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言,虞芸奚身体猛然一抖,激动不已的俯视着下方空无一人的山峦,呼喊道:“奶娘是你吗?”

“是你吗奶娘!”

虞芸奚血红的双目中,尽是思念之色,这一刻,从她的情感流露,她分明就是一个人类,哪像是什么无情的魔。

“呜呜……奚儿,是我……是我啊!”

随着一道哭泣之音,已头发花白的关凤,自山峦间腾空而起,远远地悬浮在虞芸奚身前。

关凤喜极而泣着,想要朝虞芸奚冲去,可当她看到虞芸奚身后,凶神恶煞的众魔时,那种恐怖的压迫感,使她不敢上前一步。

毋庸置疑,在虞芸奚心中关凤便是她的亲人。

在关凤心中又何尝不是?要知道,虞芸奚可是她一手带大的啊!

“奶娘你别怕,他们是不会伤害你的!”虞芸奚噙着泪水,红发舞动凌空飞到关凤身前,哽咽道:“奶娘,我好想你。”

“我也是……我也是啊!”关凤笑着落泪,张开了双臂。

望着张开双臂的关凤,虞芸奚脑海中浮现出小时候,一次次扑在关凤怀中的一幕幕。

她破涕为笑,扑在了关凤怀中,紧紧地抱着关凤不放手,“奶娘,我这次来西洲神域,除了复仇外,就是想要找你。”

“我还担心,你看到我的样子后,会害怕我呢。”

关凤拍着虞芸奚的后背,慈祥道:“曾经,你是主,我是仆,可是在我内心深处,你就是我的女儿一样,我怎么会怕你呢。”

“不管你是魔,还是人,你都是奶娘的奚儿。”

“嗯。”虞芸奚笑着落泪,良久后,才松开关凤,拉着她飞到了大魔主身前,道:“奶娘,她是魔之凶域的大魔主,也是我的姨娘。”

随后,虞芸奚看着大魔主,道:“姨娘,这就是我之前和你提到的奶娘,是她把我一手带大的。”

听到虞芸奚的姨娘,竟然是当今大魔主时,关凤瞪大了眼睛,眼神中流露出不敢置信之色。

她曾以为虞芸奚,只是普通的魔而已,可是她万万未想到,虞芸奚的外公,竟然是已死的老魔主!

缓过神来后,关凤急忙躬身道:“见过大魔主。”

“不必客气。”大魔主凌空迈出一步,轻轻的扶起了关凤,“你是奚儿的奶娘,便是自己人,不必客气。”

闻言,关凤很显然受宠若惊。

“哦对了。”虞芸奚好奇道:“奶娘,你怎么不在皇宫,而是在这里?”

“奚儿,是姑爷让我来的。”关凤话罢,发现大魔主娥眉皱起,有些不悦后,她急忙改口道:“是谭云让我来这里的。”

“当初道清大尊留给你一封信时,也留给了谭云一封,信中应该提到了你是魔的事情,以及和西洲大帝恩怨之事。”

“所以谭云猜到早晚有一天奚儿你会复仇,便让我把这封信交给你。”

“于是,我便来到了这海岸边等着,终于等到你了。”

虞芸奚不知想些什么,微微失神后,伸手接过了信,她问道:“府上其他人呢?”

关凤说道:“都在我老家待着呢,我们数百万年前,便逃出了皇宫。”

“为何要逃?”虞芸奚很是不解。

关凤如实道:“奚儿,你有所不知,当年谭云和方宫主,二人血洗了皇宫,还把刘国丈、陆君道祖杀了。”

“随后又屠光了西洲祖城才离开。”

闻言,虞芸奚问道:“那西洲大帝呢?死了没有?”

“没有。”关凤说道:“当时西洲大帝和呼延彰刚攻打下了南洲神域,谭云和方宫主,便是趁着二人在南洲才对西洲皇宫动手的。”

“后来,只过了两三年时间,谭云和方宫主便联手将极乐神宗鸡犬不留。”

听后,虞芸奚问道:“如今西洲皇宫重建了吗?”

“嗯。”关凤点头道:“不仅数百万年前重建了,而且比以往更加繁华。”

“那西洲大帝可在西洲皇宫?”虞芸奚提到西洲大帝时,紫色的瞳孔中充斥着无法遏制地杀意!

关凤摇头道:“不知道,有可能西洲大帝在西洲皇宫,也有可能在南洲皇宫。”

“嗯,我知道了。”虞芸奚说道:“奶娘,你跟奚儿走吧。”

关凤摇了摇头道:“现在不行,我还要回家乡,和周历任他们交代些事情,这样吧,以后再相遇,我便跟你走。”

“这样也好。”虞芸奚问道:“你的家乡在何处?”

关凤说道:“在西洲神域,西北方的昆神宗,这是一个仅有数万人的小宗门,我父亲便是宗主。”

“昆神宗,我记住了。”虞芸奚道:“奶娘,今后奚儿处理完事情后,会去找你的。”

“好。”关凤笑着话罢,忧心忡忡道:“如今极乐神宗灭了,那呼延彰一定和西洲大帝在一起,二人实力强大,你报仇时一定要当心。”

“放心,奚儿明白。”虞芸奚说道。

“嗯,那我走了。”关凤目光不舍,一步三回头的离开。

关凤走后,虞芸奚收回了依依不舍的目光,旋即,深吸口气,玉手微微颤抖着打开了谭云送给她的信。

但见信纸上,情深意浓的写着:

“芸奚,你的不辞而别,令我难过,对不起直到你离开,我才醒悟过来,我是多么的舍不得你。”

“芸奚,我喜欢你,你回来吧,不管你是人是魔,你在我心中,都是那个为了我而不惜自己生命的虞芸奚。”

“一转眼几百万年过去了,我对你的歉意越来越深,我对你的情也越来越浓,很抱歉,我爱你这句话我迟说了数百万年。”

“都怪我粗心,都怪我笨,我是天底下第一大笨蛋,若我早体会你对我的情,或许我们便不会走到这一天。”

“西洲大帝和你有仇,我都在你师尊留下的信中知道了,你师尊让我照顾你一生一世,我也愿意和你共度余生。”

“尽管当初你我订婚只是假的,可是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我心中,你虞芸奚就是我谭云的未婚妻。”

“芸奚,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放弃你,绝不!”

“还有,刘帝后我没有杀,这个毒妇,待我见到你时,会交给你处置。”

“芸奚,日相思,夜相思,年年思,我爱你,永远永远。”

落款人“谭云。”

一纸书信寄相思,字里行间露真情。

看完后,虞芸奚泪水簌簌滴落,她右手捂着心口,朱唇无声的颤动着。

良久过后,虞芸奚泪水仿佛淹没了天地,她捂着心口,开始嚎啕大哭起来。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章节目录

逆天至尊(枯崖雨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枯崖雨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枯崖雨墓并收藏逆天至尊(枯崖雨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