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季交替,转眼间,十年已过。

“盼君塔,相思碑,虞芸奚,等你归”十二字,已经传遍了整个西洲神域。

纵使刚学会走路的孩童,也都知道了西洲祖朝神武侯和七公主的事迹。

西洲大帝得知后,对自己未来的女婿“神武侯”愈发的满意。

神武侯、七公主,已然成为了西洲神域的传奇。

所有人都知道,神武侯出身贫寒,曾经只是区区一个七公主的贴身侍卫,最终,却获得七公主芳心,为了七公主参加比道招亲,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最终不仅夺魁,抱得美人归,且还当场被册封为神武侯。

世人只知“相思碑,虞芸奚,等你归”的意思,却并不知,谭云提到的盼君塔,究竟是何意。

众人自然不知,因为除了谭云和她身边的女人外,也只有虞芸奚、方梓兮等寥寥无几的人知晓。

在虞芸奚和谭云之爱情被传为佳话时,虞芸奚她并不知。

因为此刻,虞芸奚孤身一人,正极速穿梭在魔之海域上空,朝海域深处的禁地飞渡而去……

一年半后,虞芸奚停止飞行,悬浮在了漆黑的海水上空,已抵达了魔之海域禁地边缘。

“我一定要找到姨娘问清楚,我亲生父亲是谁!”

虞芸奚笃定主意后,极速飞入了禁地海域上空。

“该死的人类站住!

十日后,正在飞行的虞芸奚,突然,听到一道沙哑而苍老之音,从下方漆黑的海水中传出。

“哗啦啦——”

乌黑的海水狂暴翻滚中,一名散发着道圣境大圆满气息的老者,冲天而起,挡住了虞芸奚的去路。

老者高达百丈,双目闪烁着红芒,紫色长发随着海风舞动,尤其是他双手上弯曲的指甲,已长达数丈。

老者不是别人,正是魔之海域禁地的守护者:达尔武。

达尔武死死地盯着虞芸奚,毋庸置疑道:“八千二百多万年前,我魔之凶域,便和至高祖界的四位大帝划清了界限,人类不得擅闯魔之凶域,否则,杀无赦!”

“本尊不想为难你这个女娃,速速离开,留你一命!”

达尔武话罢,见虞芸奚并未离开,就当他准备出手时,虞芸奚接下来的一句话,令达尔武老躯一抖。

却是虞芸奚贝齿轻启,天籁之音响起,“大魔主是我外公,魔之女是我娘亲,魔之凶域也算是我的家,我为何进不得?”

“什么!”达尔武瞪大了双目,布满皱纹的脸颊上流露出,无法遏制着的激动之色,颤声道:“您是流落在人类中的少魔主。”

“少魔主?”虞芸奚迷惑之时,达尔武眉头一皱,“不对,本尊如何相信你是魔之女的女儿?”

“嗡嗡——”

虚空如水涟漪之际,虞芸奚满头黑发,变的红如血,她的双瞳闪烁着妖异的紫光,眉心浮现出了紫色魔印的刹那,一股无比强悍的魔力,自她体内弥漫开来,宛如魔祖降临一般。

眼见此幕,达尔武浑身发抖,虚空中他忙不迭的单膝而跪,沙哑之音中蕴含着无法言说的激动之意味,“属下魔之凶域,守护魔尊达尔武,叩见少魔主!”

“少魔主,您可回来了,若魔主得知,一定会很开心的!”

“少魔主,您知道吗?魔主已经等您,等了很久很久了,您现在回来了,这可真是太好了……”

达尔武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滔滔不绝,仿佛有说不完的话一般。

“你现在起来,我有事问你。”虞芸奚说道。

“属下遵命。”达尔武起身后,毕恭毕敬道:“少魔主,您请讲。”

虞芸奚娥眉紧蹙,迷惑道:“我为何是少魔主?少魔主在魔之凶域中地位有多高?”

“还有魔主是谁?”

闻言,达尔武恭敬道:“因为您是大魔主外孙,而大魔主一直以来,没有子嗣,更没有孙儿,故而,您是少魔主。”

“少魔主的地位之高,一人之下,万亿群魔之上。”

“魔主便是少魔主您的姨娘。”

“还有魔主说过,二百多万年前,见您和一名白发男子,从魔之海域上空飞过,她那时便说,过不了太久,您会回来的。”

闻言,虞芸奚脑海中浮现出了,二百多万年前,和谭云横渡魔之海域时,在乌黑的海水中,自己见到的那张拥有着绝色容颜的巨脸颊。

虞芸奚迷惑不解道:“既然姨娘知道我的名字,也见过我,那她为何之前不将我带回来?”

达尔武叹息道:“少魔主,您是真不知魔主对您的心啊!”

“虽然属下不清楚少主您的模样,但是属下早已在魔主口中得知,您叫虞芸奚,是西洲祖朝的七公主。”

“魔主之所以,没有接您回来,是因为您的娘亲,曾对魔主说过,她不想自己孩子一出生,便在恶魔的环境中长大,变得嗜血,变得无情。”

“于是,您母亲怀着您时便和镇海大魔祖之子,离开了魔之海域,打算把您生下后,陪您变成人类,在人类中生长。”

“所以魔主才没有把您接回家,而是等您得知自己身份后,让您自己回来。”

“属下还听魔主说,她曾不止一次,到人类中去偷偷的看过您,只是您不知道罢了。”

闻言,虞芸奚抿着嘴唇,瞳孔中滑落一滴泪水,哽咽道:“你方才说的镇海大魔祖之子,就是我的父亲对吗?”

“是的少魔主。”达尔武如实道:“镇海大魔祖府的少主,是您的父亲,镇海大魔祖便是您的爷爷。”

“那我爷爷,他还在世吗?”虞芸奚泪水簌簌滴落。

“在是在,不过……唉。”达尔武叹息一声,神色悲伤。

“我爷爷怎么了?”虞芸奚神色焦虑道。

“回禀少魔主。”达尔武说道:“八千二百多万年前,您的外公大魔主,和您爷爷镇海大魔祖,联手应战不朽道帝,最终大魔主被不朽道帝杀死。”

“而您的爷爷镇海大魔祖被重创,魔魂溃散十之有九,如今智力和八岁孩童一般。”

听到这里,虞芸奚突然哭了出来,泪水模糊了视线,“呜呜……你说什么?”

“我外公是被不朽道帝杀的?我爷爷也是被不朽道帝害成了这样?”

虞芸奚哭得撕心裂肺!

她无法接受是谭云爷爷,杀害自己外公,重创自己爷爷的事实!

章节目录

逆天至尊(枯崖雨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枯崖雨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枯崖雨墓并收藏逆天至尊(枯崖雨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