过,可以承受方圣大殿内的时空波动了。”

“我抱起你,打算把你带到楼下的方圣大殿,不料你醒了,然后,就发生了现在的事情。”

闻言,上官雨馨愣住了,她看着谭云真挚的目光,抿了抿没有血色的朱唇,眼神中依旧有些许质疑。

“你说的都是真的吗?”上官雨馨问道。

“当然。”谭云重重点头,说道:“我承认你很美,但是,我谭云不是那种趁人之危的小人,更不是因为美色而迷失自己的人。”

“这里是哪里?”上官雨馨虚弱的问道。

“这里是四术星域,我的谭祖星。”谭云话罢,来到榻前,道:“你身体很弱,地上凉。”

不待上官雨馨开口,谭云便俯身抱起她,自房间内凭空消失,下一瞬,便出现在一楼大堂,迈入了方圣大殿。

来到方圣大殿二楼,谭云抱着上官雨馨,进入了三号修炼室,将她轻轻的放在了榻上。

看着谭云,上官雨馨苍白的脸颊上浮现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红晕,“我怎么会在这里?”

谭云说道:“是我从森林中带你回来的。”

“你?”上官雨馨娥眉淡淡蹙起,“当时,你不是早已逃走了吗?”

谭云微微一笑,摇了摇头,“你为了救我,身处险境,我怎会对你弃之不顾?”

说着,谭云便施展神力凝聚出了记忆影像。

看完记忆影像后,上官雨馨望着谭云的美眸中,噙满了自责的泪水。

她仿佛用尽了全身力气,颤巍巍的起身下榻,虚弱道:“谭云,你坐在榻上。”

“雨馨,你这是要作甚?”谭云神色担忧,“你身体很虚弱,快躺下。”

上官雨馨摇了摇头,仍然坚持让谭云坐下,谭云便应了一声,坐在了榻沿。

“对不起,是我误会你了。”上官雨馨祖戒一闪,出现一枚药瓶,吃力的颤抖着右手,将药瓶内的药末涂在了谭云脸上。“对不起……真的对不起。”上官雨馨想到,谭云冒着生命危险,易容成魏锐的模样在森林中救下自己,而自己却把他当登徒子,打了最不应该打的脸颊,她愈发的自责。



章节目录

逆天至尊(枯崖雨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枯崖雨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枯崖雨墓并收藏逆天至尊(枯崖雨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