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察蜀声音甫落,厉吼声再次从百万丈之巨的乌黑神剑响起,“去死吧杂碎,去向我那十六个儿子恕罪吧!”“

咻咻咻——”立

时,围绕乌黑神剑的九十九道摩天剑芒变得如同实质,撕裂了虚空,带着恐怖的气息,朝谭云当头而下。威

力之强,令谭云几欲窒息。谭

云体内骤然涌出了浩瀚的死亡道圣之力,右手中的鸿蒙弑神剑飞进眉心后,施展了鸿蒙屠神剑阵内最强大的神通:破魔镇魂鞭!“

战!”一

声长啸自谭云口中传出,他不退反进,冲天而起右手猛然张开的刹那,他右手中浮现出一个乌黑光点,那光点极速化成了一条粗达三万丈、长达二百万丈的破魔镇魂鞭。

当破魔镇魂鞭出现时,一股泯灭神魂的恐怖五行力量吞噬了整个剑阵,旋即,上空百万丈的乌黑神剑剧烈晃动,发出了富察蜀忍不住的痛苦之音,显然和神剑炼为一体的富察蜀的死亡至高道祖魂,遭到了重创。这

时,谭云通过神识发现,被护体光幕笼罩着的富察蜀本体,七窍开始流血。

谭云很是意外,他根本没想到,富察蜀的死亡至高道祖魂会如此不堪。不

过转念一想,谭云便明白,定是富察蜀死亡至高道祖魂离开本体,进入神剑后,没有本体的庇护,其死亡至高道祖魂才这么禁不住摧残。

“趁你病要你命!”

山岳般的谭云,紧握二百万丈的破魔镇魂鞭,疯狂舞动起来,朝暴斩而来的一道道摩天剑芒抽去。

“砰砰砰——”

“轰、轰——”

刹那间,谭云便抽爆了六十九道摩天剑芒,同时,谭云清晰的发现,破魔镇魂鞭变得暗淡下来,鞭身上出现了数十个豁口,仿佛随时断裂一般。“

轰隆隆、轰隆隆——”谭

云不停的甩动破魔镇魂鞭,施展鸿蒙神步,仓皇躲过剩下的三十道摩天剑芒,带着陡然崩塌的虚空,朝百万丈乌黑神剑抽去。“

嗡——”

令谭云始料不及的是,他本以为威力最小的百万丈乌黑神剑,威力却是最强的,乌黑神剑内单单只是涌出的气息,便使得谭云手中的破魔镇魂鞭布满了一道道裂纹。“

好强!”谭云想都不想,立即掉头逃离乌黑神剑。“

既然来了,那就把命留下!”随着富察蜀一声怒吼,百万丈乌黑神剑,骤然朝谭云凌空斩去。从

神剑散发出的气息,谭云便能判断,自己即便有鸿蒙道甲护体,一旦被斩中也会甲毁人亡。“

谭云小儿,这次你死定了,哈哈哈,啊哈哈哈!”富察蜀大笑声中,百万丈乌黑神剑已出现在了谭云十万丈处。

“死定了?我看未必!”谭云面带冷笑,千钧一发之际施展了空间囚笼。立

时,整个鸿蒙虚空中空间扭曲,一股股极其强横的束缚力吞噬了整个剑阵。

百万丈乌黑神剑猛然一滞,谭云已凌空后退到了数万仙里外。“

你的空间囚笼威力怎么如此强大!”乌黑神剑内传出了富察蜀难以置信之音,他操控神剑挣脱后,速度竟然变缓了三倍。“

轰隆隆!”

鸿蒙虚空骤然崩塌,山岳般的谭云,右手一翻,长达六十万丈的七彩神矛自手中凭空而出,手持七彩神矛,极速穿梭在空间囚笼中,抡起神矛不留余力的朝乌黑神剑上砸下!

“嗖!”

乌黑神剑即将被砸中时,富察蜀的死亡至高道祖魂逃出了神剑,极速钻入了被护体光幕笼罩的本体内。“

当!”

金铁交集声中火星四溅,七彩神矛砸中了百万丈乌黑神剑,神剑翻滚中被砸飞,而这时,空间囚笼神通时间到消失了。

“杀!”

谭云长啸一声,山岳般的身体内涌出了磅礴的十一种道圣之力。

“嗖嗖嗖——”“

咻咻咻——”

谭云手持七彩神矛,自虚空中极速移动,舞动出一道道玄奥莫测的轨迹,立时,鸿蒙虚空被那绚丽的七彩光幕笼罩。

“不朽神矛诀——三十六式矛绝杀!”

顷刻之间,谭云手持七彩神矛自虚空中速度暴增,如同三十六个谭云,朝富察蜀杀去一般。

“刺啦——”

鸿蒙虚空中衍生出一道道鸿沟般的空间裂缝,但见三十六个谭云极速重叠,每重叠一次,护体光幕中七窍流血的富察蜀便感到谭云气息强大一分。当

三十六个谭云残影极速重叠后,仅仅是谭云体内爆发出的气息,便使得富察蜀的护体光幕剧烈摇晃,仿佛随时将会破裂一般。“

看来是到了拼命时候了。”富察蜀浑浊双目中流露出一抹决然,暗道:“孩儿们,你们在天之灵看着吧,今日为父即便付出肉身被毁的代价,也要为你们报仇。”

这一刻,富察蜀决定施展自己的杀手锏,亦是东洲神术中的最强大神通:肉身祭剑,魂剑合一!此

神通,便是以彻底损毁肉身,来换取三倍的实力,俨然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神通。

即便他杀了谭云,他也会肉身被毁,只有死亡至高道祖魂转世重生,或者夺舍他人身体,才能复生。

但是对于富察蜀这样的强者而言,他宁可转世重生,也不会夺舍他人身体。因

为夺舍来的身体,和自己功法、体内改造的筋脉、五脏六腑等等都不相同,会使得自己修为一落千丈。

当然除非能找到一具和自己损毁肉身,极其匹配的身体除外。“

啊!”一

道极其惨烈之音,传入了谭云耳中,谭云剑眉一皱,循声望去,但见乌黑的护体光幕内,富察蜀身体焚烧起来。而

富察蜀的死亡至高道祖魂则脱离了本体,悬浮在了本体上空。随

着富察蜀本体自焚,一股股磅礴的能量,钻入了富察蜀死亡至高道祖魂内。眨

眼间,富察蜀肉身消失了,只是化成了一团浓郁的血雾,而他的死亡至高道祖魂,则几乎变成了实质。

“谭云小儿,你逼得本宗主肉身祭剑,本宗主一定要你不得好死!”富

察蜀至高道祖魂,咆哮一声后,带着那团浓郁的血雾冲出了护体光幕,旋即,闪电般和血雾钻入了百万丈的乌黑神剑内。随

着富察蜀肉身祭剑,顿时,一股股令谭云感到恐惧的能量风暴,自神剑内弥漫而出,吞噬了整个剑阵,使得偌大的阵幕,布满了裂纹!

章节目录

逆天至尊(枯崖雨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枯崖雨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枯崖雨墓并收藏逆天至尊(枯崖雨墓)最新章节