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言,道清大尊上前一步,重重地拍了拍谭云肩膀,语重心长道:“老朽相信你能行。”

“为了杀赫连孟德,老朽还得留在西洲祖朝,便不能陪你和奚儿去了。”

“不过你要记住,将来需要老朽的话就说出来,老朽必帮你。”

谭云重重点头,“嗯。”

“还有。”道清大尊溺爱的看向虞芸奚,道:“云儿,你比道招亲的目的,奚儿和老朽说了。”

“不管你们将来真成婚也好,假的也罢,过不了多久,整个至高祖界,都会知道奚儿是你的未婚妻,将来是你的准妻子。”

“记住,不可让奚儿受到委屈,对了,这里是五百万亿极品祖石,你拿着。”

谭云接过道清大尊的祖石后,点头道:“您老放心,只要有我在,便会保护好芸奚。”

“嗯,那我便放心了。”道清大尊话罢,给虞芸奚传音道:“奚儿,云儿重情重义,是一个难得的好男人。”

“为师相信,日久见人心,早晚有一天,你们会弄假成真。”

“奚儿,你要保重!”

闻言,虞芸奚先是心头鹿撞,接着,一股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传音道:“师尊,您……您是不是,做好了和赫连孟德同归于尽的打算?”

“若是的话,徒儿求您不要这样做,赫连孟德此人老奸巨猾……”

不待虞芸奚话罢,道清大尊心口不一的传音道:“傻丫头,为师还未看到云儿真心爱上你的一天,怎么忍心死呢?你别胡思乱想了。”

“哦。”听到道清大尊如此说,虞芸奚这才松了口气。

随后,谭云和虞芸奚,金童玉女般的飞出了结界,并未朝皇城城门而去,而是转身朝西洲祖城城门方向而去。

途中谭云清楚,苗清清境界比自己高太多,自己和芸奚是断然无法追上她的……

接下来,谭云和虞芸奚离开西洲祖城的途中,所有侍卫见到谭云后,纷纷单膝而跪,崇拜的高呼“神武侯。”

毫无疑问,在众神兵、侍卫眼中,谭云是依靠自己平步青云的强者,是西洲祖朝天赋、悟性、越级能力最为强大的第一人。

飞出西洲祖城后,虞芸奚祭出了一艘神舟,谭云驾驭神舟,载着她极速穿梭在茫茫云海之中……

同一时间,皇宫,太子府。

议事殿内,太子虞承脸色阴沉不定。

西镇大元帅郑麟霆,跪在虞承身前,目中含泪,“太子殿下,如今那萧章成了神武侯,今后必会更加嚣张跋扈,必须除掉啊!”

“太子殿下,请您看在属下一生效忠您的份上,您可要杀了神武侯啊!”

虞承俯身扶起了郑麟霆,五官微微扭曲,掷地有声道:“萧章不仅杀了你儿子,还羞辱过本太子和母后,就算不为了你,本太子也会要他的狗命!”

“你放心吧,本太子自然会解决萧章,不过不是现在。”

“萧章现在深得父皇青睐,被册封为神武侯,若现在他出了事,父皇必定怀疑到本太子身上。”

“杀萧章,还需要时机!”

……

夜幕降临,西洲祖城,东镇大元帅府。

帆布飘动,偌大的府邸,正在办着丧事。

一座气势恢宏的大殿内,东镇大元帅戚隆落坐于椅,依稀可见,双目中还有泪光。

戚隆身前,单膝而跪着一名老者,“主子,只要您一句话,属下哪怕死,也要杀了神武侯!”

“主子,您就下令吧,让属下去杀神武侯吧!”

“主子您想,神武候还杀了郑如风,得罪了西镇大元帅和太子派系,若属下杀了神武侯,大帝未必会怀疑您,您可是大帝最信任的人之一啊!”

闻言,戚隆双拳紧握,眼神愈发坚定,“好,杀了萧章!”

“若中途发生意外,你可知如何做?”

那老者视死如归道:“若有意外,属下会自尽,绝不连累到主子您。”

戚隆点头,“小心行事,去吧!”

“属下告退!”那老者领命后凭空消失不见,可谓是来无影去无踪。

两个时辰后,夜已深。

那老者再次返回了府邸,来到了东镇大元帅身前。

“事情办的如何?”戚隆目光期待。

老者摇头,如实道:“主子,属下打听到,神武侯带着七公主,已离开西洲祖朝了。”

“什么,离开了?”戚隆起身,“可知前往何处了?”

“属下不知。”老者说道。

戚隆在房间内来回踱步片刻,步伐一顿,命令道:“交给你了,带人离城,务必寻找到萧章的踪迹,将他灭杀!”

老者低声道:“若杀萧章时,七公主怎么办?”

“不到万不得已,不可伤七公主,当然若逼急了,连她一起杀!”戚隆把心一横,下达了命令。

……

同一时间。

“嗖!”

浩瀚、唯美的夜空中,谭云驾驭神舟,极速穿梭,他驻足神舟边沿,忧心忡忡。

虞芸奚步步生莲的来到谭云身旁,轻声道:“我相信素冰她们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没事的。”

“嗯,我也相信。”谭云深舒口气说道。

朦胧的月光下,虞芸奚抿着朱唇,欲言又止。

“芸奚,怎么了?”谭云微微一笑。

“我……我想问。”虞芸奚螓首低垂,声若蚊蝇,“我想问,你是不是喜欢叫冰璇的女子?”

闻言,谭云脑海中闪过了一幅幅和辛冰璇经历过的画面,最终脑海中画面定格在一封仅有寥寥数字的信上。

信上写着:“万里迢迢思君路。”

“望君安康——冰璇。”

想到这里,谭云看着近在咫尺的虞芸奚,点了点头,“她心地善良,一心为我好,我的确对她动了情。”

虞芸奚芳心隐隐作痛,却丝毫未表露出来,“那她应该和方宫主一样是绝色女子了。”

之所以虞芸奚提到方梓兮,那是因为她清楚方梓兮对谭云有情。

之所以她清楚,是因当初方梓兮居住在自己府上昏迷时,说过思念谭云的话。

在虞芸奚看来,辛冰璇定和方梓兮一样貌美不可方物,可谭云的回答,却令她极为意外。

但见谭云摇了摇头,如实道:“我并不知她是何模样。”

“不知道?”虞芸奚迷惑,“何出此言?”

谭云说道:“冰璇她的容貌是极为罕见的圣魅之容,任何男子看到她的容颜,都会被吸引,甚至无法自拔。”

“因此又被称之为祸水之容,她从十四岁起便戴上了面纱,并发誓若有一日摘下面纱,也只是为夫君而摘。”

本书来自

chaptererror();

章节目录

逆天至尊(枯崖雨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枯崖雨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枯崖雨墓并收藏逆天至尊(枯崖雨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