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连孟德笑道:“毫无疑问,十位乃是天才中的天才,尤其是萧章。”

“尽管因为萧章,本大供奉输了太多的祖石,不过,本大供奉依旧要表彰。”

“可以说,是他创造出了一次又一次的奇迹,让我们见证了奇迹!”

“不管最终结果如何,他已是我们西洲祖朝,当之无愧的祖圣境第一人,这个地位,我想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今后,都无人可以撼动!”

赫连孟德乃是西洲祖朝大供奉,他主要便是帮祖朝选拔人才,站在他的立场,他的确愈发青睐谭云。

“多谢大供奉谬赞,晚辈受宠若惊。”谭云昂视赫连孟德,口中虽说受宠若惊,实则却是宠辱不惊。

“哈哈哈哈。”赫连孟德俯视着谭云,抚须而笑,“坦白讲,若非你已拜过师,否则,老朽还真想收你为徒啊!”

赫连孟德笑过之后,说道:“老规矩,尔等今晚休整,明日再战!”

谭云十人异口同声,“是大供奉!”

……

翌日,辰时。

万众瞩目中,在赫连孟德安排下,十强已抽签完毕。

戚空vs司徒瑜!

柯古vs刘空圣!

陆尘vs司徒全!

刘空龙vs展英豪!

谭云vs郑如风!

毫无疑问,这将是五场龙争虎斗。

神楼上,赫连孟德朗朗之音,响彻云霄,“进入十强者,皆是天赋异禀之辈,你们的每场对决,本大供奉和在场所有人都不愿错过。”

“故而,从第五轮十进五之战开始,将采用逐一对决。”

“首先对阵双方是,东镇大元帅长子戚空,北镇大元帅长子司徒瑜!”

“二人登台!”

赫连孟德话音方落,道人境大圆满的司徒瑜,便掠上了通天战台。

“嗖!”

道人境六重的戚空,身姿潇洒的飞上了通天战台,和司徒瑜相视而立。

司徒瑜眼神中流露出疯狂的战意,朝戚空抱拳道:“坦白说,我一直不服你,也一直不认可你是西洲祖朝,道人境中第一人。”

“明人不说暗话,我今日要击败你!”

面对司徒瑜的挑衅,戚空摇了摇头,嘴角带着无视的笑意,“司徒大少爷,若说完了,我们可以开始了吗?”

见自己被无视,司徒瑜眼神中闪过一抹杀意,一直以来,四大元帅都不和睦,恨不得将对方弄死,自己掌管对方的兵权。

故而,司徒瑜想杀了戚空,为父亲分忧,一旦戚空成长起来,将会是父亲的心头大患!

而戚空也同样如此,想要杀了司徒瑜,最好再杀了司徒全,让北镇大元帅后继无人,为父亲戚隆分忧。

“可以开始了!”

司徒瑜沉声间,体内爆发出了狂暴的乌黑死亡道人之力,一杆漆黑的方天画戟,自右手凭空而出。

紧接着,司徒瑜眉心如同魔化般,开启了一只竖立且乌黑的眼睛,同时,司徒瑜双目、嘴唇也变成了黑色!

“这是……”神楼席位上,东镇大元帅瞳孔骤缩,仿佛想到了什么,神色前所未有的凝重,给戚空传音道:“空儿,万不可大意!这个司徒瑜竟然开启了司徒家族隐藏的血脉,修炼成了司徒家族镇族之术圣魔神术!”

“这圣魔神术极为强大,你一定要全力以赴,不要有丝毫大意!”

戚空闻言点了点头,旋即,盯着犹如一尊魔神的司徒瑜,沉声道:“你隐藏的可真深,原来之前的对决,你根本没有用全力!”

“其他人不配我施展圣魔神术!”司徒瑜犹如一尊魔神,嘴角勾勒出一抹无情的冷笑,“多少年了,我一直想战胜你,现在终于有机会了。”

“戚空我告诉你,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话罢,司徒瑜手持方天画戟,猛然一挥,带着轰然崩塌的虚空,朝戚空杀去!

“战!”

戚空一声厉喝,不敢有丝毫大意,一出手便是其戚家的绝学:戚祖无极剑!

苍穹不停的崩塌,戚空持剑,散发着唯我独尊的气势,和司徒瑜激战在了一起……

“砰砰砰——”

“当当当——”

一时之间,戟影、剑芒肆虐着苍穹,恐怖至极。

谭云定眼观去,剑眉紧蹙起来,“二人不愧是道人境中天才中的天才,对战速度,我若不施展鸿蒙屠神剑阵,速度根本无法与二人相提并论。”

在谭云暗忖时,郑如风、刘空圣、刘空龙、柯古、司徒全、展英豪亦是神色极其凝重。

唯独一人例外,那便是陆尘。

在陆尘心中,对战的司徒瑜、戚空也不过如此。

“轰隆、轰隆隆——”

通天战台上,一道道方天画戟虚影,和一束束剑芒肆虐着虚空,令战台上方虚空彻底崩塌……

转眼间,一个时辰已过。

一个时辰中,二人旗鼓相当!

三个时辰后,二人依旧未分出胜负,不过,神楼顶层席位上的西洲大帝、赫连孟德、道清大尊已看出司徒瑜落了下风。

东镇大元帅戚隆,脸上浮现出了一丝大局已定的笑意。

因为!

因为戚隆看出,司徒瑜已手段尽出,而自己长子戚空,最为强大的底牌,还未亮出来。

他自信,若长子戚空亮出底牌,司徒瑜根本不可能坚持到现在。

他也清楚,戚空越晚亮出底牌,对接下来的对决则越有把握……

转眼间,又过了两个时辰。

夜幕侵蚀着天地,手段尽出的司徒瑜已是强弩之末,面对看似疲惫不堪的戚空,已难以抵挡。

“啊……我不甘心,我不甘!”

通天战台上空,司徒瑜发出了最后的嘶吼,血液喷溅,被戚空一剑刺穿了右肩。

“砰!”

戚空凌空一脚踹中司徒瑜胸膛,其口喷鲜血,像是断了线的风筝,砸落在通天战台边沿。

“戚空,我司徒瑜不服你!”

司徒瑜昂视着踏空而立的戚空,目露杀机。

“嗖!”

戚空手持神剑,迸射而下,出现在司徒瑜身前,用剑抵住了司徒瑜眉心,冷冰冰地道:“依照比道招亲规则,我现在可以杀了你!”

“戚空侄儿,手下留情!”神楼席位上,北镇大元帅司徒不凡,急忙起身说道。

这时,戚隆也站了起来,说道:“空儿,快住手。”

“是父亲。”戚空应声收剑后,传音道:“父亲,孩儿若施展最后的底牌,可以杀了司徒瑜,但是,底牌暴露给其他人,接下来对孩儿夺魁不利。”

“所以孩儿没有杀他。”

戚隆传音道:“做的对,你最重要的目的是夺魁,杀他以后还有机会。”

父子二人传音时,司徒瑜抹去嘴角的血液,掠下了通天战台。

神楼上,赫连孟德朗声道:“第一轮戚空胜出!”

“接下来,第二轮柯古对阵刘空圣!”

章节目录

逆天至尊(枯崖雨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枯崖雨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枯崖雨墓并收藏逆天至尊(枯崖雨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