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死吧!”呼延彰凌空一旋,面朝谭云,手中神剑朝谭云右手刺去的同时,凌空倒退企图逃入护城大阵内。

在他看来,谭云必会躲,只要谭云一躲,自己便会倒飞入护城大阵中。

可是,接下来令呼延彰惊悚的一幕发生了。

却是谭云面对刺来的一剑笑了,那是一种掌控全局的笑意!

亦是一种坚决、果断的笑!

“扑哧!”

血液喷溅中,却是谭云右掌不闪不躲,任由呼延彰锋利的一剑,自掌心刺入,从掌背刺出后,朝自己咽喉刺去。

“谭云,小心!”方梓兮发出一道惊呼,这一刻,她心跳声仿佛都静止了。

“放心,我很好。”谭云传音之时,猛然侧首,身体竟朝前方骤然踏出一步,任由整柄神剑剑刃,从掌心洞穿而过的刹那,谭云右手化爪,扣住了呼延彰持剑的右手后,五指猛然发力。

“啊……不!!”

“咔嚓、咔嚓!”

呼延彰发出了杀猪般的哀嚎,持剑的右手五指被谭云捏碎。

谭云右手夺过神剑的瞬间,左拳朝呼延彰面门轰出。

“谭云,要活得!”方梓兮呐喊之音响起时,谭云左拳猛然张开化爪,扣住了呼延彰左臂。

“给老子滚回来!”

谭云沉喝一声,左手猛然一拉,硬生生撕下了呼延彰的左臂,失去左臂、右手的呼延彰惨叫着,被谭云拉到了身后百丈处。

谭云凌空转身,背对护城大阵入口,望着目光绝望的呼延彰,冷漠道:“我说对了,你想要逃入护城大阵,然后,再通过传送阵,逃离南洲祖城的念头,果然要失望落空了。”

说话间,谭云左手握住洞穿右手的神剑剑柄,缓缓的拔出,整个过程,谭云眉头都未皱一下,仿佛受伤的右手不是自己的一样。

“为什么……”呼延彰摇头不甘的嘶吼道:“虽然本宗主消耗了实力,实力大降,可本宗主也是至高道祖境一重的传奇强者,而你只是区区道圣境五重,为什么我在你面前,却几乎没有反抗之力?为什么!!”

面对呼延彰的不甘、质问,谭云置若罔闻,他自顾冷声道:

“九千万年前,你们几个杂碎联手杀死了我爷爷,此仇为一!”

“第二,呼延彰,你可还记得千万年前,大祭司为了让你复活,残忍的杀害了百亿神兵,此仇为二!”

“第三,天门神宫便是我至高祖界中的家,可是却被你毁了!”

“第四,芸奚是我的未婚妻,你还想染指她!”

闻言,呼延彰厉声道:“没错,你说的第一条、第三条、第四条,都和你有关。”

“可是第二条呢?百亿蝼蚁都是我儿子从低等宇宙抓来的,和你有什么关系!我告诉你,今日就算本宗主死,也要拉你垫背!”

立时,呼延彰颅骨开始膨胀,显然要自爆灵池。

“想自爆,你做梦!”谭云怒极而笑,“有什么关系?好你给我听着!”

“鸿蒙神步!”

谭云原地凭空消失,下一瞬,便出现在呼延彰身前,血淋淋的右掌拍中呼延彰脑袋时,一股祖力涌入其脑海打断了其自爆灵池后,右掌骤然向下掐住了呼延彰的脖子。

谭云双目变得赤红,“因为百亿神兵便是我的部下,而我是他们的主子!”

呼延彰瞪大了眼睛,被掐着脖子的他,只能断断续续的道:“我怎么说……八千万年中,至高祖界中从未出现过不朽古神族,原来你是从低等宇宙飞升上来的!”

“不……你说错了。”谭云摇头道:“我不是飞升上来的,而是被你儿子抓上来的!”

“当初你可知道,我放弃百亿部下独自一人逃出极乐神宗时的痛苦?”

话及此处,谭云充血的双目中,噙满了泪水,“那是我谭云,此生此世最无助的时候,我担心把他们带走,会惹怒你儿子,屠杀我低等宇宙的家人,屠杀低等宇宙的生灵,我不得已抛弃了他们!”

说着说着,谭云泪水冲破了眼皮的枷锁,滴滴滑落狰狞的脸庞。

毫无疑问,谭云是自责的,当初的不得已而为之,是埋在心中永远的痛。

想到百亿部下,那么的信任自己,可自己当初却束手无策,只能让他们被残忍的杀害,谭云心如刀绞!

闻言,呼延彰深吸口气,闭上了眼睛,良久过后,道:“胜者王,败者寇,我呼延彰没什么好说的。”

“扑哧!”

谭云手持呼延彰的神剑,不停地刺入他体内,却刻意避开了要害。

呼延彰也的确算一条汉子,他虽疼得满头大汗,却始终没有发出求饶和惨叫。

谭云不想杀了他吗?

想,的确想,但是谭云要留着他的命给方梓兮!

当谭云一阵发泄过后,右手一挥,将奄奄一息的呼延彰,凌空丢向方梓兮。

方梓兮玉臂一挥,一蓬祖力笼罩住了呼延彰,使其悬浮在了身前。

想到天门神宫覆灭,无数弟子、高层被杀害,方梓兮美眸中噙着泪水,望着谭云,目光感激,“我清楚你我之间不用说谢谢,可是,我还是要说,谭云,真的谢谢你。”

谭云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方梓兮噙着泪水,看向闭口不言的呼延彰,持剑的玉手因愤怒而发抖。

“扑哧、扑哧——”

这一刻,仇恨吞噬了方梓兮,她舞剑不停地斩向呼延彰。

自始至终,直到死,呼延彰也未喊一个疼字,也未张开双眼。

良久过后,化为碎尸的呼延彰,坠落虚空。

至此一代大能,昔日西洲神域的王者彻底死亡。

望着这一幕,抱着虞芸奚的大魔主,不知再想些什么。

下方平原一方,南洲大军惊恐万分,纷纷匍匐在地,求饶声呐喊声吞噬了苍穹。

与此同时,还有一些呐喊声,也格外的响亮:

“我等叩见不朽古神族前辈,我们都是被逼效忠呼延彰的,呼延彰、西洲大帝屠我南洲神域,他们该死!”

“是啊不朽古神族前辈,他们真的该死,我们愿意认您为主啊!”

“不朽古神族是正义的,若没有不朽古神族,说不定至高祖界人类,早在九千万年前,被魔之凶域的恶魔大军给覆灭了!”

“……”

闻言,谭云深吸口气道:“没有我的命令,都待在原地,否则杀无赦!”

“是!”众神纷纷应声,跪地不起。

“姨娘……”这时,大魔主怀中的虞芸奚,徐徐睁开了眼帘。

“奚儿,你醒了。”大魔主眼神中尽是溺爱。

“芸奚!”一道蕴含着欣喜、思念之音,传入虞芸奚耳中。

虞芸奚娇躯一颤,离开大魔主怀抱,踏空而立,徐徐转身间,和谭云相视而立。

谭云的笑容,逐渐凝固下来,却是他发现虞芸奚,望着自己眼神冰冷的可怕,“你不要以为,你救了我,我就会感激你。”

听着那不含一丝感情的话语,谭云忽然觉得好难过。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章节目录

逆天至尊(枯崖雨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枯崖雨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枯崖雨墓并收藏逆天至尊(枯崖雨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